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6

報導 關於 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 來自 十月, 2006

衣索比亚部落客抢先主流媒体

  27 十月 2006

原文:Ethiopian blogger scoops mainstream media作者:Andrew Heavens翻译:Portnoy 消息于下午12:42爆发, 一名衣索比亚人权运动者, 另一名不知名的衣索比亚人, 还有两位来自欧洲委员会的资深官员在今晨于衣索比亚跟肯亚的交界被逮捕。 衣索比亚部落客Ethio-Zagol的报导称该名人权运动者为Yalemzewd Bekele,而另外两位欧洲官员为: Bjorn Jonsson,是至衣索比亚出使团的财政与契约部主任,还有Enrico Sborgi,服务于货品管理部门。 这篇文章,[知名人权运动家被逮捕],发表在Ethio-Zagol的部落格Seminawork上,里头说警察一周来都试着要逮捕Yalemzewd Bekele,因为他跟反政府活动有联系。文中也提到两名欧洲委员会的官员被逮捕是因为“他们试图帮助Yalemzewd逃脱”。 主流媒体于上周末被这个消息惊醒已经是事件发生后一整天的事了(这里有BBC十月20号星期五的报导版本),而之后又过了六小时,记者才搞清楚相关人士的名字。又过了几天,等到这起事件中的人名跟其他细节终于在正式频道上播出,才发现那篇原始的部落格文章几乎完全正确。 Ethio-Zagol,身为衣索比亚部落格圈中最神秘却也最多人炼结的写手,在所有主流媒体之前抢得一个传统的独家。 过去几天,Seminawork凭藉着上好油的新闻缆线固定在部落格上更新这起消息。例如警告与最新消息:揭露衣索比亚政府最巨大的贪污与非法侦探活动这篇文章中有更多与逮捕地点有关的细节以及警察追捕每个人的方法。 接着还有有关欧洲委员会非法监听的更多消息,Yalemzewd Bekele的最新消息,还有最近的这篇,衣索比亚人权律师的家属否认见过他。 其他衣索比亚的部落客随即认可了他的成就,Meskei在唤作独家的部落格一文中这么写:“你没办法不佩服他”,“Ethio-Zagol有极佳的管道。他抢先所有人之前知道那些名字。” Weichegudi ET 政治 在当跳蚤开始噬咬一文中谈及这个案件之前,追溯这个故事到了Saminawork: 衣索比亚政府宣称他们具有权责去逮捕那两名衣索比亚人,理由是他们犯下…嗯…“重大犯罪。”如果你对衣索比亚政府的司法观念不太熟悉,“重大犯罪”事实上可以代表一切,从“你用了错的鼻孔呼吸”,到“你行使了宪法赋予你的言论自由权利”,选个位于两者之间的吧! 诡谲的欧洲人被拘捕,也仅仅代表过去两个礼拜煽动性十足的衣索比亚政治新闻的其中之一。 衣国的部落客也针对一份先被泄漏,之后获得官方公告的报告嚼起舌根,该分报告证实199人在去年的选举后冲突中被杀害(这个死亡数字是当时暴力事件发生后官方迅速公布的数字的四倍)。 在这个话题之上,还有总理Meles Zenawi的言论,他说衣索比亚目前“从技术面来说正处于战争”,敌人是索马利亚的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另外还有数千名厄力垂亚的军队正大举跨过衣国的北境。 乱流四起的时刻,也激发该国的部落客写下许多长篇且让人反思的文章。 Enset用一个理论来解释该国目前的政治情势,焦点放在该国曾经快速茁壮的反对党是否健全之上,而他们已经陷入了怀疑论与妄想,不去在乎事实: 选举前的政治过程,选举后的政治乱流,大体而言,2005年五月的选举彻底改变了衣索比亚的民主概念。好几个世代以来,衣索比亚人以为政治力量来自于上层的赏赐;今天,大多数的衣索比亚人相信这个礼物(政治力量)是他们应得的。 今日,反对党阵营正为自己惹出的麻烦而困窘,缺乏具有远见的领导人,而且行动仅随意而为,没有清楚的攻击目标。每一个政党或是政治组织都因为相互矛盾的个人冀求而纠结在一起。 Weichegudi ET 政治在 政治到底多么丑陋? 与 你要怎么要求另一个世代去疗愈 两篇文章中倾泻她的愤怒。 但是她两个礼拜前的对政治的反思文章温厚多了;藉由她的外祖母第一次发觉民主概念的故事。她在AmlakE…feTaiyE一文中这么写: 外祖母刚注册成为有投票权的选民,因此非常兴奋,而她国小一年级的曾孙刚考完期中考回家。 外祖母问大人们,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告诉她投票这件事,大人们闪到一旁,嘴里喃喃谈论著排水沟该清了。外祖母认为她腰间的水果已经腐坏了。 外祖母将下面这段加进了早晨的祈祷中:“AmlakE, feTariyE… dehnawun sew...

马拉威:麦当娜,马拉威,男孩大卫

  19 十月 2006

原文:Malawi: Madonna, Malawi, and Baby David 作者:Ndesanjo Macha 翻译:Portnoy 校对: 针对麦当娜领养马拉威婴孩的这件事,AfriKa-Aphukira写道:“对Yohane Branda先生来说,他从来没有听过流行乐女王麦当娜的名字,直到她上周来到马拉威,领养了他13个月大的儿子大卫,他才知道这号人物。他理解这位物质女孩最接近的方式是透过Dona这个字,这个字在马拉威话里的意思是富裕的白种女性。在几天之内,他现在知道她是谁了,当然还有那个有钱人盖瑞奇,他们两个是他儿子的新父母。这起新闻一开始给我的感觉是惊讶:当一个小孩的爸爸还活得好好的,而且可以照顾他时,他怎么会被当成是孤儿,并被人领养。”

津巴布韦:同性暴力

  19 十月 2006

原文链接:Zimbabwe: woman-on-woman violence作者:Ndesanjo Macha翻译:sweet 津巴布韦的一位漫画家参与了《反家庭暴力法》的讨论。“他花费了相当篇幅对女雇主虐待女佣的问题进行论述,并提出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象这样女子对女子的暴力行为是否应该被纳入反家庭暴力法的范围。”kubatana Blog 报道。

塞内加尔:电力公司领导辞职

  16 十月 2006

原文:Senegal: Head of senelec resigned作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Le Blog Politique du Senegal相信,国营电力公司Senelec的领导是被总统瓦德要求辞职,以作为总统无法达成其不可能的承诺的替罪羊。同时,同一篇文章中也怀疑,私人资本在该国所做的电力分配会比政府做得更好。

多哥:法国禁菸

  15 十月 2006

原文:France, Togo: No Smoking记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法国的多哥籍部落客Kangni Alem写道(法文):“法国正全面积极地禁止在公共场合抽菸。谢天谢地。若要我说不在乎别人在公共场合抽菸,是骗人的。”对此blog留言的Tony说(法文):“在非洲,抽菸者至少还会有一个世纪可以继续过瘾的日子。”

留尼旺:仍在抽菸

  15 十月 2006

原文:Reunion: Still Smoking记者:Alice Backer译者:TRUST校者:Portnoy Pierrot Dupuy感叹即使策略性地将菸价提高三毛钱,(法属)留尼旺岛上的香菸消耗量仍未减低(法文)。他下结论说:“由于菸价提高的目的是降低香菸消耗量,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努力是失败了。” (译案:Reunion -法属留尼旺岛,地处东非外海)

刚果布拉萨:殖民者应该被视为建国者吗?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译:Portnoy(总觉得这篇文章跟这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校对: 对我来说,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诉你:“我们被打到惨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们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则坐视我们的伤口血流干。那么,咱们谢谢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读者 这周,法国-义大利探险家与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还有他的家人的遗物在阿尔及利亚被挖掘出来,并且重新安置在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萨一座花费数百万打造的壮丽陵墓中,就连首都的名称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国际主流媒体鲜少提及重新安灵这件事,他们的报导大多强调De Brazza的人道事迹与反奴隶伟业。然而许多刚果人,包括其他法语系非洲国家的公民,都将De Brazza视为一个殖民者,并且对于布拉萨将他当成国父的决定非常震惊。对很多人来说,这起事件引发了复杂的历史记忆、国家认同与主体建构等问题,尤其是在某些国家的根本存在还被同一批试图主宰跟摧毁他们原本文化的外国势力所掌握时。 法国刚果民主党员组织发行的杂志Mwinda Press针对De Brazza刊出了几篇文章,激发了如疾风般横扫的读者回应。以下,我会翻译Mwinda Press上对话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见(法语)。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刚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计画的人强调De Brazza跟其他欧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个人道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他对抗奴隶制度、为了捍卫非洲人的利益而奋斗。许多人竭尽全力反驳这种历史诠释。 在Mwinda Press网站上,一位读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 上Mbé皇室宫廷的立场,该法庭将国家主权以声名狼籍的条款让给了法国,而这条款是De Brazza跟不识字的国王协商之后的结果。: 跟某些“污蔑”llo l与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间友谊的历史学者所说的相反,De Brazza并非为了主宰或殖民才来到我们的国家,而是为了人道理由、为了宽恕、正义、与平等。这才是皇室宫廷庆祝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励了刚果的领导人Gabon与法国开始思考将这段历史放入学校课程与文化组织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宫廷第一家臣这么说。 Moi 怀疑: 他们是拿了多少钱才念出这些彷佛失去记忆的胡言乱语?…还有太多刚果人依旧准备好把父母卖掉,以换得一点钱(译按:寡廉鲜耻之意)。真是可耻!Ngailino! 读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个讽刺的角度来诠释De Brazza的“利他行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临多少恶意,他都不伤害任何人类一毫–他只伤害黑鬼!...

非洲:给领导者的小秘诀

原文链接:Africa: a tip for African leaders 作者:Ndesanjo Macha 翻译:scchiang 校稿:Portnoy 肯亚创业家(Kenyan Entrepreneur)了解怎样能让一位非洲领导人名留青史:“如果你是一位想要在历史上留名的非洲领导人,你要不就要是一个完全的疯子,像是依迪・阿敏(Idi Amin,前乌干达军事独裁者)或是博卡萨皇帝(Emperor Bokassa,前中非共和国军事领袖,自封中非帝国皇帝),或是一个完全的英雄,像是尼尔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前南非总统);两者之间没有中间地带。这也是为什么永远不会有电影为了莫伊(Moi,前肯亚总统)而制作--他既不是疯子也不是英雄。他只是个比普通还普通的独裁者,统治着另一个贫穷的非洲国家。”

非洲:超越非洲失败主义

  2 十月 2006

原文:Africa: beyond Afropessimism 作者:Ndesanjo Macha 翻译:Portnoy 校对: “有关非洲的论述依旧受到我们在1980年代以及90年代称的非洲失败主义所影响,亦即认为非洲无可避免地会落入落后以及混乱。非洲失败主义具体化了两个倾向–对非洲经验的诽谤,以及将欧美人在非洲的贡献夸大,把非洲人描述成在历史进程中无法自立,而且一切进步都是因为欧美人介入的关系,”继续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