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6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六月, 2006

伊朗:政客和交流

  16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Government & Communication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身为改革派政治家和博客写手,穆罕默德·阿里·阿布塔说大多数伊朗政治家的站点还没成为他们和人民交流的一种方式。这位写手补充说,大部分这类站点只是宣传阵地和一部分相关政务或组织的展览。即使上面有日常消息,那也不如政治家们回复邮件和评论时那么认真。

伊朗:足球和政治

  14 六月 2006

原文炼结:Iran: Football & Politics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Fallosafah 告诉我们,几天前一名足球杂志的编辑在伊朗电视台说,足球上的胜利有助于政府的统治。这名编辑还补充说一旦巴西的球队没有取得胜利,他们的政府就将面对一堆麻烦。

伊朗: 暴力,女警和足球

原文炼结:Violence, Policewomen & Football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PipperL 校对:Portnoy 根据媒体及数个博客的消息,六月12日(周一),在首都德黑兰的一处广场,伊朗警察在一群女性行动主义者的示威活动之后痛殴并逮捕了数十人,该示威活动要求更多法律上的权利。几个博客写手报导了这个事件,并且为这场示威活动拍摄了照片。 图片胜过千言万语 Mansour Nasiri, 一位在德黑兰的摄影博客,拍摄了数张抗议者和女警的照片 (可由他们褐色的头巾加以分辨)。这位博客解释这场集会的目的是要争取女性平权。根据 Nasiri 所说,女性警官痛殴了许多女性的示威者。 这些女警(由她们褐色的头巾和手上的警棍来辨别)出现在这张照片的左侧。Nasiri 说,除了要求平等的权利之外,这些女性也呼吁废止让伊朗男人一次可以拥有四个老婆的重婚法律。 Kosoof ,另一个摄影部落客发布了 来自镇压和平抗议的好照片。这位博客说: “我感觉到非常….非常痛苦….不是为了你正看到的照片….而是为了我看到的,但没有拍摄下来的” 我们是没有人权的人类! Sharbighese 说她很害怕而且她有一场考试要准备,但是她还是决定参加这场示威。她说警察的人数多于这群敢呼着 “我们是没有人权的人类” 或是 “我们想要废止反女性的法律” 的人们。警方无法控制这些群众,许多人看着我们,但是却害怕声援这场活动。 镇压与女警 Lady Sun 写下 她藉着Yahoo Messenger,从德黑兰一个朋友得到的消息 : “我一个在邻近’Hafte Tir 广场(示威地点)工作的’朋 友,在 yahoo messenger上跟我说,有许多的女警配备着催泪瓦斯。她们也携带了红色喷雾,这样万一那些示威者要逃跑时就可以被区别出来。她也说这次示威没有什么组织,也没有在大广场上选择单一的地点(来示威)。所以许多的民众散布在广场的不同角落。她说一些人被抓进监狱,另一些人则是被送往医院。” 而在稍后她补充说: * 第二次更新:痛苦,痛苦,痛苦,令人作呕,暴力,残酷,野蛮,基本教义( fundamentalism) 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被逮捕。某些人失踪了,某些则是自己消失了;没有准确的消息。我的朋友因为被殴打而身体疼痛,但是她们的心更痛。她们的心在痛,但是 她们的双眼依旧闪耀着光彩… 当伊朗国内主要的焦点放在这场示威的时候,有许多目光也落在国外 —...

伊朗:新博客支持妇女

  12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Iran: New Blog to Back Women 作者:Farid Pouya 翻译:Sweet 校稿:Portnoy新博客Zanirani上发起了一场运动,以支持两天前进行示威却被女警们镇压了的妇女。博客上说,这些妇女要求更多的政治权利,而这也是我们的愿望。(波斯文)。包括学者、记者、作家和博客写手在内的许多人已在此博客上签名以示支持。  

炸裂!伊拉克博客圈

原文名称:Explo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原文作者:Salam Adil 翻译者:PipperL 校稿者:Portnoy 终于有一些消息是主流媒体和博客一致认同的。今早伊拉克总理宣布“我们已消灭了扎卡维”,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震撼了伊拉克的博客。 Truth About Iraqi’s 是最早揭露这个消息(的博客)之一: 如果这消息为真,地狱等待这位名叫“扎卡维”的人物已经很久了。 不再有对抗什叶派(Shia)、逊尼派( Sunni)或任何人的四小时长演说。 本·拉登的末日到了吗?让我们希望所有这些人渣都被除掉吧。 然而,我希望这不会停止或转移哈迪塞大屠杀(译注:HADITHA MASSACRE,发生在2005/11/19,美国海军陆战队被指在哈迪塞镇屠杀24名伊拉克平民的事件,进一步资料可见wikipedia])的焦点。调查必须继续进行,那些杀害伊拉克平民的人必须被惩处。 Iraq The Model (译注:博客名))也提到此事。Omar十分高兴。至少,他说了下面这句话: 恭喜伊拉克。为了这场胜利,恭喜整个世界。 另外,他还提供了扎卡维身亡时所在小镇的一些背景信息。 高兴之后,还有深入的分析: Riot Starter则有点怀疑: “当我听到这消息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场胜仗来的正是时候,是吧?”对不安于现况的总理来说,这场胜仗的确来的正是时候……而且对所有的政府而言,他(指扎卡维)正好是一只理想的代罪羔羊。但是,如果真有此人,而且有不少手下,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更害怕吗? 如 果真有此人,他的手下仍然幸存,他们一定非常生气,而且计划着要报复,让所有的人受苦。如果他根本不存在……则他的死亡并不会造成什么差别。现在我们的政 府和‘其它的政府’的脸色会变得很差,因为他们不能再把一切都怪罪在‘伊拉克杀戮教派和恐怖的教父’的头上,因为他们已经宣布他的死讯。这件事有好有坏, 他们宣布他的死讯,为的是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好人,只可惜好景不常。” Fatima想得很深: 我的看法如何呢?……伊拉克人已经受苦了数十年,从战争到战争到战争到国际制裁到战争……他们已经累了。他们想要继续生活。国家遭到侵略,让他们很不高兴,然而被侵略之后,国家的安全与和平持续向下沉沦,这让他们更不高兴…… 我可以有把握地说,大多数的伊拉克人听到这个消息时是很快乐的,甚至是狂喜的。但也有人疑虑重重。扎卡维并不是单人军团,他有很多手下,他们可以在没有他的情况下继续恐怖活动…… 我不诅咒任何人去死或遭到惩罚,即使是那些伤害我的人。我只希望他们获得指引。我想扎卡维也许以为他能达成好的目标,但是他完全用错了方法。愿主指引我们正确的道路,并容许我们步上正途。 最后,这里有些博客圈里给他的道别语: Hammorabi: 毫无疑问,扎卡维下了十八层地狱。他那肮脏的双手沾了许多无辜孩童、妇女和男子的鲜血。 在纳杰夫(Najaf) 和 喀巴拉(Kerbala) 的圣城现在有许多庆祝的活动正进行着。另一方面,他在当地的同伙,还有他在海外的同盟,例如Al-Jazeera Qatari 电视台和其它阿拉伯激进恐怖暗杀团,则满是伤感和震惊。 扎卡维和他的鹰犬直坠地狱,这是他们这种人所能有的最差结局。 Zappy: 这个杂种死掉了!!!...

伊朗:不只是为了性!

  6 六月 2006

在Sargashte博客中,一位伊朗女同志写出许多人以为同性恋只想满足性欲。然而这位博客写手认为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都和异性恋一样,追求爱情关系。她说最近在一本杂志中她发现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到十二都可能有同性恋倾向。这位博客写手说看样子我在伊朗并没有那么孤单(波斯语)。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 Iran: Not Just For Sex!注:此篇原文为匿名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