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Gambia 冈比亚

阅读此篇

努力保护冈比亚不受伊波拉病毒侵袭

  27 九月 2014

根据世卫组织报告,至8月31日为止,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共和国共有将近一千九百人死亡。邻国塞内加尔第一个伊波拉病例确认后,冈比亚国内对这项疾病的准备和公众意识的忧虑急速升高。这个病例的确认造成冈比亚国内广泛的恐慌,因为塞内加尔紧邻冈比亚,而两国之间边境管制并不严密。

西非扫瞄:什么是NOSPETCO? 援助无用、多贡建筑、与观光治疗

  17 一月 2007

原文: West Africa: What is NOSPETCO?, Aid Does Not Work, Dogon Architecture and Tourism As A Therapy作者: David Ajao译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以下介绍本周西非博客圈的动态,第一站是奈及利亚,当地博客都注意到NOSPETCO,但什么是NOSPETCO?根据Deolu Akinyemi的说法: 如果各位没听过NOSPETCO的话,这是一种投资商品,如果人们投入45万奈拉(奈及利亚币),每个月能够获利4万奈 拉,这种 商品采取合资企业模式,让投资者与企业所有人共享获利,这种方式非常适合虔诚的穆斯林,因为根据伊斯兰教信仰,他们不能用钱滚钱,只能投资与他人共享获 利。 他后来又写了篇文章题为“NOSPETCO还能撑多久!”: 人们得要有智慧,才懂得问对的问题、才知道何时进场、才知道何时出脱,如果问问现在45岁到60岁的民众,他们肯定记得七零和八零年代的金融公司经验,也记得有多少百万富翁一夕之间变成乞丐,若不懂得回顾历史经验,一定会让历史重演! 他的深入分析也值得一读: NOSPETCO是高风险产品,若要投资就得张大眼睛、保持警觉,有个叫Ade的人在有个部落格(注)上留言,他就运用策略得当,但今日要再模仿他可能没这么简单,我以前也曾经捧着大把钞票在市场杀进杀出,不过最近有些现象发生,依我的浅见并不适宜投资。 另一位博客Timbaland则问:“NOSPETCO该脱手了吗?”: 我后来注意到,这项投资产品的进场门槛从30万奈拉增至45万奈拉,我和几个朋友原本打算筹措一笔私募基金加入投资,但后来因为某些因素而停摆了,门槛提高也是其中一项原因。 后来我及时在部落格上找到Deolu Akinyemi写的文章,得知这个发财梦可能很快就会结束,如果他所言属实,NOSPETCO可能很快就会消失于市场上。 在这个商业与财务的世界里,Emmanuel Oluwatosin问的是:需要商业导师吗? 各位正打算做生意吗?还是已经开业了?情况是否与各位计划相?这时就该寻找一位导师,让他为各位指点迷津、从旁指导,让各位更聪明、更有效率,如果站在导师的肩上看世界,就能避免重蹈覆辙,还可以更早成功。 这些人其实就在各位身边,但首先各位得先想清楚,到底希望从导师身上学到什么? 他之后在文中提出关于潜在商业导师的建议。 非洲援助事业与喀麦隆的平权反歧视行动 接下来的话题仍与钱有关,但地点移至喀麦隆,部落格Enanga's Pov重新整理了“非洲报告”组织所发表的报告内容:外援:这种“帮忙”根本没帮上忙 非洲援助事业总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但大多数都以失败收场,出问题的不只是援助事业内部,许多非政府组织亦然,不过他们当然 不愿承 认失败,不愿承担成效甚微的责任,这些组织结构封闭,无论是联合国发展计划或双边机构都一样,永远都说:“只要给我们更多钱,我们就能完成工作…” 他们常说这句话,对吧?但其实真相并非如此,近年来有关于非洲的非政府组织数目快速增加,让他们掌握庞大权力,但这些组织顺应责任调整的动作却很缓慢。 Home of the...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2 七月 2006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里头,我在我的小说Coca Cola Jazz书中,透过Omoneh这个角色谈到了诸多策略。 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 感谢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许多回响 Alem的多位固定读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回响。 根据Naomi: 你 还记得Mugabe吗?辛巴威的总统?在他1995年的那场演讲中,他说同性恋“猪狗不如”..(…)我还想加上纳米比亚总统Sam Mujoma、甘比亚总统Yahya Jammeh两人快乐地在BBC上宣称的:“(我私人动物园的)动物之中当然没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它们依照自然法则生活”所谓的自然一直都被拿来当成 藉口。 Sami说: 动物没有同性恋?这位总统先生看的动物纪录片看的不够我多,他如果看的够多,他就会发现所有我们人类视为堕落的行为,其他动物都依照着自然法则实践着。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个人部落格,她近来对于无法在工作场所公开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忧愁,一位名为The Specialist的访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进了人际之间的联系: 我透过GVO发现了你的部落格(…)。你对非洲同性恋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极不瞭解)。你说:“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恐惧不同他人的宗教。

非洲:西非博客巡礼

  14 六月 2006

原文链接:West African blogs round-up 作者:David Ajao 翻译:Portnoy 校稿:Sweet  Under the acacias, 在《布吉那发生什么事?》一文中,简要地回顾了布吉那法索的新闻,此外也提及了大雨、蝗虫、还有饥荒: 南部下起了雨,根据预测,Sahel会有大雨发生。Steve和我说北方也已下了至少一场雨,尽管对那里而言,这时进入雨季是太早了。去年的收成不错,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年中最困难的时候。2004–2005年粮食危机的长期效应还在继续,“人们的物资几近耗竭,原因包括高牲畜死亡率和债务压力,尤其是国家的北方地区,那里高比率的营养不良消息持续传来。”英国未来三年将捐出£1.5给西非的Sahel区域,试着帮助解决该地区的严重问题。 不过很幸运的,看来今年蝗虫不会是个问题。 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地的球迷也激情高昂。 the (wish I was in) Ghana journal 分享了他对加纳队是否可能赢得在德国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的意见:上帝保佑我们的国家 去年十月,当加纳确定进入世界杯时,我老家Osu上演了盛大的街头派对。当时我正和JHR的成员一起吃晚饭。我们无意中发现街头的狂欢,也不禁加入欢舞的人群,年轻男孩们立刻蜂拥而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我赶紧写了篇报道给《多伦多星报》。一直到天明灯灭,人们的欢舞才结束。所以今天世界杯开打时,我看见这个故事感到非常震惊。尽管加纳队在一月参加非洲杯的时候踢得一团糟(校对者注:当时加纳队在小组赛时就被淘汰),足球还是每个人最关心的。我听了太多加纳队处在这个强队林立的组别赢不了的说法,但是Black Stars(校对者注:即加纳队)给了我在彼市两段最珍贵的回忆(另一段是:看着他们在库马西合格赛时大胜乌干达),所以我会一直替他们加油,直到他们坐飞机回来。 另一个加纳的博客,The Trials & Tribulations of a Freshly-Arrived Denizen…of Ghana, 参与了讨论: 激情击败强者:今晚加纳与意大利的比赛 过去几周以来,许多专栏都极力赞美Black Stars,认为他们将在世界杯中击败意大利队。考虑到加纳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评论家可能会判断错误,没注意到它其实处于劣势。 Oluniyi David Ajao 则说: 世界杯上的非洲(德国,2006) 非洲上下都庆祝着本届世界杯,有五个非洲国家参加了这世上最受欢迎的体育比赛。在这五国之中,四个国家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包括了科特迪瓦、加纳、多哥以及安哥拉,只有突尼西亚曾经参加过世界杯。过去几天以来,科特迪瓦被阿根廷以2-1击败,安哥拉则在昨天与葡萄牙的比赛中以一球落败。 远离足球话题,Scribbles from the den 正关注 独立候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