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6

報導 關於 Iran 伊朗 來自 八月, 2006

母乳哺喂日与印尼国防部长在blog上提及中东问题

翻译:Fool Fitz校对: benorken 当 公民记者或“庶民”blogger发表他们对目前中东情势,以色列和黎巴嫩的冲突时,一直都是出于内心的。他们写下任何他们想表达的,不考虑其所可能引发 的冲击。但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例如印尼,若担任部长之职,势必就会在想大声说出心声时遭遇困难,在个人言论与部长职务之间如走钢索般举步维艰。也 因此,如果想读懂他在“字里行间”隐藏的意含,也是需要些才能的。 这正是Juwono Sudarsono所遇到的情况;身为印尼国防部长,是第一位,也是唯一拥有blog的部长。他从前是著名Universitas Indonesia教导国际关系的教授。 他最新张贴的文章是关于从不同角度评论当前中东的冲突,特别是从外交的观点。 对于无能的联合国和态势笨拙的美国,他写道: 如预期中的,联合国在纽约发表了哀求般的外交声明,强调它的无能为力,它无法对主角们采取任何有效的手段。 而美国国务卿宁可笨拙的期待“数日、而非数周的停火”,但我们可以发现,随着以色列和真主党用飞弹和火箭的相互攻击越来越猛烈,她的话逐渐变少了。 甚至阿拉伯国家中也出现深深地分歧: 阿拉伯各个国家与政府的领导者,在寻求解答的方法上常有所不同,端看各国的战略态度是朝向以色列、黎巴嫩或伊朗。 他平等地阐述以色列和真主党都曾在他们的援助者--也就是美国和伊朗--的背后行动。 这场冲突的根源为何呢? 愤怒、恐惧、深刻的仇恨与偏激的言词,激起了猛烈的敌意;两方结合了个人与群体所受的苦难,让这场武装冲突变得无法控制。 他认为这场战争会比预期中来得久,因为: 真 主党找到一种新方法,利用技巧在广阔而分散的地区巧妙地部属火箭和飞弹,在整场战争中使以色列士兵感到困惑。只要真主党的人民和军事资源不受损伤,它就可 以忽视停战的呼吁。在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之下,以色列的防卫武力同意了停火或停战协议,但前提是必须让它感受到真主党的势力已经被摧毁;若没有,则一切免 谈。双方皆不愿被认为对无条件的军力撤减让步。如此冗长的军力耗损战持续着,而停战的外交构想将等到双方达到适宜的军力平衡才会实现。 这文章吸引了一些有趣的回响:...

伊朗:那里没有上帝?

翻译:Sweet 活跃的博客作者Mohammad Masih 是一个想要殉教的人,他谈到自己试图去黎巴嫩的亲身经历。他说,想象一下,当你可以拥有去大马士革的票或可以穿越边境时,一个问题浮现在你脑海里:彼处是否失去了上帝的眷顾?这个念头在心里越发清晰,而你既没法证明也不能否认它。这就是为什么最后你转身返回。

伊朗:足球和政府统治

翻译:Sweet 国会议员Dr. Emad Afrough说我们的国家政府就象我们的足球管理者。两者都是感性有余而缺少理性的批评。

伊朗:一部流行电影

翻译:Sweet Rooznamenegar No谈论到伊朗票房收入最高的电影:《放火》。这位博客说,在本片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有钱人在富豪小区里开着香车,弃掷他们碰都没碰过的餐点,或任意破坏房内装饰而毫不顾及其价。他解释说人们对严肃的读物或电影再也没兴趣了,大家想要的是在几个小时内娱乐放松,忘掉他们的经济问题。

伊朗:学生领袖狱中之死和黎巴嫩

校对: Sweet Akbar Mohammadi这位伊朗学生领袖近日因为绝食抗议而死在监狱中。Akbar Mohammadi第一次被捕是在1999年维安警力和德黑兰大学的学生的冲突中。据报道,Mohammadi的父母一到伊朗即遭逮捕。许多博客写手对这则新闻感到十分震惊。人们通过在博上撰文或作图等不同的方式分享着他们的想法与感受。 永恒的自由 Nikahang是漫画家与博客写手中的翘楚。他在自己的博客和Roozonline网站上画了一幅漫画,纪念Mohammadi。 <!–[endif]–> 从Zahra Kazemi到Akbar Mohammadi 好几位博客写手将Akbar Mohammadi的死与Zahra Kazemi的死作比。前者是加拿大籍伊朗人,也是摄影记者,在十分可疑的情况下, 死在牢中。Jomhour提醒我们加拿大籍伊朗摄影师Zahra Kazemi的死与Akbar Mohammadi的死有许多相似点。他说,Mohammadi的尸体未经过任一位家人与律师的同意就下葬了。还有,死者的父母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当局想要避免任何示威抗议行为。当局应该回答为什么他们拒绝独立医师检验Mohammadi的尸体。我们记得亡于狱中的摄影记者Zahra Kazemi是在什么情形下被埋葬的,而我们会以比忘记Zahra Kazemi的死更快的速度忘记Mohammadi的死。 他写道: “Akbar Mohammdi的律师宣称他的死因令人怀疑,并且表示在真相揭露之前,尸体不该下葬。Akbar的父亲比Albar更早逝世,当他也在为抗议被逮捕而绝食时,他说儿子被酷刑折磨过。 ” Hanif Mazroi说如果四年前当局就处罚了谋杀Zah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