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5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九月, 2005

库德族博客圈-沉默的身分

最近伊拉克博客中继站上发表了第七部份的库德族/伊拉克人的博客更新(就是类似GVO,不过都只介绍库德族和伊拉克的博客),这篇文章上摘要了许多博客正在讨论的话题,非常值得一看!文中也询问博客写手一个问题,为什么库德族的博客和伊拉克的博客会互相链接?原因其实在于多重身份认同。要先强调的是,并非所有属于库德斯坦博客圈的写手都来自南库德斯坦。大部分以英文写作的库德族博客写手来自于伊拉克北部-库德斯坦南部的中间区域。所以一个人有可能同时具有库德族和伊拉克人的身分,就像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拥有美国人和库德族的身分、荷兰人和库德族、伊朗人和库德族…库德族的身份只不过是我们的一部分罢了(所以作者应该是库德族人)。 伊拉克思想的Sami就是这样一个能在伊拉克人以及库德族人身分间找到平衡的博客写手,他最近在新文章里谈论到了「拒绝」这个话题。拒绝就是一种受到来自各方的逼迫的感觉,因为他不同意那些发生在他周遭的事,这些事,我想很多博客写手应该也能感同身受。在最近另外一篇名为「愚蠢」的文章里,Sami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用来描述伊拉克人,但同时也可以适用于库德族人身上: 伊拉克人现在有言论自由了,然而他们正在滥用这份自由,令人难过的是,他们没有用这自由来推动国家改革,而是试着建构内部和谐。逊尼派的说联邦制度会让国家分裂,但事实上他们真正担心的是联邦制度意谓着他们无法利用南北两边的丰富资源(石油?)。 尽管Sami对他看见的滥用言论自由情况(没有将其当成是促进行动的触媒)感到很愤怒,但有不少对话正在进行当中。深入库德族博客圈,就很清楚可以发现什么话题受到讨论,哪些话题无人闻问。伊拉克/库德族博客正在讨论当今的几个重大议题,像是最近的伊拉克宪法会议。然而,来自库德斯坦别的区域的博客却安静地让人惊讶。我认为我们正见证了在网络上的库德族对话的成形过程。许多库德族人不将他们的想法放在博客上,转而参与在线论坛的讨论,例如KBU论坛,很多库德族人觉得在这样的论坛辩论比较自在,不用担心各自的政府部门随时监视自己。其它人则努力经营新闻网站,许多库德族人将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的新闻写了出来。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网站是The Kurdstani。虽然写作新闻不真的算是写博客,但是这动作本身不也是自由言论的展现吗? 所以,在库德族不再继续沉默之前,我们该做什么呢?好问题。阅读新闻,浏览论坛,耐心的…并且常常到库德斯坦博客以及从荷兰到库德斯坦这些博客去看看上面的对话,不久后库德族博客圈就会再次蓬勃起来了。 原文链接

伊朗博客写手与集体博客写作:从民主运动到捍卫言论自由

在过去六个月当中,伊朗的博客写手开始进行一项新的尝试:集体博客写作。六个月前,一群来自不同地方的、带着不同观点的博客写手一起开设了以波斯文为主的博客KHABARCHIN。Khabarchin的创立者称其为博客Shahr (波斯文的“城市”) 的通讯社,是第一个能让许多博客共同合作的平台。这个集体博客写作计划的目的在于告知读者一些有用的链接、博客、还有新闻,同时也要让人们了解,即使是立场不同的人,也能一起努力构筑共同的写作平台,更为了要证明伊朗人也能够进行集体作业。Khabarchin维持了六个月,成员们都同意停止这个计划。在Khabarchin的最后一篇文章里,成立者表示这是一次成果丰硕的民主经验,他们打算在这个博客还很热门的时候停止这次活动。回顾博客里的文章汇整,我们可以看到在一则很短的新闻里,涵盖了各式各样的主题,从政治犯,到文化活动的检查制度,甚至音乐议题都包含在内。Majid Zohari是Khabarchin一名勤奋的成员,他也是一位很勤奋的加拿大博客写手。 Penlog 的创立则是另一个集体博客写作实验。Penlog是伊朗的一个博客写手联盟,约有两百名成员。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要捍卫伊朗的博客、抵抗检查制度、提倡网络上的言论自由,并且提供成员技术上的支持。Penlog在Paltalk上统整了许多不同主题的讨论,例如检查制度以及如何规避这些检查。在Penlog上我们可以读到许多被逮捕的博客的消息,无疆界记者组织主管的访谈(波斯文)…等等。这个博客同时以波斯文及英语书写。 维持六个月的Khabarchin体验对于如何进行集体作业有举足轻重的意义。Penlog则有可能一步步成为捍卫博客写手的虚拟机构。2005年三月时,Penlog对于博客写手Omid Parvar被逮捕的事件表示抗议。希望这个博客在未来能代替无法喊出声音的博客写手发声。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