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美国:科学博客看福岛核危机

3月17日更新

Josef Oehman的原文(连结见下文)显然在作者要求下移除,该文经大幅编辑后,重新发表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核能科学与工程博客,他的原文是依据当时情况而写,当时福岛只有一座反应炉出现问题;他对于放射线可能外泄的看法在新版文章已删除。原本转载这篇文章的Jason Morgan目前希望读者前往麻省理工学院阅读更新版文章:

mitnse.com网站的文章是最正确版本,各位可看出前后版本差异不少,这篇文章并未追踪或说明3月12日之后的事件,随着事态不断演变,许多人都与我分享他们发现的内容,皆为事后诸葛。

nature.com网站The Great Beyond博客中,科学博客非常密切关心现况,Geoff Brumfiel不时更新反应炉附近及稍远地区的辐射浓度,他在3月17日的讯息指出:

NHK报导福岛县境内辐射量升高,福岛市位于核电厂西北方65公里处,明显在撤离区之外,政府测得当地辐射量为每小时0.0139毫西弗,这远超过标准值,相当于每年120毫西弗,若长期接触,将会威胁人体健康(更多数据请见这篇文章)。

很多人当然希望获得迅速又正确的资讯,包括确切辐射剂量以及相关意涵,Geoff Brumfiel在3月16日试图分析,这些辐射量对大众有何意义:

NHK电视台今天报导,距离核电厂西北西方25公里处测得每小时0.08毫西弗,简单计算后,相当于每年700毫西弗(即0.08毫西弗乘以24小时乘以365天),这项剂量很严重,但似乎比原本想像轻微。福岛核电厂的辐射似乎是间歇出现,所以不会长期维持每小时0.08毫西弗;此外,民众必须一直站在户外长达一年,才会看到影响。

实际而言,人们都会尽可能寻找遮蔽物,大幅降低自己接触辐射的机会,此外,人们待在户外时,只要服用碘片、做好简易防护措施(例如穿着长袖、进屋时脱下外衣),就有很大助益,若是如此,0.08毫西弗应该不必太过担心,不过搜救人员若长期在外,比较可能出现问题。

如我所述,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昨天下午指出,平均辐射量为每小时0.000144毫西弗,这是标准值的一倍,但首都民众需要担心吗?不必。

旧文从此开始

3月11日,日本本州东岸外海发生地震,随后造成海啸,不久后福岛核电厂传出爆炸,令外界大为恐慌,不过科学博客对此事回应显得格外谨慎。

Barry Brooks在bravenewclimate转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Josef Oehmen的长文,原本是由Jason Morgan发表,两人均支持核能,认为主流媒体报导核电厂“部分炉熔”过于夸大且充满谬误,作者依据他在媒体上所见表达看法,也立刻安抚民心:

无论是之前或之后,都不会有大量放射线外泄。

平常搭乘长途班机,或是饮用来自高辐射自然环境的啤酒,都会接触到放射线,所谓“大量”是指比这种情况更高。

Comparisons have been drawn between Fukushima and Chernobyl already, although science bloggers have advised restraint. Image by Osakabe Yasuo, copyright Demotix (04/06/2009).

有些人对比日本福岛核危机与乌克兰车诺比事件,不过科学博客持保留态度,照片由Osakabe Yasuo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2009年6月4日)

严重,但反应过度

呼应上述文章所言,情况严重但社会反应过度,David Ropeik亦在Scientific American Guest Blog撰文,他指出,媒体将福岛核电厂对比乌克兰车诺比事件,也比较日本广岛和长崎在二次大战两次原子弹爆炸:

研究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的经验即可得知,他们历经极高浓度的辐射线,远比福岛第一核电厂严重(也超过车诺比事件),核能的辐射离子虽是致癌物质,但相对较于微弱。

他提到许多客户对核能的兴趣,也在文中一一揭露。

Rita King也在同一博客中,从基础开始说明何谓“核能炉熔”,并解释福岛与车诺比两者间的差异,她另提及支持与反对核能人士的强硬立场:

舆论对核能的看法分为两极,产业界支持者的举止彷佛绝不会出错,而反对者害怕会面临核能灾祸,仍深信旧核电厂是定时炸弹。

Sharon Astyk在Causabon's Book博客说明这种情况,认为这种事件应可事先防范,且急难计划必须在决策中扮演更吃重的角色:

我在思考日本现况时,忍不住一直觉得“难以置信”,这场地震规模如今上修到9.0,接续还有海啸与核电厂危机,一如Nicole Foss的文章明言,福岛核电厂事故并不是只“黑天鹅”,长久以来,许多人都警告在如此地震频仍区域兴建核电厂很危险,核电厂本身也有许多安全顾虑,我们 都知道,这座电厂当初规划时,便无法抵抗如此巨大的地震。

各种对话

科学博客也在讨论核能的益处,例如Scienceblogs.com网站上的Mike the Mad Biologist以及James Hrynyshyn,两人都不触碰当下事件,试图比较核能的优点,以及社会为了提高供电、降低需求,所能采取的种种步骤。

Mike the Mad Biologist认为,核电产业已开始发展另类核能,以钍取代铀,虽然仍有种种科学障碍,但造成的核废料较少,这种金属的产量也较高;他亦指出,美国民众必须大幅改善生活方式,才能明显省电:

若要减少用电,其中一项最佳方式,就是从缺乏大众运输工具的独栋房屋,换到邻近大众交通设施的公寓,居家用电与运输占能源用量的三分之二,换言之,我们必须大规模离开郊区,重新回归都会。

由于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认为核能是“次佳选项”。

Hrynyshyn建议比较核电与其他替代性能源:

我觉得应比较核能与及其他洁净可再生能源的利弊,太阳热能电厂最糟情况会如何?纵然是风力发电工程师最大的梦厌,与核能相比也不值一提。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