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Japan 日本 來自 十月, 2007

24 十月 2007

日本:对伊朗绑架事件的反应

上周有消息指出,一名日本男性在伊朗遭挟持,之后报导发现这名人质为一大学生,当时正在伊朗南部自助旅行,让人回想起之前日本民众数度在伊拉克遭绑架。这些事件引发诸多争议,社会批评这些人没有对自己负责,也抨击他们浪费纳税人的钱,政府也向这些人质索讨获释后搭机返国的费用。 此次也有许多博客严词炮轰这个年轻人的行为“不负责任”,认为一切都是他活该,aomanaei也觉得: 一名日本大学生在伊朗遭到绑架,为什么他要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人们实在很难理解,他行前肯定知道当地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因为 很酷吗?因为现在不去,以后就没机会了吗?他以为他是记者吗?我觉得旅行很棒,但你不需要去个早知危险的地方,这种没用头脑的行为让政府得采取行动,我希 望他牢牢记住,还有家人在为他担心。 另一名博客也有类似看法: 别人都劝他别去,为什么他执意要去?因为他,首相必须召开记者会,并与伊朗政府协商,造成许多麻烦,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如果可能,我们根本不想浪费税金和时间在这种没必要的事情。 masaru-iwai对这些批评的回应是: 纵然媒体说伊朗很危险,或是外务省发出撤离警告或建议,如果人们想去,他们还是会去,人们前去伊朗的动机各异,但我认为基本上都 是“想看看现实情况如何”,有什么理由能阻挡这种欲望呢?因为对日本人造成麻烦吗?因为浪费税金吗?这到底对日本人造成什么麻烦?难道就没有其他浪费税金 的情况吗?人们对其他浪费公帑的事有同样愤怒吗?我不太明白。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julys

19 十月 2007

(短讯)日本:举报非日籍雇员

据Debito报导,日本政府为了整肃非法移民,要求雇主向政府回报他们所有非日籍员工的基本资料。

17 十月 2007

日本:职业选手失言风波

人为什么要运动?是为了个人喜好?消磨时间?还是把运动作为职业?21岁的日本职业高尔夫球选手上田桃子先前接受电视专访时,回答上述问题,因而引发她的博客留言区上的激烈辩论。在TBS电视台播出的访问中,上田表示她无法理解为何年轻人从事排球或篮球等运动,因为在她眼中,这些运动“没有未来”。 访问部分内容如下: 上田:“嗯,我不知道,也许是我比较贪心,但我看到同学选择打排球或篮球时,实在觉得很奇怪,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从事那些没有未来的运动。” 主持人:“没有未来的运动?” 上田:“因为这些运动没有职业联盟啊,让我忍不住怀疑,他们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我只想从事能终生参与的运动,让运动能成为我的工作,否则老实说我根本不想做。当我开始打高尔夫球后,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能从中赚到钱,如果我要做这行,我就要成为世界级职业选手。” 大批留言涌进她的博客,批评她满脑子只想到钱,之后上田有所回应[jp]: 我自己看了节目内容也很惊讶,我在当中也曾说过:“会打排球或篮球的人很厉害”,…只是我有不同的经验。 我在小学三年级时决定成为高尔夫球选手,从四年级便开始接触高尔夫球,先前我也对各种活动感兴趣,包括足球、游泳、书法、钢琴等等,我也在学校打排球和篮球。 我有朋友当时加入了排球队和篮球队,但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两项运动有职业联盟,所以我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要选择这两项运动。 但有些人对这种解释并不满意,Wakkun表示[jp]: 上田桃子说:“这些是没有未来的运动”,这不是失言,根本是她心中想法,她让她真实的念头脱口而出,当人获得名利成功之后,很容易就会出现这种自以为是的大头症。 其他博客则较同情上田,一名博客认为[jp]: 很多博客都批评她说出“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从事那些没有未来的运动”的话,但我个人觉得这项发言相当客观,我觉得她有专业精神很好。 最后,博客Horikawa的看法[jp]则是: 上田的博客里正反意见纷陈,批评者认为:“妳只想到钱!其他人从事运动可不是为了钱!他们是因为喜爱运动,才成为职业运动员,好好跟他们学学!”,这种看法很普遍,但我认为这不太正确… 因为到最后,外界仍是用金钱来衡量职业选手,有些人觉得用钱做出发点有什么不对?当然这并不是上田本人的意见。 有些人认为不该和钱扯上关系,但假如问一般的薪水阶级,如果他很热爱这份工作,愿不愿意把月薪压至十万日圆?这是我们讨论的焦点吗?我们似乎就是这么看待问题。 原文作者:Chris Salzberg 校对:swpave

9 十月 2007

(短讯)日本:祭祀的演变

博客Ampontan行文探讨了日本的祭祀(matsuri)在战后的改变,并针对几个节庆来讨论。这并不是严肃的政治议题,但了解到“习俗”如何在特殊的条件下产生,却是别有一般滋味。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7 十月 2007

日本:死刑执行自动化?

日本新内阁上任后,法务大臣鸠山邦夫(Hatoyama Kunio)获留任,不过9月25日他在内阁总辞前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支持让死刑执行自动化,不必非得等法务大臣签署后才能执行。 如前文所说,日本死刑程序原本就有问题,因此这番发言更令人感到不安。 日本博客圈对此自然也评价两极,保守派博客大多赞许这个构想,例如Chimata no Wadai[jp]便认为: 鸠山大臣主张「死刑应于判决定谳后六个月内自动执行,毋需经法务大臣签署同意」,我完全支持此事,日本终于有个头脑清楚的法务大臣,假若死刑必须要法务大臣签字才可执行,司法体系根本不算独立。 而博客Otama obasan de mo wakaru[jp]虽然不反对死刑,但认为鸠山大臣发言不负责任。 鸠山大臣提出他的看法,但他似乎不清楚宪法内容,难道他以为历任法务大臣拒绝签署执行令,只是纯粹因为不愿意盖章吗? 自由派人士见解不同,Big Bang对于法务大臣的职责提出很好的观点[jp]: 但鸠山不是呼吁废止死刑,只是他不想做下令开铡的人,虽然将这项责任放在一个人身上确实很痛苦,但如果法务大臣不愿负责,谁该做出死刑执行的最终决定?提出执行自动化来卸责真是恶劣,仔细想想,没有人强迫鸠山接下法务大臣职务,如果这项工作如此痛苦,一开始他就不该答应。 最后博客Bogus News提及一项有趣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jp],指称鸠山打算仿照机器战警,制作死刑执行机器人。 这部全自动死刑执行机器人不需法务大臣签名,就会自动执行,这真是个大问题,只要打开开关,便自动侦测该结束谁的生命。 原文作者:Jens Wilkinson 校对:FoolFitz

2 十月 2007

日本:紧绷的医病关系

近年来,日本医院及医护人员品质与误诊事件屡屡遭受猛烈批判,例如爱媛县便发生使用患病肾脏进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怀孕妇女家离医院不过几分钟路程,却因八间医院不愿收容,在救护车上待了三小时而流产的医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医师与医护人员遭患者骚扰事件也与日俱增,调查数据[Ja]显示,去年全国各大学附属医院内,至少有430件医护人员遭肢体骚扰案例,还有约990件受患者及家属言语骚扰案例,《读卖新闻》网站上有部分个案的详细记录。 以下是有些医师与医护人员不吐不快的真心话: 对于患者或家属以言语羞辱医疗人员,一名实习医师在BBS上表示[Ja]: 纵然我们没有任何过错,但当一切进入司法程序便让人疲于奔命,也让我感到失望,我即将要选择专业科目,虽然我能选妇产科,可是妇科医师们的遭遇令我却步,让我决定选择其他专科,媒体与法官应该要了解,他们的报导与判决正在摧毁妇科与小儿科体系。 另一名实习医师[Ja]表示: 在这个时代,医师犹如奴隶,不仅工作辛苦,劳基法又不适用,患者要求愈来愈高,医师被告的情况愈来愈多,我们受媒体围剿,薪水也 缩水到与一般受薪阶级无异,很多笨病人误以为医疗是服务业,老是满口抱怨,难道要只凭热情工作吗?饶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热情工作?大家都得先养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们得先保证生活所需开销足够之后,才会接下工作。 一名医护社工[Ja]提供对现况的感想,认为政府不够重视医疗,而患者又有所误解: 我最近在想,人们总以服务业观点看待医疗事业,我努力让患者获得较好治疗,也认为这是我的职责,但是…我也有许多话想说。 很多人认为“医疗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着如何削减医疗费用,让我不禁想问:“各位真的认为,这种价格能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吗?”,就算是现在,医疗福利损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误解,但其实医师、医护人员与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无论我们说明多少次,将急诊室当做夜间诊所的人数也从未减少,病患会对急诊人员说:“我要先去吃东西,等我一下”;就算送来一名濒死患者,其他患者也会说:“我先到急诊室,先治疗我”,而且不停抱怨说:“我可是付了很高的医药费”。但我想说,医院和旅馆不同,服务费从来不在收取的 费用里头。我也希望让人们了解,医药费用有多么便宜。 今日医院夹在政府与患者中间,无论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各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花多点钱接受较好的治疗,第二,将医疗品质与费用一起压低。各位想选哪一种?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PipperL

日本:社会媒体大爆炸

一个名为“爆发性社会媒体”的研讨会七月初于东京的Jiji Press Hall举行,商界各领域人士齐聚,讨论日本社会媒体充满爆发性的潜力。此研讨会是以其中一位讲者所出版的书命名,讲题包含“社会媒体的最佳化”、社群关系、第二人生的未来、以及Web2.0的范例讨论。在Jiji Press Co.网站上推广该活动的文宣提到: 博客、社会媒体服务、第二人生、Youtube…,这种让使用者参与的网站常被称为CGM(消费者产制型媒体),但最近他们常被称为社会媒体(Social Media),这也许是变化开始产生的最佳证明:从一个由英文字首组成、只用于科技专才间的辞汇,转变为一般业界民众也能了解的词语。 社会媒体的其中一个特征,在于参与者数目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如果其冲劲能维持目前水准,不可否认其潜在影响力将超越传统大众媒体。然而,如果社会媒体持续爆发性的成长,公关公司、广告公司和行销公司是否相对需要改变,而他们应该如何调整商业策略? 研讨会其中一名讲师是网路公关公司news2u董事长兼博客的神原弥奈子,她在自己的博客上谈到这个活动,并提及社会媒体近期的潜力: Google因其搜寻技术而在2000年左右开始受到注目,但一直到了2003年才真正受到大众的认可,直到那时他们才建立了能得到营收的商业模式。当一个社会媒体成功建立其商业模式,我相信它一定会“爆发”。 神原弥奈子稍早曾接受《爆发性的社会媒体》(Explosive Social Media)的作者汤川鹤章(Yukawa Tsuruaki)专访,他在JiJi Press Co.的博客上提到: 以博客和社群服务为例,透过社会媒体传递的资讯量正以爆发性的速度成长。在这个情况下,企业界应该如何传递他们的消息? News2u公司的神原弥奈子从很早开始,就开始协助企业界进行线上公关,她预测当资讯泛滥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大众将会因为想得 到有可信度的资讯,而尽量搜寻第一手消息来源,她并强调,为了迎接这个时代的来临,企业们应该开始定期发布准确的第一手消息,因为一个公司是否透过其社长 或员工的网志发布大量讯息,跟该企业的可信度有着一定的关连。 我与神原弥奈子在访谈中谈到网路公关时代的来临。(访问人:Jiji Press Co. 编辑委员汤川鹤章) 以下为访谈的内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