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Saudi Arabia 沙特阿拉伯 來自 九月, 2007

孟加拉:生活、博客及女权

为什么要写博?是为了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抑或对天下大小事情提出想法?或者博客其实是种自传?博客能成为一种文学类型吗?Suman Rehman标榜自己是个“上传者”,而不是一个忧郁的博客,为孟加拉的这场辩论起了头。 当论及博客写作,能忽视博客写作工具不谈吗?Kherokhata审视在孟加拉相当普及的输入软体Avro keyboard,据说Avro最新的4.5.1版本有很多功能,不过有些功能非常冷门,如果去掉会比较方便下载使用。而此软体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逐渐着眼于面板及转码等功能。 博客圈的其他角落,则从宗教与进化论的观点,辩论著人类演化的过程中,究竟有无超自然力量的介入?Diganta认为,人们应该开明地面对科学理论,别尽埋首于信仰教条之中;博客Eskimo则在回应中指出,进化论并不完全具备科学根据,将其冠以“科学”名号、奉为圭臬,并不合理。Balai幽默地表示,宗教是以神之名将生命法则“简化”,以后若是遇到争议,就可以跳回那“简化”的方针。 在国际上,有两位女性当选为总统,在孟加拉博客圈引爆性别议题的讨论。Ahmed Fahrukh指出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是智利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而Pagla Babu则提起国大党的帕蒂尔(Pratibha Patil)成为印度首位女性元首,并透过一张图片告诉我们,他对新上任的帕蒂尔有何观感。 Rekchowni谈起中国女演员徐静蕾,根据Technorati的数据,她的博客是2006年年中的人气王;Fahrukh则指出,当全世界都聚焦于沙特阿拉伯妇女所背负的层层枷锁时,统计数据却显示,这些妇女其实财力雄厚,并成功地成为医师、教师等,也勇于在商场上厮杀;报告指出,至少有56%的沙特阿拉伯妇女拥有学士学历。然而尽管有这么多成功女性的故事,正如Ashraf Rehman所示,那些将女婴堕胎、甚或杀死新生女婴的行为还是无法停止。 原文作者:Aparna Ray 译者:dreamf & FoolFitz 校对:Leonard

博客与全球民主

Antony Loewenstein是名来自雪梨的自由记者、作家与博客,他正在撰写的作品名为《民主与博客》,近日也造访古巴、埃及、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及中国与博客会面。 问:能否介绍您自己与您的新书? 我是个来自澳大利亚的记者兼作家,一直以来都对博客挑战主流媒体的议题有兴趣,为什么比起一般民众,这些自称为「专家」的人能获得更多敬重?多年以来,我看到许多新闻从业人士认为自己只是在为掌权菁英宣传,而非真正在挑战现状,但博客便能达到此一目标。 我的上一本着作名为《叩问以色列》,内容与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有关,也因此让我对许多国家内的声音深深着迷,尤其在有些国家,过去只有国营媒体一种声音。其实撰写以巴议题让人身心俱疲,接到仇恨邮件与死亡威胁已是家常便饭,所以我很想提笔关注其它主题。 我的新书预计于2008年下半年出版,内容与高压政权下的网络发展相关,也关注网络如何改变世界上各种论辩、西方跨国企业如何协助政府审查网络,以及人们如何挑战西方世界对其他地区的刻板印象,我已前往古巴、埃及、伊朗、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及中国,与当地作家、博客、政治人物、异议份子、网络麻烦制造者对话。 最受妖魔化的国家 问:您曾赴伊朗与博客对谈,有何新体认?有何惊喜? 伊朗大概是此刻世上最受妖魔化的国家,我到伊朗之前,以为当地人民会充满恐惧,也以为人们不敢表达真实心意,虽然有些时候确实如此,但我也遇到许多博客积极对抗政府及其错乱的社会政策,这些人或许只是少数,但西方媒体多数时候只把伊朗人描述成宗教基本教义派份子。 我遇到许多博客都很西化、充满都会特质、心思缜密、无神论,他们常使用网络、饮酒、抽烟、喜欢嘻哈文化、拥抱自由派思想,当然也有许多伊朗人完全相反,我听说有些伊斯兰教长正积极与Qom地区的保守派博客合作,宣传他们的思想,伊朗社会复杂程度远超乎我想象。 伊朗的网络审查每下愈况,我在英国《卫报》上的文章便讨论相关议题,与我对话的多数博客都认为是挑战,但当「青少年」、「公鸡」、「亚洲」、「女性」等字眼时常遭封锁,便显示网络正以前所未见的方式挑战独裁统治。 基本表意管道 问:您如何看待伊朗博客圈对社会的影响? 很难说,网络社群在伊朗确实庞大,据估计目前共有百万个伊朗博客,但他们真能影响社会吗?我相信如此,我见到部分主要报纸讨论博客文章,连最保守派的媒体都引用其中段落;伊斯兰教长意识到博客不只是一时风潮,将会长远发展,我所遇到的部分伊朗女性表示,博客是唯一能表达对政府迫害人民自由的管道,藉此抒发对服装、行为等规范的不满。 博客无意揭竿革命,但已在当地燃成一片猛烈的火焰,当年轻人希望参与世界运作,而国营媒体总将任何问题归咎于美国、以色列与犹太人,博客将会继续成为他们表意的基本管道。 问:您也曾前往沙特阿拉伯,对当地的博客圈看法如何?与伊朗之间有何可供比较之处吗? 就许多角度而言,伊朗都比沙特阿拉伯自由许多,沙国相当保守,女性不得开车、不得在商店工作,我身为西方人,根本不可能与当地女性谈话,但在网络方面,沙国并未囚禁博客,网络审查也比伊朗少,我在《卫报》上的文章也有相关讨论。 我与Saudi Jeans等多名博客会面,他说对于国内政治改革牛步感到失望,伊朗博客发展超越沙特阿拉伯,也与社会较密切结合,不过伊朗政府部门的动作依然非常缓慢。 受威胁的民主 问:博客是否有助民主? 无论在西方或非西方世界,全球民主确实遭受威胁,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地,政府不顾舆论观感出兵伊拉克,也忽视民意坚持继续驻军,未来几年也可能背离民心向伊朗宣战,这不是民主,而是以强硬外交政策包装的独裁主义。 博客确实让政局走向民主,并让「一般」民众有机会参与其中,在澳大利亚,各主要政党为了即将而来的大选,都积极运用网络。 在伊朗、中国与埃及等地,网络正威胁非民主政府所实行的规则,许多博客也为挑战警方暴行付出极大代价,博客本身无法带来民主,但肯定能让更多人参与民主进程,只有紧握权力不放的人才会认为博客是件坏事。 问:对于全球之声该如何更有效为不同社群搭起桥梁,请问您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