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5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十月, 2005

伊朗的教会人员与博客写作: 什叶派走进虚拟世界

越来越多伊朗神职人员开始写博客,透过网络分享自己的意见、信念、与日常生活了。让人吃惊的是,连控制伊朗国内所有事务的神职人员都得透过博客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信奉伊斯兰教的伊朗有许多位宗教博客写手(神职人员)在博客上用比较温和的语气批评伊朗的境况,并试着跳出官方的宣传手法,去讨论人们真正关心的事。 其中一位写手是PejvakeKhamoush(沉默的回音)(以波斯文写作),他来自库什斯坦,目前居住在Qom(位在德黑兰南方147公里处)。在他的博客里,我们看到了Ganji(身陷囹圄的记者)的照片,并要求官方还这名记者自由——他提到了自己在伊朗店铺门前的生活经验。他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很难购得他们的日常必需食物,他说道: “连面包和肉都没得吃了,还要核子技术干吗?” 他勇敢地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来自于其它伊朗网站的消息与文章,包括那些被流放的异议份子的言论。 另一位是Hajji(波斯文)。他说在伊朗,迷信和宗教信仰混杂得很厉害。根据这位神职人员的说法,许多人来到地位崇高的什叶派宗教领袖的办公室,只为了施涂油礼或是祈求神迹。通常他们会给宗教领袖的仆人一些物品(例如衣料之类的),然后领袖就会摸摸他们,让他们回去。 另一位博客写手是Hojreh(波斯文):他说伊朗的高僧有时会脱下他们的传统服装,因为他们知道人们对他们没有好感。他们宁愿不让人家知道他们是神职人员! 当然也有传统的神职人员。其中一位是ye donya pedar gom kardam(波斯文)。他的博客有许多神迹、圣人、和祷告的故事… Webnevesht是该国前任副总统的博客。这名鼓吹改革的博客写手,Abtahi先生,在网络上发表他照的照片、他的政治意见,以及他的日常生活。最近他则聊到有关于民营电视台的议题: 如果宪法的创立者如今健在,他们绝不会同意让广播与电视享有如此的独占性! 开设民营电视台频道的可能性依然在,但是很多人依旧不了解冷战已经结束、传播革命已经将国与国之间的疆界拔除! 有趣的是,不同领域的伊朗人民都开始写博客了。如果神职人员,也就是统治伊朗的这些人都需要博客来表达自己的意见的话,那我们就不难了解对其他人来说博客有多么重要。 原文链接 —————————————————– 在伊朗这样的国家,博客的意义特别重大!

伊朗的人权斗士开始写博客了:她战胜了牢狱、流放和言论管制

伊朗有不少博客专注于讨论人权议题。这些博客有很多种「类型」:Penlog就是一个致力于保护博客写手,反对言论检查制度的集体博客。另一个类型的则是具有单一主题的博客,像是释放Ganji。这个博客报道有关Akbar Ganji,一位身陷牢狱的记者的消息,还有他绝食抗议的过程。不管是讨论伊朗的政治、社会生活、甚至文化,都很难不碰触到人权议题。不管是伊朗境内还是境外的写手,为政治犯抗辩或大声诉求反对言论检查制度,都是许多伊朗博客的主题。 我要介绍一位用波斯文写博客的人权斗士:Mehrangize Kar女士。她和她的丈夫,Siamak Pourzand长期以来致力人权运动和人权报道,并且都为此付出了很高的代价。 Mehrangize Kar现居美国,也就是说正处于被流放的状态。这位人权律师在革命之前就因为她的写作风格而声名大噪。她因为与Ganji还有一些其它的伊朗知识份子与人权运动者共同在德国参加一场会议而遭到逮捕,在伊朗坐了几年牢。她曾得过癌症、待过个人监狱、最后惨遭流放,但是她活了下来。她已经在西方待了四年而无法回到伊朗。她在许多美国大学教书,教授伊朗的民主和其它相关主题。她说她无法在伊朗发表任何著作,因此她转向写博客: 我想要活下去。我对这个方法(互联网)不熟。我属于纸和笔的世代。但是没有其它办法…我已经六十岁了,一丁点技术知识都没有。还好有年轻人帮忙,替我开了这扇窗…。 我们欢迎她,并致上最高的祝福。 原文链接 ———————————————– 全体敬礼!! 相比之下,台湾的人权律师的处境就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