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六月, 2007

30 六月 2007

巴西: 国家网路政策辩论新一回合

在巴西,能让大众达成共识的议题本来就不多。不过当有人想要干预网路自由时,更会有许多人站出来捍卫自己的政治立场,这也是本周Eduardo Azeredo(最近企图透过阴谋控制巴西网路使用者的国会议员)所遭遇的情况。宪法与司法委员会延后审定他想促成的网路犯罪法案,而来自部落圈的影响力是造成这个结果的重要原因。 Se tinham como objetivo atenuar a polêmica causada pela primeira versão do projeto de lei sobre crimes virtuais, as alterações anunciadas pelo senador...

24 六月 2007

哥斯达黎加: 与台湾决裂,并与中国建交

哥斯达黎加总统奥斯卡阿里亚斯(Oscar Arias)于6月8日宣布中断与台湾长期以来的外交关系,并已与中国建交。由于将长达六十年的外交关系弃之在后,此举已产生众多批评及支持的意见。立法人士,部落客,报章媒体等,均已表达他们的意见。 哥斯达黎加藉着承认台湾(主权),所获得的利益为何? 有人说金钱是问题的答案。多年来,台湾以赠礼、优惠贷款及捐款等,与拉丁美洲国家维持紧密的关系。很难说哥国或任何其它与台湾维持关系的24个国家是由于 道德原因(而建交)。也不该因为哥国在此关系中是为了自我利益而非道德信仰,而被说成是忘恩负义。 一些哥国部落格陈述了他们的意见,多数人反对此决定。如同 La Suiza Centroamericana [西班牙文] 所说的: 不用拐弯说话,说实在的,我们已坚决且明确地进入一个堕落外交的时代。我们从未与台湾建立良好的关系,这起因于关系建立在恩惠之上,而非共同的基本价值。 人们可能会问,到底哥斯达黎加与台湾的关系是健康的,抑或仅止于自身利益。即使两国间有着像是民主、言论自由等共同价值,但这些价值(对外交而言)是否真的重要? Juan Carlos Hidalgo [西班牙文] 写道: 我认为政府决定切断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完全是轻率且非常有伤害性的。哥斯达黎加一向是个“致力于”促进人权及自由的国家,与一个东亚地区少数坚定民主的国家断交,并与镇压式政权、侵犯基本公民自由的中国建交,如何能有正当性? 也有其他部落客完全支持此决定,像是Fusil de Chispas [西班牙文]写道: 商业大门为中国的扩张经济而开启。我相信此举有更多潜在利益,而非情感上的损失。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当问及谈判为何隐密进行时,总统奥斯卡阿里亚斯(Oscar...

23 六月 2007

玻利维亚:报社亦加入博客圈

尽管玻利维亚部落圈近来快速成长,但国内报社多数还没准备好采用这项互动式科技,不过于圣克鲁斯发行的日报El Deber最近终于踏入部落格世界,目前在网站首页明显处可见到三个新站,部落格社群网站Blogs de Bolivia[ES]赞扬这项新计划。 新部落格包括由Zarco写作的“蜘蛛”(La Araña [ES]),这位自称是足球迷的作者未来书写主题也不离球场动态,最近一篇文章提到“花园里的狗”,这个用语是形容“自己不吃,也不准别人吃”的心态,他认为这与玻利维亚足球界面临的情况相似,有些人总是抱怨,又处处阻挡别人成功。 由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撰写的部落格“Calixto el Desafortunado [ES]”里,则采用玻利维亚部落圈颇受欢迎的文学叙事手法,其中一篇文章在回应读者的不满与批评: 人们指称Calixto Flores del Castillo永不可能找到理想女子,因为他的理想不可能实现:女子不可能美如春日朝露、甜如糖尿病者之汗,也不可能同时如逃犯之影随侍在侧,所以他终究只是个隐士,镇日想着遗失的美好。 可是作者认为,朋友,要追寻理想的爱,挫败难免,可是一般人便会因惧于挫败而放弃。 另一个部落格则是由报社记者José Andrés Sánchez主持的“El Pais de las...

22 六月 2007

智利:漏油影响渔民生计

智利Talcahuano地区的圣文森湾(Bahia San Vicente)最近出现350公升的漏油,据Ecologia y Patrañas Diversas[ES]指出,漏油发生于5月25日,Ultramar公司马绍尔群岛籍油轮「新星宿号」为国营石油公司Enap卸油所致。 检察官现已介入调查起因,互联网媒体El Ciudadano[ES]报导,漏油是因Enap管线破裂造成;农业暨家畜服务单位则忙于抢救当地鸟类,为牠们洗净身上油污后野放至安全地区,当地一间诊所便收容超过200只鸟类。 受害最深者莫过于环境与当地渔民,Sergio Leiva[ES]表示,Enap聘请50位渔民与员工一同清理海域,因为渔民根本无法作业,目前已处理85%的面积,港口单位已拟妥原油回收计划,也准备筑起护栏降低污染范围,Mauricio Barrientos[ES]认为污染会残留15年。此外,也有部分学生团体加入清理行列。   作者:Rosario Lizana 校对:Portnoy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 summit)后,世界变的更好了吗?

八大工业国高峰会(G8)(外加延伸五国)上周在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举行。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领袖群聚一堂准备对气候变迁以及非洲国家贫穷问题达成协议,但这似乎不能满足众多对于全球资本主义的批评。 全球之声在过去的几周连结了来自印度、俄罗斯和非洲的评论。以及远从秘鲁和日本而来的示威者,参与反对这场会议的举行。 译者补充: 来自印度的评论: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会场外的抗议活动之中。为什么这些人要抗议呢? 答案很简单,即使全球化让第一世界之岛一座座的开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罗尔,它同时在已开发国家也建立了一个下层社会的第三世界。 来自俄罗斯的评论: Edward Lucas 写到在这次在德国召开八大工业国高峰会上俄罗斯的问题。大部份的会议所产生的结论都是杂乱无章的。但经由精心琢磨的陈腔滥调,在此之间,各国的差异会被尽其可能的以手段应付和模糊化。这似乎是无一例外。 来自非洲的评论: 一群与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记者将从德国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在博客上书写他们的观察。从六月一号起,为期九天,来自伊索比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和南非的记者,将带给读者新闻,及从非洲的观点谈艾滋病的问题和医疗服务、国际援助、外债免除以及气候变迁。 我们将从德国北部的海滨渡假胜地海利根达姆、同也是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现场报导,我们也会报导八大工业国另类高峰会,以找出八大工业国是否真的在倾听非洲的声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国持续的追踪收集许多在网络上关于八大工业国高峰会的好文章及博客文章(特别是来自非洲),他说道: 我对此次高峰会会谈的结论并不像某些人那么的悲观和失望,但同时你也必须感到疑惑,八大工业高峰会究竟和谁有关?他们对于解决世界上的问题有任何有用的帮助吗? 会议就变成给政治人物的马戏团表演,每个团体在太阳下为他们各种原因的愤怒发声,而这和会议很少或一点关系也没有,有人就问,何必这么麻烦呢?...

13 六月 2007

玻利维亚:国际足协禁令剥夺乐趣

Hernando Siles足球场位 于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的Miraflores区,是多个职业足球队的主场,亦为国家代表队练习场地,虽然过去三届世界杯足球赛中,玻利维亚总是在资格赛里 垫底,不过民众始终相信,正是因为高海拔的地利优势,让国家队能晋级参与1994年世足赛,那也是该国至今唯一出赛经验。居住于圣克鲁斯的E.在部落格 Voz Boliviana[ES]写道:“1993年,我国通过隔年美国世足赛的资格赛,全国上下都欢欣鼓舞,充满乐观与民族主义氛围,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而有此成果。” 不过最近国际足协FIFA宣布,国际赛事未来只在海拔2500公尺以下的场馆举行,使玻利维亚许多场馆失去主办资格,也抹煞人民看到国家队再度晋级的期望。 同样身为足球迷的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于是决定,将派遣高层官员赴瑞士苏黎世,直接与FIFA主席布拉特(Joseph S. Blatter)交涉,并称当天为“挑战日”,全国各地亦出现反此规定的游行与抗议场景,部落客亦群起加入反对足协。 FIFA的政策宣告激怒许多玻利维亚民众,不分意识型态同声谴责,圣克鲁斯的Andres Pucci表示[ES]: 无论是全球最湿热或最湿冷之处,都有人在玩足球。 有些人难在巴西下午三点的40℃高温下踢球,也有人难在海拔3500公尺的场地踢球,但足球运动就是如此,人们会到另一个国家、场地或地区比赛。 Sergio Asturizaga是个居住于巴西的玻利维亚人,他在部落格Así como me ves me tienes里回忆,过去人们争论是否该在高海拔地区比赛时,布拉特曾访问过拉巴斯[ES],当时Blatter向玻国政府保证会支持不设限制,为纪念此事,足球场外墙还高挂着一块看板,Angel Caido [ES]的Hugo Miranda记录了看板上究竟写了什么字:...

12 六月 2007

委内瑞拉: Caracas电视台遭停播,部落客动员讨论,表达赞同或反对立场

电视频道Caracas广播电视台(RCTV)过去五十三年来,一直都享有使用公共电视传输频谱的权力,这是委内瑞拉国内历史最悠久的电视台,而它使用频率的执照将被撤销收回,就像我们之前提过的,委内瑞拉政府决定不再予以换照。 国内的辩论议题持续相同,一边是反对查维兹政府的人,他们认为这一定和该频道一直与查维兹敌对有关,因此查维兹政府才以政治报复手段处罚该 电视台,另一方面,查维兹支持者(Chavistas)赞同政府的措施,因为这项施政“解放”了公共的电视频谱,不再受这个透过宣传战让国家陷入不稳定的 电视台。 在如此极化的情况下,灰色地带受到挤压,最好的作法就是先听听两边的说法。 委内瑞拉部落格目录To2blogs.com设立了一个RCTV特区,收集所有谈论这项主题的委内瑞拉部落格文章,这告诉我们对委内瑞拉部落圈来说,这项政府行动有多么重要,因为就本质而言,整个过程是另一个政治对抗的机会,许多人甚至为了这项议题特别开设部落格,不论是认同政府措施的(RCTV from the inside),或是持反对立场的(I am with RCTV)。 到目前为止,光在To2blogs.com站上就有超过两千篇关于这起冲突的文章,意见相当丰富。 没有广播信号的频道就是一个关闭的频道吗? 用精确一点的政治语言来说,“频道不予换照”代表它不能以公共频谱传输,而公共频谱正是频道的经济支柱,观众也不能再看到这个频道,所以事实上频道不会关闭,只是被限制只能以缆线传输资讯,但因为委内瑞拉国内也没有数位电视科技,所以也没必要继续讨论下去。 言论自由,公共或是私人 在每个部落格内的内部辩论,如Slave to the PC(西班牙语)内有超过两百篇评论,都聚焦于这项侵犯私有频道的措施是否代表违反言论自由。 Kira Kariakin评论道: Para mí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