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Syria 叙利亚 來自 十一月, 2007

叙利亚:论辩外交政策走向

“创意叙利亚”博客论坛的本月议题如下,势必将引发博客许多议论: 叙利亚外交政策 无论是土耳其、伊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埃及、美国、俄罗斯或法国,叙利亚该与哪个国际或区域强权建立良好关系?对于邻近区域诸多冲突,叙利亚应参与其中或旁观自清? 首先Wassim认为,叙利亚应维持既有外交政策,尤其是继续强化与俄罗斯、土耳其与伊朗的关系。 阿拉伯主义之死以及区域国家倒向以色利和美国,显示必须重新评估局势,叙利亚也已完成评估,此刻既然伊朗仍握有主控权,叙利亚便不需在任何议题提高弹性,但不能依侍现有成就,必须更努力以强化叙国的影响力,否则只会坐吃山空。 Qunfuz虽然基本上同意Wassion,但强调目前的冲突实际上与宗教无关,不过有许多人企图将冲突与宗教连在一起。 许多人将目前的区域歧见导向为宗教冲突,但其实叙利亚政府主张政教分离,而哈玛斯是个逊尼派组织,其实对立的双方差异在于,一方欢迎美国与以色列形成霸权,愿意开始美军设立基地、愿意让美国控制资源,也愿意无条件开放区域经济让西方资本进入,而另一方不愿屈服,我认为叙利亚站在正 确的一方。 Tarek Barakat表示,真正的答案应该是与所有国家保持良好关系(包括以色列): 在叙利亚重回多样世界之前,伊朗甚至是土耳其都能提供许多帮助,叙利亚需要沙特阿拉伯和美国,程度上远超过这两国需要叙利亚之处,因为两国都能给予叙利亚伊朗无法提供的影响力,纵然基于战略利益矛盾,叙利亚无法获得美国的支持,起码不要激怒美国。 SimoHurtta觉得叙利亚与邻国关系的重要性远高于和欧盟及美国的关系。 叙利亚应该要专心寻找团结国家与区域的元素,以创造更紧密的中东政治及经济联盟,唯有合作能确保中东不再陷入数十年内战,唯有合作能挽救阿富汗与伊拉克的信念。 Ehsani认为叙利亚政府存有错误观念,误以为美国很快便会离开伊拉克,这个看法将危及外交政策及利益。 如果未能认清现实,叙利亚将会付出巨大代价,叙利亚过去不断抵抗美国入侵,已经让该国成为美方的目标,第一项代价就在黎巴嫩国 内,原本叙利亚能完全控制黎巴嫩政局,却突然大逆转,黎巴嫩前总理哈理理(Hariri)遭暗杀案是最后的导火线,很快便让叙利亚被迫放弃前总统阿萨德 (Hafez Assad)过往三十年的战略。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Nairobi

叙利亚:哀悼罹难船员

上周在叙利亚的海岸边,有一阵阵哀伤浪潮袭来,因为消息指出,由叙利亚人拥有与营运的格鲁吉亚籍船只Haj Ismail号及其他九艘船在黑海遇上风暴翻覆,船上17位船员只有2人生还,全员年纪最长者不过33岁,叙利亚沿岸城市Tartous居民Abu Fares与船员及其家族互有私交,他对于这起悲剧的感触是: 类似灾难每年反覆发生,到最终Tartous看着这些哀痛将麻木以对,人们无法见家人最后一面、无法为他们安葬、无法在墓前凭吊悲泣,母亲们的心将永远悬在半空中,呆望着窗外,等着电话铃响或信差捎来奇迹。 这篇真情流露的留言引来许多回应与对船员的祈祷。 其中Dubai Jazz想问:“难道无法避免意外重演吗?” Abu Fares回答: 我不愿在伤口上洒盐,但就数据而言,每年翻覆的叙利亚船只数目如此多,显示其中必有问题,尤其在黑海航行的船只风险极高,大多已 经老旧、维修不善,或是已届使用年限,西欧地区的港口认为这些船只已不安全,不愿让它们入港,许多船只当初甚至不是供海运使用,因此最终命运不是逾期航 行,便是没入无情大海之中。 原文作者:Yazan Badran 校对:abstr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