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月, 2006

報導 關於 Republic of Congo 刚果共和国 來自 十月, 2006

刚果布拉萨:殖民者应该被视为建国者吗?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译:Portnoy(总觉得这篇文章跟这件事有异曲同工之妙…)校对: 对我来说,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诉你:“我们被打到惨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们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则坐视我们的伤口血流干。那么,咱们谢谢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读者 这周,法国-义大利探险家与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还有他的家人的遗物在阿尔及利亚被挖掘出来,并且重新安置在刚果共和国首都布拉萨一座花费数百万打造的壮丽陵墓中,就连首都的名称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国际主流媒体鲜少提及重新安灵这件事,他们的报导大多强调De Brazza的人道事迹与反奴隶伟业。然而许多刚果人,包括其他法语系非洲国家的公民,都将De Brazza视为一个殖民者,并且对于布拉萨将他当成国父的决定非常震惊。对很多人来说,这起事件引发了复杂的历史记忆、国家认同与主体建构等问题,尤其是在某些国家的根本存在还被同一批试图主宰跟摧毁他们原本文化的外国势力所掌握时。 法国刚果民主党员组织发行的杂志Mwinda Press针对De Brazza刊出了几篇文章,激发了如疾风般横扫的读者回应。以下,我会翻译Mwinda Press上对话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见(法语)。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刚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计画的人强调De Brazza跟其他欧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个人道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他对抗奴隶制度、为了捍卫非洲人的利益而奋斗。许多人竭尽全力反驳这种历史诠释。 在Mwinda Press网站上,一位读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 上Mbé皇室宫廷的立场,该法庭将国家主权以声名狼籍的条款让给了法国,而这条款是De Brazza跟不识字的国王协商之后的结果。: 跟某些“污蔑”llo l与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间友谊的历史学者所说的相反,De Brazza并非为了主宰或殖民才来到我们的国家,而是为了人道理由、为了宽恕、正义、与平等。这才是皇室宫廷庆祝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励了刚果的领导人Gabon与法国开始思考将这段历史放入学校课程与文化组织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宫廷第一家臣这么说。 Moi 怀疑: 他们是拿了多少钱才念出这些彷佛失去记忆的胡言乱语?…还有太多刚果人依旧准备好把父母卖掉,以换得一点钱(译按:寡廉鲜耻之意)。真是可耻!Ngailino! 读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个讽刺的角度来诠释De Brazza的“利他行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临多少恶意,他都不伤害任何人类一毫–他只伤害黑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