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东欧 來自 四月, 2007

13 四月 2007

乌克兰:下注尤申科

校对:Portnoy 3月31日,数万名民众参加乌克兰首都基辅两场大型集会,总理亚努科维奇(Victor Yanukovych)与政治盟友带着人民前往欧洲广场,抗议总统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打算解散国会;尤申科的支持者则群聚在独立广场,大声支持总统的强硬决定。 4月1日,基辅一切平静无事。 4月2日,尤申科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并指控亚努科维奇夺权,执政联盟则决定违抗总统意志,国会隔天仍正常运作。 人们都在揣测,目前情况将会如何发展下去,而预计于5月27日举行的国会大选又是否如期举行。不过乌克兰民众似乎早已习惯这种未知,毕竟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知道总统与总理会否达成协议,就算最终协议是成真还是破裂,人民也不会太意外。 乌克兰记者Andrey Chernikov提及[RUS]有关下注在总统身上的风险: 政治算计 我有些政治预测能力,不过在下赌注时,我不会参加国会是否将解散的赌局,因为尤申科是个难以预言的人物,我无法分析影响他做决定的因素,如果下注只会输。 有趣的是,国内确实有相关赌局[RUS],由Georgiy Gongadze成立的热门新闻网站Ukrainska Pravda论坛中,三位成员因尤申科的顽强决定而赢得10美元,还有两人获得20美元,押注总统不会解散国会者赔了40美元。 类似赌注,但有点不太一样,在Ukrainska Pravda论坛里还进行了一场民调[UKR],询问读者是否支持总统,154名参加者中,132人回答是,13人回答否,9人表示根本不在乎。 VERBICKY:所以我们要支持他,让他对我们失信,又在复活节前夕撤回决定? Kram:是的,但就连在昨天,我都没想到我会这么决定! Matroskin:否,难道这是他当总统两年来,第一次坚定的决定吗? unika便对国会重新选举有些质疑,她指出,尤申科就在4月2日满月出现后不久,正式宣布解散国会,她认为满月只会让心理疾病者更加严重,不过她也严肃地表示: 他们可以再举办十次选举,但结果都会是双方平分秋色,无论人们乐观或悲观都明白这种情况,所以为何还要花这些钱、麻烦人们离开工作岗位、让政府瘫痪呢? 也有些人同意尤申科的作为,例如skylump写道[RUS]: 万岁,我好高兴,尤申科终于跨出有尊严的一步,我依然乐见国会解散,因为我们要教教这些菁英什么是民主,不管是欧洲过去的断头台或是乌克兰过去的钉刑,都已不符合时代潮流,现在我们要让他们重新洗牌,或者在多次选举中让菁英们破产,至少得让他们懂得一些事情。

8 四月 2007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

原文链接: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翻译:Joyce 校稿: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岁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欢在傍晚时参加戏剧表演、画廊开幕式、读书会、圆桌讨论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尔维亚中部城市)的类似场合,当Ristic返回家中时,等待他的是电脑,而不是传统的纸笔。 巴尔干半岛最年长的部落客Ristic说:“我喜欢评论网路上塞尔维亚语及克罗埃西亚语的论文中疏漏之处,如此一来我可激发他人留下补充的意见并导引出重要的议题。” 这些日子一个事件惊动了本地社群,那就是发生于克拉古耶瓦茨大学法学院的考试利益交换,警察逮捕了数名据称涉嫌贩卖大学文凭的教授,Ristic说到(SRP): 真有意思,他们如何订定一场考试值500欧元 […],难道他们使用某种经济学法则吗?或许有一种解释是订价者认为一场考试需要花两个月的时间去用功,他们考量到平均月薪为250欧元,两个月的薪资同 等于考试用功两个月,这显然合乎经济学计算,而这算法甚至连仅座落于法学院几米外的经济系专家都无法想出来。 他关注一则关于塞尔维亚司法体系的文章,被强暴的受害人必须历经多时与各种困难才能获得正义,他觉得(SRP): 原文作者问到谁被处罚的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还是受害的学生。四个月刑期及五年审判,两相比较便一清二楚。 自塞尔维亚大选后已经两个月了,主要政党还未筹组政府,Ristic回应一则论及发生于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确实选举对政府有威胁,然而当局也不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藉着选举恐吓我们。 他评论塞尔维亚反贪腐委员会主席Verica Barac的声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冈外,塞尔维亚是唯一无法控制预算支出的国家(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