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Somalia 索马里

阅读此篇

利比亚:非洲移民身陷险境

  15 三月 2011

自从利比亚社会开始反抗强人领袖格达费(Mouammar Gaddafi),不仅是国内民众受到剧烈影响,居住在该国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众也遭到波及,大批难民在前往邻国边界途中,会面临种种可怕情形,许多黑人甚至不敢踏出家门一步,更遑论是出外填饱肚子,情况为何至此?

埃及:贪污指数排名不佳

  21 十一月 2008

根据国际透明组织的「全球贪污指数」,结合专家评估与民调后,埃及在全球180国中排名第115位,此项排名里,贪污愈严重的国家名次愈低。

索马利亚: 战争后的内战警讯

  2 一月 2007

校对: Portnoy 衣索比亚与索马利亚政府军已击退伊斯兰民兵,将他们赶出最后一个重要据点,整场行动至此为时不过八天。 此次明显轻松得胜,但却无法安抚当地部落客,很多人打从一开始便反对这场冲突,Ewenet Means Truth in Ethiopia的Zenobia张贴文章名为“前进索马利亚的衣索比亚军 ”,她很忧心地写道: 为何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Meles Zenawi)如此不负责任,让政府军就这样攻入索马利亚?有些索马利亚专家认为该国可能爆发如伊拉克的内战,衣国军队准备好了吗? The Head Heeb在名为“启示录开始”的文章中显得很害怕,他在撰文之时,衣索比亚支持的索马利亚临时政府军尚未大举进攻,迫使效忠伊斯兰法庭联盟的民兵退回首都摩加迪休: 要攻入索马利亚很容易,要有效占领却很难,衣索比亚介入肯定很快就会激起反叛乱行动,他们将无法轻易抽身,人们也不可能轻 易接受衣索比亚协助成立的临时政府,若衣索比亚真的企图击溃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怕得面临长期且残酷的不对称战争,如此区域性冲突可能造成的人员成本无法估 算,衣国空袭已让数千民众成为难民,战争若持续下去将会影响区域粮食供应,使更多民众逃往邻国面对未知的情况。 其他部落客则表示,这场战役胜得如此轻易,使衣索比亚最初开战的理由说服力受损,衣国总理当初宣称,该国受到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威胁,所以才不得不出兵,Urael在文章“衣索比亚证明战争没有必要”中指出: 衣索比亚既然能在两天内攻克两座重要城市,证明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根本不可能对衣国造成严重威胁,因为这场没有必要的战 役,让数千索马利亚居民失去援助,因为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成员必须撤离战场,而且这些民众之所以得完全仰赖外援,就是这些所谓合法的索马利亚临时联邦政府 军阀所致。 Enset在文章“选择失当无端导致战火”中批评: 此次衣索比亚总理泽纳维向民众表示,“国军是为了捍卫国家主权、削弱伊斯兰法庭联盟恐怖份子与打击反衣索比亚人士,才不得不选择动武”,真是满口废话! 实情是衣索比亚并非被迫参战,而是因为泽纳维政府对索马利亚政策选择失当,再加上疯狂的厄立垂亚政权参战,和衣索比亚形成代理人战争,才使这场战役一定得开打。 (外界咸认厄立垂亚与衣索比亚为敌多年,厄国故意火上添油,暗中运送部队与武器力助伊斯兰法庭联盟民兵。) 部落客另一项主要不满,则是国营报纸与广播电台未自前线传回可靠消息与新闻。I was just thinking在文章“对战争与媒体感到愤怒”中,说出很多人的心声: 我今天早上与亚拉奇洛(Arat Kilo)地区一名卖报小贩聊天,他说顾客们很不满市面上的报纸充斥各种政治宣传,“就像是每字每句都有特定目标的基本教义派团体”。 中产阶级若能购买卫星天线或网路连线,只要坐在家中就能收到战争最新讯息,英国广播公司不时更新战况,显然认为这起事件可能演变为区域危机,但大多数民众并无这项管道,他们只能倚赖广播与国营电视台获知讯息,偏偏这些媒体内容又夸大不实。 市场上少数民营报纸从来不敢违抗政府,好像也一同参与政府所谓的“国家发展之战”,国内资讯仍由政府垄断。

非洲:同性恋是种宗教?

  2 七月 2006

翻译:Portnoy 居住在法国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恋议题。换句话说,他反驳了某些非洲人宣称同性恋是一种异教的论点。在过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几位公众人物的公开谈话。茅利塔尼亚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则引起其他后续讨论。 同性恋与宗教 我 当时正听着法国国际广播(RFI),恰好听到一则报导提到世界各地人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从一位喀麦隆人权运动者的口中,我学到在保罗比亚与威廉Eteki Mboumoua统治的国家里,有些人害怕同性恋者,是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者散布某种新宗教..(…)而这般假设,全都来自于迷信、非洲对性的破碎概 念(因为突变),以及文化冲击和顽固无知者的虚构。 即使圣经对同性恋的隐喻也没有将“鸡奸”当成异教。圣经说的是他们倾向于堕落,而将会面临神的处罚。但是自从这几十年来梵蒂冈小圈圈的例子看来,“神”的处罚只会让同性恋神父笑掉大牙。 喀麦隆最近的同性恋丑闻 喀 麦隆很早就面临这个头条议题。两三年前,两个男人出现在雅温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厅,想要结婚;许多文章纷纷讨论这件事情,因为当时市长的回应就只是叫警 察来处理。最近,La Metro日报的总编辑被判处六个月徒刑,原因是将某位内阁部长的名字列在同性恋者的可能名单之上。超过十个以上的诽谤诉讼都告上了雅温德的法院,因为该 报公布了数十个喀麦隆政治界、宗教界、艺术界、以及运动界人士,说他们具有同性恋“偏差倾向”。要注意,在喀麦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被视为犯罪,可处六个 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两万到二十万的非洲法郎(30到300欧元)。这件事“只是”让喀麦隆更为恐惧同性恋罢了。 恐同与无知 时 间会证明,同性恋在非洲不会再被视为神秘诡异之流。尽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证发生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 洲剧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庆典时遇见我,我们欢声大笑,并且依旧维持朋友关系。我发现非洲的同性恋发展出许多策略以便生存在这个对同志怀抱恶意的环境 里头,我在我的小说Coca Cola Jazz书中,透过Omoneh这个角色谈到了诸多策略。 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 感谢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许多回响 Alem的多位固定读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回响。 根据Naomi: 你 还记得Mugabe吗?辛巴威的总统?在他1995年的那场演讲中,他说同性恋“猪狗不如”..(…)我还想加上纳米比亚总统Sam Mujoma、甘比亚总统Yahya Jammeh两人快乐地在BBC上宣称的:“(我私人动物园的)动物之中当然没有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它们依照自然法则生活”所谓的自然一直都被拿来当成 藉口。 Sami说: 动物没有同性恋?这位总统先生看的动物纪录片看的不够我多,他如果看的够多,他就会发现所有我们人类视为堕落的行为,其他动物都依照着自然法则实践着。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个人部落格,她近来对于无法在工作场所公开自己的性向而感到忧愁,一位名为The Specialist的访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进了人际之间的联系: 我透过GVO发现了你的部落格(…)。你对非洲同性恋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对这个议题极不瞭解)。你说:“喀麦隆或其他地方对同性恋的恐惧会不会只是信仰无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还认为这是一种恐惧不同他人的宗教。

索马利兰的选举

  4 十月 2005

Siad Barre于1991年下台之后,索马利亚绝大部分的区域就一直危机重重,情势极不稳定,然而位在前索马利亚最北部的索马利兰却一直维持令人惊讶的稳定局面。有着维持运作的政府、警力、货币、以及对主权的热切渴望。这个尚未得到承认的国家刚举行了自从宣布独立之后的第一次民主投票,选出了八十二名国会成员。Head Heeb 说道选举委员会将会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将结果放上网络,这是很多美国选举还办不到的事情… Yvette Lopez是深入索马利兰的博客写手,做出了精彩的第一手选举报导。她在选举监督团队里服务,位在Erigavo, Sanaag的首都,属于索马利兰的南部疆域,但同时也被庞特兰宣称为其领土。她在Erigavo拍了不少很不错的照片——很值得一看。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