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India 印度 來自 一月, 2007

18 一月 2007

博客圈谈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恃强欺弱以及种族歧视

原文:The Blogospheres on Big Brother, Shilpa Shetty, Bullying and Racism作者:Neha Viswanathan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围绕在英国实境节目老大哥(Big Brother)被指控种族歧视的话题,最近显然占据博客圈的讨论。老大哥是英国公共广播系统之下的电视台第四频道的节目。不论老大哥之屋里头的言论是否真的涉及种族歧视,个事件已经引起印度和英国的博客圈在各自的脉络之下,谈论种族歧视的议题,以及他们自己身为印度人或是英国人的经验。印度宝莱坞女星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似乎是个受害者。在Sepia Mutiny上热烈讨论著 “心胸狭窄的大哥”。在Pickled Politics有着非常活跃的讨论,其中一个回响写道: 事实是,电视上的确有种族歧视。亚裔社群(仅此一次)团结致提出讉责。 让我有一天变得歇斯底里超过漠不关心 部落客讨论这算是种族歧视或只是纯粹的恃强欺弱。也有些部落客半严肃地回到原点问道,为什么这位印度女星会出现在这个节目。而现在更多讨论是关注第四频道如何回应这个议题,以及老大哥之屋里的室友如何对待希尔帕.谢蒂(Shilpa Shetty)。 谈到种族歧视的指控。他们(指室友)的行为絶对是愚蠢无知又卑鄙的,然而事实上,接受这一切的一方是棕色人种,使得种族问题内酝在这整件事里头。好比说今天新闻上有人这么说: “如果他们取笑的是一个法国女孩的腔调,这些人不会被称为种族歧视,不是吗?” Bollywood Press谈到希尔帕.谢蒂(Shilpa...

12 一月 2007

孟加拉:博客论辩海珊与布希孰恶

原文: Bangla blogs debate: Saddam or Bush – who is more guilty? 作者: Aparna Ray 译者: Leonard 校对: Portnoy 2006年以伊拉克前总统海珊绞死的大新闻告终,行刑画面透过网路流出,让许多人不满海珊死前遭到羞辱,孟加拉博客圈也是批评炮声隆隆,许多博客感到愤怒,竟然选择在重要的伊斯兰宰牲节第一天行刑,影片更是火上添油,尽管死刑是由伊拉克政府执行,众多部落客依然指控美国参与其中,并谴责绞刑不该存在。 Ali除了评论行刑影片,也表示人民的怒火蔓延到伊拉克街道上,他更认为美国总统对伊拉克政策失败,才造成无可计数的伤亡。 Anrinya与Abu Saleh表示,与其说海珊是在公平审判下受死,不如说这是一场谋杀,Saleh也觉得美国决定的处决日期对穆斯林整体是项警讯,他在文章中抨击美国进攻伊拉克,呼吁穆斯林团结抵抗外侮。 Fajle Ilahi亦怀疑行刑日期背后有阴谋,他也藉机反思伊拉克在后海珊时代的动乱情况,怪罪美英联军为安抚犹太裔与反伊斯兰游说团体,便出兵毁了一个伊斯兰国家,他也反...

8 一月 2007

北印度语部落格圈: 失踪儿童的遗骨与新年

原文:The Hindi Blogosphere: Nithari and the New Year 作者:Amit Gupta 译者:Fool Fitz 校对:Portnoy 在NOIDA工业区的Nithari村里,当地所有居民和新闻媒体,都因为失踪儿童的议题及之后发现这些儿童的遗骨而陷入一片骚动,这时北印度语部落圈当然也不忘表示他们的意见。Tarun批评北方邦的首长Mulayam Singh甚至没有到访Nithari,慰问那些哀伤的父母,他们的孩子被绑架、性骚扰,而后被残忍地杀害,他们的尸骸在失踪后数月才被发现。Chandra Prakash也因此感到惆怅,并表示,Nithari象徵着腐败的印度制度亟欲隐藏的一张脸,尽管藏也藏不住。他也说,当我们瞭解这些事实,我们才能找出这些弊病,并加以根除。 但新年也不全都是这些严肃的事情,有些人北印度语部落格圈的人,在寒冷的天气里跑到山上去迎接新年,并活着回来,诉说他们的故事;也有些人在跨年时忙碌得不得了,例如像Tarakash的团队就策划了公开票选,要选出“2006 北印度语部落客”,这活动几天前才刚结束,而结果也已经出来了。Tarakash团队的努力也受到部落格圈外的媒体注意,例如Gujarati的日报Divya Bhaskar就特别报导了这次票选,以此行动认可北印度语跟Gujarati部落客。而说到颁奖,Eswami将“2006 Eswami 漠不关心奖”颁给了印度警方,以“表扬”他们漠不关心的态度,并完美体现了这句俗话: Laaton ke bhooth, baaton...

6 一月 2007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人权录像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