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一月, 2007

26 一月 2007

查维兹计划撒回委内瑞拉一家电视台的广播执照

原文:Chavez Plans to Revoke Station's Broadcast License in Venezuela作者:Luis Carlos Diaz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Los Amigos Invisibles con Patricia [at RCTV], Alfredo Izaguirre F.摄影 查维兹在去年的12月份连任,获得他的第二个六年执政期后不久,宣布不再更新一家有反政府倾向编辑政策的电视台执照。营运52年的RCTV电视台的 播送受到限制,且不得在公共的频谱上播送。这将对RCTV电视台造成实质上的危机。宣布“关闭频道”和“不再更新执 照”是不同的,从这里可以思考政府作为的正当性。 在委内瑞拉的部落格圈,反映着当前的政治分歧,意见分为二派。在委瑞内拉,政治辩论的两造围绕在情绪性的感情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两造提出的论辩似乎都受到政治人物说法的影响。...

24 一月 2007

智利:第一个博客协会

原文:Chile: First Bloggers Association作者:Rosario Lizana翻译:Portnoy请至全球之声网站阅读更多全球独家新闻,或是订阅RSS。 一群博客已经决定成立智利博客协会。这个想法诞生于博客们考虑到组织化沟通传播方式的欠缺。他们这么解释: 我们是有着共同目标的一群人,透过博客,我们追求从不同领域中,发展社群倡议。我们希冀透过各种网路工具,在无人被排除且具有秩序的前提下,发扬沟通与民主,呈现属于我们的意见,聚合属于我们的抱负、立场、以及不同意见。 他们也表示该组织没有任何政治、宗教、或是意识形态上的偏颇,他们将致力于发扬博客的观念,那就是透过开放与参与空间,一同分享视野。 该组织成立于去年十一月,已经有三百个成员。他们也希望传播科技使用。他们已经在学校内组织了数位素养活动,打算趁早扎根。但是他们的主要关注点,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进入的参与式场合。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他们也开始寻求赞助者来帮助他们继续向前迈进。

23 一月 2007

萨尔瓦多博客在说些什么–和平协约签署十五周年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on the 15th anniversary of peace accords 作者: Tim Muth 译者: Leonard 萨尔瓦多冲突双方于1992年1月16日签署查普特佩和约,结束长达12年的内战,至今年正好满15周年,当天有官方庆祝活动和研讨会,也有抗议与示威游行,萨国部落客对这段历史与国家进步有许多感想,多数人认为政府的承诺尚未实现。 Hunnapuh的Jimar表示,他不希望人们低估和约的重要性,并认为和约为萨尔瓦多当代史上最重要民主政治改革[ES]立下基础,和约敲开民主发展大门、确保人们政治权力、让FMLN游击队有机会转型为政党,政府也设置人权视察官职位,但在社会经济方面,和约内却显有不足,萨尔瓦多社会的历史结构特殊,致使当年发生武装冲突,但和约却未改变社会结构。 Ixquic则感到意外,在萨尔瓦多这个小国内,对于同一件事实却有如此分歧的意见,她一方面肯定和约终结社会对立与敌意,另一方面却未能巩固一套新的社会、政治与经济制度。 在许多人眼中,和约对政府军与游击队的处理显有缺失,记者德顿(Juan Jose Dalton)透过曼希瓦(Bernardo...

19 一月 2007

巴西博客谈查维兹(委瑞内拉总统),卢拉(巴西总统)及以南方共同市场宣言

原文: Brazillian Blogs on Chávez, Lula and the Mercosur Summit作者: Jose Murilo Junior译者: abstract校对: Leonard 大部份南美洲国家的总统聚集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南方共同市场领袖会议,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再次引人注目。自从他宣布取消RCTV的电视执照以及将电信与能源公司国有化后,当地的博客早已大量撰文讨论。在里约举行的这项会议是绝佳舞台,让拉丁美洲领袖面对面会谈时讨论这些议题,而博客可以经由媒体的报导追踪后续。查维兹和巴西总统卢拉的谜样关系也是一项众说纷纭的话题。 那巴西呢?面对查维兹违反经济自由主义、政治自由及合约精神,卢拉政府将如何回应?该插手还是收手?从政治观点来看,这与意识形态有关。卢拉一方面发展责任政治,卢拉和他的人民另一方面也希望查维兹的社会主义进展能够进步,从而扩至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甚至是阿根廷,阿根廷总统布基纳向来是委内瑞拉的盟友,但前提是…无损巴西的利益,也不会损害巴西在南美洲的领导权。从经济观点来看,查维兹是一个很好的夥伴。巴西出口到委内瑞拉超过十亿美元,法国和英国身为两个巴西主要商务夥伴从2006年1月到11月的出口总值是33亿美元,所以,对委瑞内拉的出口值不算少。委内瑞拉在查维兹领导下,己成为巴西商品、劳务以及承包商天堂。ENQUANTO ISSO… – Comentando a Noticia 有些人认为,卢拉似乎对玻利维亚总统厚颜无礼的态度感到困扰,悲观者确定卢拉因玻国态度转变而不胜其扰(译注:拉丁美洲在2006年的大选中,共选出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及厄瓜多四个左派政权)。虽然相对于态度强硬猛烈的查维兹,美国在仍相信卢拉还算善良,但美国政府也对于卢拉的转向感到矛盾。全都是胡说。查维兹只是卢拉的外交方程式中的一个元素。尽管疯狂、滔滔不绝、不负责任如查维兹,可能为卢拉带来麻烦,但查维兹对卢拉仍具工具性价值,两人并非一正一反。理由很简单,即经济相对规模大小不同,纵然查维兹为拉美左派领袖,委内瑞拉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拉丁美洲的领导者。As patacoadas do...

18 一月 2007

智利博客关注玻利维亚动荡

原文: Chilean Bloggers on Bolivia's Chaos作者: Rosario Lizana译者: Leonard校对: Portnoy 智利博客很关心玻利维亚目前情势,博客Tomás Bradanovic[ES]认为: 玻利维亚如今情况如此可怕,是因为朝野双方误解甚深,无法瞭解对方思考模式,使决策与行为错误频频,国家也一直都像个坐在金山上的乞丐,总统莫拉列斯心智像个孩童,没发现自己的行为每天都在助长敌人气势,因为政治走向两极对在野党最有利。 Libardo Buitrago[ES]则从政治经济角度出发,谈论玻利维亚在贸易组织南锥共同体内关心的议题: 第卅届南锥共同体元首高峰会将于周四、周五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讨论焦点必然集中在是否让玻国加入,以及经费补助乌拉圭与巴拉圭,以平衡组织内不平衡现象。 Libardo Buitrago后来提及,玻利维亚一方面希望加入南锥共同体,另一方面又想维持在安地斯共同体的会籍。 El Morrocotudo[ES]的Elena Cáceres则记录将孩子送往玻国大学念书的智利家庭: 我们与Pereda的家长访谈,他们已将孩子送往玻利维亚攻读心理学学位四年,他们说“这种例子又不是第一次 发生,几年前也曾有 类似情况,道路遭封锁数日,让我们无法得知孩子任何消息”,家长确实会很担心,虽然孩子与朋友同学在一起,但家长仍旧害怕因为某些无关的政治 与社会因素,却要由孩子付出代价。

12 一月 2007

哥沙班巴的挽歌: 玻利维亚博客的回应

原文:Cochabamba in Mourning – Bolivian Bloggers React作者:Eduardo Avila翻译:yourpapa校对:Portnoy 照片:PAZ(和平)经过Flickr使用者Miskifotitos同意后转贴 “人民vs.人民” (Pueblo vs. Pueblo) 这段发表在Voz Boliviana博客里的文章,描述了发生在哥沙班巴,这座在玻利维亚境内第四大城里人民团体间的冲突。 事件过后所留下的是两具冰冷的遗体,将近两百多位伤者,以及无尽的仇恨与哀伤。悲剧起因于发生在哥沙班巴市中心广场(14 de septiembre)的抗议活动,抗议群众要求反抗中央政府的该邦(高于省级)首长:Manfred Reyes Villa下台。这位首长曾经要求在自治议题上举办全邦性的公民投票,因为他认为邦政府应该在政治与经济上有更高的自主权。在2006年年中,多数该邦选 民在此次全国性公投里,在自治议题上投下了否决票,而全国九个邦当中,则有四个邦投下了赞成票。在政府许多社会运动派人士以及古柯农联盟将这次公投结果视 为对中央政府的挑衅。 大部分古柯农民来自于Chapare省的乡村地区,他们南下进入该邦首府:哥沙班巴。而在那里的大部份选民正巧在上次大选支持地方政府自治。古柯叶 农民开始在广场聚集,并且与警方发生冲突。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是激起这次暴动的元凶,最后演变到市政府遭焚的地步。此时,城市中几个重要的节点被封锁,所有 的车辆与货物禁止进入市区。正当情势逐渐加温之际,一个自称...

8 一月 2007

萨尔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校对: Portnoy 趁着2007年初,萨尔瓦多部落客呼吁务实看待国家面临的局势,许多人对于总统萨卡(Tony Saca)的岁末谈话[ES]有所回应,其中总统强调国家经济成长稳健,并宣布2007年为“社会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认为政府其实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称经济成长率达4.7%并非事实,其实只有3.5%,况且经济前进动力来自于海外侨胞汇款增加,而非国内经济复苏;出口额虽有增加,但主要与海外侨胞购买家乡食品一解乡愁有关。 Ixquic则反思许多萨国民众的希望和梦想[ES],她亦听闻政府表示经济有所成长,但表示一般民众生活未见改善,认为人民未因经济起色而获利,显示国家经济资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样地,政府宣称国内犯罪率在过去12个月没有增加,Ixquic强调犯罪率早已过高,这种说词无法安慰犯罪问题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写道,她对于国家缺乏公民精神与政治、正义、公民行动参与感到格外忧虑,相关运动人士又思想过时,缺乏创意作为,虽然下届大选仍远在2009年,她已见到旧有政党各自表达强硬立场,使国家统治更加困难。 Jjmar与Izquic也呼吁人们以乐观与务实态度看待新年,记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类似说法[ES],他表示: 我想到瓜地马拉诗人Otto René Castillo曾说过:“唯有编织美好的生命才得见美好”,理想常与现实矛盾,这句话也能做为我们行为的最好注解,我拒绝屈服 现实,因此将想法呐喊而出。 认为自己为恶,并没有人们想像中那样悲观,说谎与遮掩事实才是应谴责的怯懦行为,不确定并不等于迟疑,我们仍冀望扬起理想国旗帜,创造人们能共居的世界。

6 一月 2007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人权录像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

5 一月 2007

秘鲁: 亚马逊水果饮品

校对:Portnoy Alejandro是一位住在加州的秘鲁人厨师,他把他的好几个部落格称作是“加州、秘鲁、世界和我的桥梁,它们是我的棱镜”。他最近回到秘鲁,首次拜访亚马逊河流域的东北一带,并且为他那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秘鲁美食部落格拍下了一些当地街上美食的照片 。 这个家伙正卖着冰凉的热带水果饮品,对又热又湿的亚马逊气候来说真是绝配。粉红色的饮料是由一种叫作 camu camu (Myrciaria dubia)的当地水果所制,美味而且清爽。黄色的饮料是由aguaje palm的果实所制,aguaje palm在英文中被称之为Moriche palm (Mauritia flexuosa)。我爱死了 camu camu 强烈的香气,并且用几种不同的方式享受它:冷饮、冰淇淋、和冰砂。 还有,请确定你没有漏掉关于 juanes, yucca 脆片, 与guajes 的照片和描述.

4 一月 2007

没那么简单!–玻利维亚要求美国人申请签证入国

校对: dreamf 玻利维亚政府宣布,未来美国公民不得自由出入该国,必须事先向领事馆申请签证,让许多人大感意外,玻国政府以对等及安全考量为由,要求所有 美国公民未来都必须申请签证才能入境该国,无双重国籍的玻裔美国人及归化他国的玻国民众亦在限制范围内。由于玻利维亚民众欲入境美国必须持有签证,美国也 常拒绝发出签证,再加上先前一名美国男子于首都拉巴斯旅馆犯下爆炸案,虽然这只是个案,犯案者后来也诊断为精神异常,但玻国政府仍基于以上因素,决定于本 月底实施这项新政策。 许多部落客并不支持这项政策,有些人认为美国观光客在玻利维亚消费频繁,新政策将严重冲击旅游业,网路帐号为Angel Caido的Hugo Miranda表示,玻利维亚的吸引力没那么大,很多旅客会因需申请签证而决定不来玻国[ES],他也相信邻国智利与秘鲁会另筹办嘉年华会,趁此机会将观光人潮吸引过去。居住于El Alto的Mario Duran在部落格Palabras Libres里不禁想问:“玻利维亚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懂,观光业创造的利润其实比天然气还多?[ES]” 也有少数人关心玻裔美国人未来境况如何,因为他们与这个国家拥有特别情结,MABB的Miguel Buitrago生于玻利维亚,现为美国公民居于德国,他现在得申请并取得签证才能重返出生地: 新政策不但对美国旅客是项负担,也会影响玻裔美国人,像我这样的人必须有签证才能回到自己的国家,我有许多朋友不断从外国 汇款回玻利维亚,帮助当地经济成长,现在却得申请签证才能前往玻国,可能还得获得许可才能待三个月,我也知道有些人过去常在玻利维亚一待就超过三个月,新 政策让一切变得很讽刺。 美国人Josh Renaud娶了玻利维亚人为妻,时常往返两地,他举出四项理由证明新政策很糟糕,虚伪便是其中一项, 他指出加拿大、澳洲、墨西哥、宏都拉斯、委内瑞拉等国都规定玻利维亚民众持有签证才能入境,“为何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不要求其他国家对等待遇?尤其是委内瑞拉?因为莫拉列斯其实根本不在乎是否对等,很明显‘对等’不过是制定敌视美国政策的藉口。” 不过也有其他人主张玻利维亚有权要求对等待遇,Así como me 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