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Maldives 马尔代夫 來自 五月, 2007

马尔代夫:警察遭控侵害媒体自由

作者:Nihan Zafar 校对:Justin “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指称,马尔代夫警方的菁英“星辰部队”戕害媒体自由,几周以前,一具浮尸冲上首都马列海边,让警察成为众矢之的,该国警员的虐囚技俩几乎已成暴政范本,死者Hussain Salah虽已入土,但先前尸体解剖与否也曾引发许多争议,相关抗议事件中,警员也曾逮捕记者,更突显警察漠视媒体自由。 然而马尔代夫政府却大肆宣传2007年世界媒体自由日,相较于政府素行不良显得格外讽刺,当天政府举办研讨会,但结果却尴尬收场,例如总统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发表演说时,支持在野阵营的记者退席以示抗议,场外亦有一小群女性运动人士抗争遭警方制止,不仅夺走民众的标语看板,并扬言逮捕以威胁群众离去。 多次抗议期间,记者不断遭警方骚扰与逮捕,除此之外,司法体系亦迫害媒体自由,当地最受欢迎的在野媒体日报中,便有编辑面临起诉,可能遭判刑入狱;另一名记者Fahala Saeed则因持有毒品罪名,遭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已在狱中,当时Saeed为另一起案件前往警局时,警员趁他不在场搜查衣物,据说找到毒品在其中,但显然是遭构陷。 漫画家Ahmed Abbas先前在《小卡车日报》(Minivan Daily,或译《独立日报》)上陈述自己的看法,政府指控其言论煽动暴力,遭判刑六个月,最近才服刑期满出狱。 多个团体于本月访问马尔代夫,包括“第19条”(ARTICLE 19)、国际记者协会、无国界记者组织、南亚媒体委员会、国际媒体支持团体等,他们联名于今年世界媒体自由日发表公开信,关切马尔代夫媒体自由现况。

马尔代夫:警方遭质疑虐杀民众

校对:Portnoy 马尔代夫警方虐待遭拘留者最近又再度成为焦点,4月15日早上,民众于首都马列(Male)海边发现一具身上多处伤痕的尸体,经调查证明死者是名为Hussain Solah的年轻男性,死前几天曾遭警方拘留,虽然警方宣称于4月13日便已释放他,但其间都没有人再见到他,他在那几天也未曾与亲友联络。 数千人因此走上街头抗议,他们认为这是警察犯下的另一起谋杀案,但抗议群众后来也遭到警方菁英部队殴打,英国前警方监察员则强烈谴责此事。 马尔代夫民主党主席Mohamed Nasheed亦遭警察痛殴并逮捕,他获释后便前往海外就医。 死者家属希望能解剖尸体,以验明真正死亡原因,但警方原本却企图尽速掩埋尸体,后来警察建议由斯里兰卡专家在马尔代夫进行验尸,但由于国内缺乏相关设备,家属也拒绝接受警方的安排,最后政府才同意家属要求,将遗体送往他国解剖。 警察先前表示,尸体外表上看不出明显伤痕,但目击的数百人都否认此种说法,一名关心此案的医师在MaldivesHealth博客上发文指出,最初检查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下葬同意书,坚持应送往医院进一步检查。 事实是,最先检视遗体的医师拒绝签署报告,坚持应送往IGMH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死者生前受伤情况,面对庞大压力,这位医师的态度相当值得赞扬,这也是正确的决定。 我国医师一方面因未获许可,故并未验尸,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人员缺乏相关技术,就像是各位也不会让牙医割盲肠对吧? Maldives Today感叹对此谋杀案,大众反应却相当冷淡,并对比2003年9月曾有名囚犯遭安全人员在狱中杀害后,社会曾因抗议而引发暴动事件,今昔确实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