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拉丁美洲 來自 十月, 2007

30 十月 2007

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协定过关

十月七日,哥斯达黎加实行民主制度,以公投方式决定自由贸易协定的命运,人民也成为一日立法者,当天双方气氛紧绷,支持者或反对者都没有把握能获得胜利,街头上不时传来各阵营的歌曲与口号,最重要的是双方相互尊重。 当晚六点,投票时间结束,两边总部的情绪更加紧张,领导人各自发表新闻稿,认为自己将获胜;晚间八点三十分,最高选举法庭公布结果,在已开 出的六成选票中,由支持通过自由贸易协定的一方领先,几乎已可确定胜选,消息公布当然让一方欢乐,另一方失落,双方阵营后来传出斗殴、口角与骚动,但并未 造成严重问题。 许多博客关心此后将如何发展,有些人认为事情尚未完结,因为国会仍得修改与通过多项法律,才能让自由贸易协定真正生效。 反对协定通过的Fusil de Chispas表示[ES]: 多数哥斯达黎加选民都前往投票,多数人投下赞成票,自由贸易协定因而通过,“哥斯达黎加将有所获得,无论好坏皆然”。 Crisálida de la Mariposa博客的Alejandra认为[ES]: 一国的教育水平并不只是高识字率,还包括人民是否拥有批判性思考的责任感,这或许能反应在为数众多的电子邮件、博客、网站与影片上,故对我而言,此次公投已超过正反意见,而具历史意义,展现了我国民主成熟程度、教育水准与社会心理的健全。 原文作者:Roy Rojas 校对:julys

18 十月 2007

阿根廷:火車的問題

编按:本篇关于阿根廷火车问题的文章是由“Hacerse Cargo”博客[ES]作者 Alejandro Lezcano所编写。该博客致力于探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公共运输议题。 在十月一日星期一,阿根廷总统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宣布国内第三高速铁路的得标名单。 该铁路将连结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与五百公里外的观光重镇马德普拉塔(Mar del Plata)。另一个连结布宜诺斯艾利斯与一千公里外产酒省分门多萨(Mendoza) 的铁路之标案结果,也在上周宣布。 阿根廷的第一条高速铁路,连结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与另外两个主要城市Rosario与Cordoba。该火车行驶速度可高达时速120公里,但在初次行驶时实际速度其实比原来宣称的速度慢了许多。TBA Me Mata [ES] 介绍这趟旅程: 其“处女航”于十月一日从Retiro车站发车。并于六个小时候抵达Rosario!!! 然而,该旅程还是打破了之前须花费八小时行驶两大城市间300公里的记录。意思是其行驶的平均时速只有37.5公里。搭乘巴士的话,花同样的时间可以来回 两城市,甚至还有多余的时间参观途中旗帜纪念碑, 逛逛河岸,然后在Cordoba 市区的行人徒步区喝杯咖啡。 火车的可靠性对很多阿根廷人来说一直是棘手的状况。最多人抱怨的是火车因缺乏良好的照料而总是会误点,发车时间一直更改,而且总是有很多意外发生。人们抱怨因车厢数不足而需挤得像被运输的牲口 ,而整体的服务更是很不理想。 有许多博客分别从火车员工与乘客的角度发表他们的观点,有些人甚至透过博客来记录他们所遇到的问题。例如Un Grano...

12 十月 2007

哥伦比亚:幽默博客夺首奖

哥伦比亚电讯与资讯科技协会公布2007最佳博客名单,得主是“Se nos cayó el sistema”[ES]博客,内容是以诙谐方式讨论产能与企业事务,博客名称译为中文其实是“系统错误”,是许多企业及员工归咎问题责任最常用的说词。 “系统错误”是本正在编写的企管书,传授人们如何在第三世界营商的方法,其中充满有趣故事,关于开发中国家内的公司策略、组织、技术、程序与人力问题。 该博客也获提名角逐德国之声国际博客大奖BoBs。 博客Víctor Solano[ES]表示: 获奖博客的内容颇具一致性,持续关注同一议题,作者Andrés Naranjo以顾问角度,不断探看组织网络内每个角落与缝隙,既维持务实态度,又不失其幽默,并以社会观点看待企业以系统错误卸责的利弊。 “系统错误”博客作者Andrés Naranjo也用同样的笔触,提及颁奖典礼实况[ES]: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这个博客专注书写企业、产能等议题,正好切合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竞争力与生产力),我想两者(译注:部 落格内容与其得奖)之间确有关系,…这是一堂行销课(本文一切都与企业有关),…告诉我们博客内容做为一种产品,重点不在于作者在卖什么,而是评审买到了什么! 原文作者:Juliana Rincón Parra 校对:mountaineer

8 十月 2007

玻利维亚:伊朗总统来访

编者注:本文收集来自玻利维亚与伊朗博客的反应,其中伊朗部分信息收集由全球之声波斯文编辑Hamid Tehrani协助。 玻利维亚政府前几天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短暂访问,玻国总统莫拉列斯(Evo Morales)也与他签署多项协议,由于两国过去鲜有往来,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此事大感意外。协议内容主要涉反能源业与农业投资,不过细节尚未决定,莫拉列斯强调协议与核事务无关,或许是刻意撇清这方面的关系,也让人想起莫拉列斯接受喜剧脱口秀Daily Show访问时强调:「别把我算进邪恶轴心国」。 玻国民众很想厘清两国情况究竟如何,当伊朗总统抵达机场时,博客Palabras Libres的Mario Duran前往拍摄现场情况,却马上受到安全人员的关切,还爆发口角[ES]: 我手持数位相机,站在连结机场与首都市中心的英雄大道7公里处,开始四处拍照,…我沿着县界走,只看到一面玻利维亚国旗在风中飘扬,转个弯接近机场出口处,我看见人们手持标语、伊朗国旗,以及象征玻利维亚原住民的三色旗,以手工制作的标语写着欢迎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我一开始拍照便听见有人大叫:「那个拍照男子是谁?」,很快便有个人上前,一把抓住我的皮外套,另一双手要抢我的相机,他质问我:「你在干嘛?你以为你是谁?」,我似乎一定得出示身分才行。 Mario Duran表明为博客「La Constituyente」写稿后,安全人员便允许他继续摄影,才有现在博客上刊登的照片集,这次访问前后似乎都非常敏感,博客也开始分析签署协议与伊朗总统来访背后的真正原因,有些人希望一切不要只是为了激怒美国,Voz Boliviana认为此事背后还有另一国介入[ES],不过也想问:「为什么选伊朗?」 其实这也不是秘密,玻利维亚之所以与会伊朗接触,当然是因为政治上与外交上和委内瑞拉结盟,此事也证明外交政策能如何影响到一国政府,我国总统不过是跟随外交走势,并且加入了挑衅美国的行列。 其它人则更加怀疑玻利维亚即将卷进伊朗核争议与世界的冲突中,Willy Andres指出[ES]: 我希望与伊朗的协议对我们影响不会太大,我听闻有些人认为协议「就是让人相信这一切与核事务有关,因为无论是核反应堆所需的铀或是『重水』,玻利维亚全都有」。 许多玻利维亚民众对伊朗文化并不熟稔,也对伊朗代表团提出的要求感到意外,MABB的Miguel Buitrago写道: 在野党当然是持怀疑态度,他们质疑玻利维亚如此公开与伊朗建立外交关系,究竟获得什么利益?部分人士更特别指出,阿曼尼内贾德一方面赞扬两国女性,另一方面却禁止女性出席所有伊朗官员在场的活动或酒会,简直是自相矛盾。 伊朗民众对于两国的新协议也有话要说。 Ayandeh MA提及,伊朗总统阿曼尼内贾德结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争议演说后,前往玻利维亚,没有人清楚此行目的为何[fa],而玻利维亚在野党则警告政府不要邀请伊朗总统前来,因为一方面伊朗政局并不稳定,且阿曼尼内贾德访问可能有损玻国利益。Ayandeh MA还指出,伊朗总统已承诺要提供十亿美元给玻利维亚政府,连同之前给委内瑞拉和中国的优惠,金额已很庞大,伊朗希望藉此减少联合国对伊朗核计划的制裁带来的冲击。...

(短訊)危地马拉:虐儿事件

Claudia Navas Dangel说起一位危地马拉男孩的故事,她不时在男孩身上看到受虐的痕迹。她从危地马拉把所见的儿童虐待,统计在她的部落格上:Ordinaria Locura [ES]。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

(短讯)秘鲁:对强制绝育展开调查

Desde El Tercer Piso [ES] 的Jose Alejandro Godoy写道,秘鲁当局已开始对藤森执政前间所作的强制绝育展开调查。 原文作者:Eduardo Av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