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台湾(中华民国) 來自 十二月, 2007

23 十二月 2007

台湾:“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台湾的政党恶斗却仍占据了媒体版面,执政党与在野党高喊“民主”、“自由”,操弄族群情感的同时,却对许多弱势族群的人权不屑一顾。接下来几天,全球之声将陆续报导数则重要的人权新闻,首先带来的是两年一度的移驻劳工大游行。 相片由人民火大行动联盟(RCAN)提供。 最卑微的诉求 在劳动力全球化的影响之下,来自东南亚的移驻劳工已成为台湾重要的劳动力,在台湾从事辛苦、危险、肮脏产业的移工已高达36万余人。但在政治、经济多方的压迫之下,移工的人权依然处在社会边缘的角落。 相片由RCAN提供。 12月9日,台湾移工联盟(MENT)发起了“我要休假”移工大游行,来自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的移工们,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走上街头,许多社运团体也到场声援;游行队伍走过最繁华的台北东区,呼喊着五国语言的“我要休假”,希望正在逛街的市民们能注意到,在这号称人权立国的台湾,有一群人连休假这种最卑微的权利都没有。 相片由坏嘴巴提供。 在台湾,从事家庭帮佣及看护工作的移驻劳工已有16万人,却被排除在劳动基准法之外,休假和加班费都没有保障。台湾国际劳工协会的志工陈秀莲和FoolFitz分别叙述了两段被雇主剥削、却得不到法律保护,最后只好“逃跑”的移工故事,陈秀莲更详细地解释了移工对台湾弱势家庭的贡献: 因为被排除于劳基法的适用范围,外籍家庭类劳工没有任何法令的保护,来到台湾只能碰运气,运气好的遇到好雇主,运气不好只能在恶 劣的劳动条件中,为了生存而奋斗。台湾人对这些来台工作的外劳,常常用:“她们都是来赚台湾的钱”带过。这句话掩盖了太多的东西,她们来台湾其实撑起了两 个家庭,一个是她们母国的原生家庭;一个是雇用她们的台湾家庭。如果不是她们愿意以极低的薪资,负担起全年无休的照顾工作,弥补了台湾社会福利漏洞,替台 湾人照顾卧病在床、行动不便的家人,让他们能出去工作养家,不知道有多少弱势家庭会垮掉。在一次访谈中,一位聘请家庭看护工的雇主告诉我,如果不是有外劳 帮她,她会带着她的母亲一起去自杀。 性/别人权和新移民团体也前来声援,相片由vc2401提供。 然而,台湾政府却将照顾弱势者的责任全部丢给外籍看护工。MENT表示,内政部对被照顾者家庭提供有特定时数的居家照顾,俗称“喘息服务”;却规定“聘有外劳”者不得申请居家服务,使得重症家庭因人力及经济上的困难,无法让移工休假,造成弱弱相残的局面。MENT要求内政部回复聘有外佣的身心障碍者应有的居家照护,并提出下列五项诉求: 家庭类劳工的劳动条件应有法令保障 废除私人仲介,强制国对国直接聘雇 移工得自由转换雇主 取消聘雇年限 保障移工团结权 相片由苦劳网提供。 两位做着轮椅的雇主也到场声援他们的看护,并在台上与移工们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civilmeida录下了这动人的一幕: 而Benla对此写下他的感想: 坐在轮椅上的是两位身体不方便的朋友,他们是雇主,但,支持移工们要有休假的权利。我不晓得有多少台湾的朋友会有同样的想法,但,我相信许多雇主可能并不知道规范家庭看护工的法令并不合理,因为,雇主自己对劳动法令恐怕也是相当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