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四月, 2007

報導 關於 Morocco 摩洛哥 來自 四月, 2007

30 四月 2007

法国总统选举:非法国的外界观点

译者:chy7211 本周末,超过六千万法国人在第一回合法国总统选举里投下他们的一票,范围限缩至候选人名单上的两位:保守党右翼人民运动联盟(UMP)候选人尼可拉斯.萨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会党(Socialist Party)候选人瑟珙莲娜.贺雅尔(Ségolène Royal)。将同时面对五月六日的决胜大选。 自从五年前的总统大选后,特别是经过2005年暴动以及头巾争议(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后,移民及种族已成为政治辩论的核心议题。 这次选举并结合了法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可能在星期日获得自1965年以来,史无前例最高的投票数。 这里有个对于这次选举的界外观点,来自法国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国殖民地里关注此议题的部落客们、以及比例持续成长的半法国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语系圈 对萨克奇鲜少好感 如同许多法语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对于萨克奇是否能在处理法国种族问题以及促进法语系世界的和谐关系,抱持怀疑态度。 晚上八点半听到萨克奇,我马上泪盈眼眶。他想要保护我,想要这个大法国家庭的兄弟情谊,他反对“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当下只要闭一只眼似乎他几乎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民主党员了!萨克奇最后以反对终身监禁刑罚,并提出退休年龄保障在65-70之间等政见结束。下个要面对的是:RCJ Coassgen宣布的欧洲公投…。 …对于喜好贺雅尔有其它论点:受欢迎的陪审团、在国会里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请愿的权利、将少年犯送至军事训练管制、在地的住宿学校、弹性安全制(注)、以及可能对于其它法语系族群更为关注,因为她来自塞内加尔。 刚果-布拉萨市 在明日的刚果布拉萨(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里,Mouvimat很清楚他对萨克奇绝无好感,认为世事无绝对;但如果赞成萨克奇赢,不知到时法国是否会操控在萨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们度过了第一轮初选,那么再也没有什么是肯定的了,就算我们承认投票是精准地预测其结果。投票已成为一种精确的科学吗?当然不是!但我们晓得它对于心志摆荡不定的人的影响,以及那些没有意见、会说出:「多数人是正确的,所以我也会投给大多数人的支持者!」...

23 四月 2007

摩洛哥:「摩洛哥之心」与最近多起爆炸案

校对: Leonard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摩洛哥之心」,引起摩洛哥博客圈热烈讨论。费斯(Fez)约有1百万人口,是摩洛哥最精华的城镇,当地还有一座历史悠久的世界知名大学──Qarouyine大学,然而随着国家经济快速变迁及发展,费斯居民似乎被遗忘了。 居住在费斯的一名外籍人士在博客Everything Morocco上写道:「在公元2007年的今日,费斯的贫民窟称号,可说是名符其实,当地居民生活困苦,勉强餬口维生。」 The Morocco Report的taamarbuuta质疑费斯的城市独特性,并表示:「表面上费斯似乎是全球化浪潮中的一颗宝石,但该城吸引观光客的特色在哪里?」(The Morocco Report及The View from Fez 分别发表了The soul of Morocco?与Fez versus Meknes – ‘tourist -pouncing Fassis?反驳纽约时报报导,且鼓励美国当地读者到费斯亲身体验。 Morocco Time博客Liosliath也不赞成将费斯冠上摩洛哥之心的称号,并表示:『除了主要观光景点之外,该国仍有许多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地方。』...

5 四月 2007

阿拉伯:控告博客已成流行趋势?

校对: Justin 一名阿尔及利亚官员控告博客Abdulsalam Baroudi,指控其文章涉嫌诽谤,这也是该国首度有博客因网络言论而吃上官司。 Baroudi对此相当冷静,认为不需要担心: 我已收到Tlemcen省要求我出庭的传票,Tlemcen宗教事务官员指控我在2月20日时,在自己的博客The Province of Tlemcen上张贴名为「Al Sistani出现于Tlemcen」的文章,内容涉嫌诽谤。 这名官员先请示政府获准后,才对我采取法律行动,这也让政府开启控告博客之门。 刚好先前还有监督各国表意自由的机构发表2006年报告,指称阿尔及利亚的网络使用者拥有高度自由,另列举埃及、突尼西亚、沙特阿拉伯、叙利亚等四个阿拉伯国家,认为这些政府限缩人民在网络上表达意见的自由。 Baroudi表示记者将会聚集在一起,共同讨论这个案件: 我不会因此感到害怕,因为我确信可以在法庭上拿响应有的权力,博客当然不是不可受批评,宗教事务官员先前禁止伊斯兰教长(Imam)在公营广播电台发言时,我就曾批判这项作法,政府不该禁止教长为真主阿拉传教,如果他们控告我「未侮辱宗教」会更好,我猜想如果我真的在博客上侮辱各个宗教,宗教事务官员可能还不会控告我,因为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地位比宗教更加神圣不可侵犯。 摩洛哥博客Mohammed Saeed Hjiouij依照原订计划,在3月25日至31日间介绍他最喜爱的博客。 例如这天他便选了埃及的博客兄弟Ahmed Gharbeiya及Amr Gharbeiya: 两人是埃及相当知名的重要博客,尤其Amr Gharbeiya可说是以阿拉伯文书写博客的先驱,涵盖题材广泛,而且在社会上也很活跃,在德国之声2005年国际最佳博客大赛(BOBs)中,也荣获最佳埃及博客的奖项,他最近成立了「离开我们(Sebona)」网站,抗议一名埃及法官有意封锁多个博客与网站。Ahmed Gharbeiya的表现也毫不逊色,我对博客该是什么样子有些了解与想象,而在众多阿拉伯文博客中,我个人觉得他的博客是少见符合心中标准者,唯一的缺点是他不太常更新。 「离开我们」这个网站建立的目的,是因为埃及法官Abdel Fatt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