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Egypt 埃及 來自 十二月, 2007

24 十二月 2007

中东观点看和平会谈

來自中東的政治領袖大老遠的來到美國馬里蘭洲的安那波里斯市,忙著代理以色列和它的阿拉伯鄰國的和平方案協議,但是區域內的博客作者對此事仍抱持著失落、懷疑和悲觀的情緒。 這裡是來自中東地區博客作者的看法: 巴勒斯坦:多餘的承諾 巴勒斯坦人Lelia Haddad不隱藏她悲觀的情緒,承認在加沙的人們並不對此次和談抱持太多期待。她解釋說: 這次的和談只是讓以色列領導作出新的、多餘且糾結複雜的承諾,但同時又閃躲許多責任。他們盡可能地玩弄讓人迷惑的法律文字遊戲:我們不建立新的屯墾區,我 們只是徵收更多的土地,以自然成長的方式使其擴張,直到這些地方像個城鎮,而不是殖民地。這是美國當局認可保住面子的方式,我們可以保證剷平檢查哨。 Al Haddad 進一步補充: 所以,加沙地區的人們能期待此次和談有什麼成果嗎? 總而言之,沒有太多的期待。歴史的教訓是,不要提及任何有關他們(巴勒斯坦)命運的事,像1991年馬德里和談、1993年奧斯陸協議,或是2003和平路線。當參與和談的西方國家試圖控制和談的方向和結論,歴歷的經驗告訴他們—永遠不要再試著圖勞無功地這樣做。 敘利亞:巴勒斯坦被排除在和平之外 敘利亞博客作者Omar同意他所截取某新聞網站畫面所顯示的訊息。在當地,這次和談和巴勒斯坦多麼的沒有關連。他的博客張貼了半島新聞台(Al Jazeera)的網站畫面截圖,並解釋說: 照片為Omar所有 這張圖片顯示Aljazeera.net目前所提供的RSS訂閱主題 第一條翻譯如下: 安那波里斯會議正在進行中,布希認為此次會議是協議溝通的理想時刻 第二條是: 以色列突擊加沙,六人犧牲 我猜想,生活在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此次正在進行的協議之外。 以色列:持續懷疑 同時,來自以色列的Bert說他對此次和談能否成功抱持懷疑。他也注意到在以色列增加了安全警戒。他補充說: 如同大部份生活在以色列的人們,我一直懷疑安那波里斯和談成功的機會,我也懷疑這整個會議有什麼意義。仍然、也許、只是也許,以...

14 十二月 2007

埃及:社运份子遭 Youtube停权

Youtube 网站最近移除了几支警察刑求受虐者的录像,激起埃及部落圈内一阵风暴。 这是目前为止,埃及反酷刑运动最大的骚动。一位得奖的博客Wael Abbas 写道。他的录像拍摄到警察刑求的情形,却遭Youtube 移除。 埃及的刑求,由fikrat上传 警告:此录像可能包含不适合所有人观看的影像内容。 Abbas 进一步解释: Youtube 暂停了我的帐户,一切我所上传的录像,包含示威行动与其它事件的报导,尤其是关于警察局内的刑求画面。Youtube 声称他们是处理客户投诉录像内容不宜。我实在是很震惊,也试着去了解原因。我曾去信youtube请他们进一步的厘清,似乎是有着各种可能性。例如可能来 自埃及政府的抱怨,在法院判处动用私刑的警员Islam Nabih后埃及政府的出击,可能是Youtube和埃及政府达成协议, 特别是Google买下Youtube 之后。这是不是一个可改正的错误?还是说 Youtube 支持刑求者,替他们掩饰,彻底和独裁者携手合作?最后,我必须说这是全体博客、读者、社运人士的灾难,请大家站在我这边支持我。 博客Hossam El Hamalawy 附和,认为移除录像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举动。他补充: Youtube才刚取消了埃及部落圈内最重要的一个频道。Wael的录像对于反抗警方暴力有着重要价值,Youtube应该为他们能在当前反对酷刑的斗争中贡献一份力量而引以为傲。但是,Youtube管理者却和这些反刑求运动份子玩起猫抓老鼠的游戏。 他还建议,在这场反刑求运动中,作者应继续把录像放到其它网站:...

2 十二月 2007

埃及:童年忆往,这些人那些事

埃及博客Ohod写下对童年友人的回忆,以及他们长大之后的人生变化。 先从Akram 开始: Akram是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个无神论者。当时我大约十二歳,他长我一岁,是我预校同班同学。 我曾去过他家,我虽不知他父亲的职业,但他家收藏了很多书,还送我一本Ehsan Abdel Quddos小说,当时我们只看小说。我们吃着Damyeten 伴乳酪和面包,他本身来自Damietta地区。 一周后,在学校有许多人围着Akram,我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正和一名男孩玩足球,但他竟然用可兰经代替足球!其它的学生们只是边 看边笑。而我才刚从石油之地(波湾国家)回来,因此我很抓狂,立即和他结束友谊。至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讲过一句话。去年我从一位老朋友那里听到 Akram的近况,他留起了胡子还成为穆斯林运动的活跃份子。而且在他父亲过世后,他便把家中所有藏书送给了一位朋友。 接着介绍的是一位名叫Rehab的女孩: 她来自巴勒斯坦,在学校时,常常戴着传统面纱,看起既动人又成熟,像模特儿一样高佻,不像学校里其它稚气未脱的学生,我从不知道她的年纪,也从没有机会和她讲话。 学校里流传许多谣言,讲的不好听,是她和学校里一些学长们的八卦。有一次,当我在操场玩足球,球弹开,我追着去捡,碰巧好看到她跪着舔某名男生的私处,这是我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口交,一个11岁的男孩手里拿着足球混身冒汗。 他们注意到了我,当时她的表情令我非常困惑,她张大了湿湿的嘴。我赶快跑回操场继续踢球,从没向别人提过这件事。 多年后,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二种不同的说法都得到散播者的确认,有着同样的结局。第一个故事是她变成了卫道人士,戴上伊斯兰面纱到学校向 女学生传教,并以其坚贞的道德纯洁出名,一年后她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而第二个说法则是她从未改变脱轨淫荡的生活,继续和各种男女交往。最后因为搞坏了 名声,曾被拘留一个晚上,所以决定离开埃及回到巴勒斯坦西岸的老家。 最后一个故事是关于Derenawy: 过去我常听人家说莫札特是天才,我一点也不讶异,因为我小时候就遇过一个相似的奇迹。Derendawy 出身于Heliopolis的上等家庭,他擅长演奏六种乐器,都具备职业水准,他拥有我所见过最棒的音乐分析能力。他没有正式学过音乐,都是靠自学音符与 和弦。当时他才十三岁,电脑网路还不普及,只凭着几本从美国大使馆图书室借来的书籍来学习。他的能力不可思议,可以演奏任何他听过的音乐。 Derendawy 成了双亲离异下的受害者,尽管过着侈华的生活,他却患了严重的忧郁,好几个月独自在阴暗的房间里弹奏音乐。我说服他走到外面加入我们这群朋友,但并未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有一回他告诉我,他喜欢上某个我认识的女孩,但对方已有了男友。我告诉他实情,他变得更为绝望。他从十五歳开始吸食各类的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