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United Kingdom 英国 來自 十一月, 2007

27 十一月 2007

巴林:被方言区隔的国度

本次的主题是:消失的大海/英国的文化冲击/白血病/请说什叶教派语(Shia)! 对于发展的省思 虽然有些特殊景观依然存在,但Hussain仍然感叹土地开发与发展后巴林海岸线的变化。 过了一段时间,海水从海岸线退去。有一度我以为这些海水不会再重回海岸;海洋不再是海洋,只剩下海水退去后的残渣及“阿布苏海岸 (Coast of Abu Subh)”的空名。但谢天谢地,在一连串的破坏和失望后,海水还是回来了,令人目眩神迷的落日余晖美景,也依然留存。 除了是名博客,Hussain也是个杰出的摄影家。以下是一张海洋的照片,这是哈山孩童时常来游泳和钓鱼的地方。 照片由Hussain拍摄 不习惯的礼节 Sayyid Mahmood Al Aali最近到英国读大学。他记录了他对英国的第一印象: 在英国两周后,我不得不对这的人、事发表一些意见。 谢谢/谢谢您 在这个国家,你无时无刻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谢谢您”,多到我现在好像不能没有它。 对不起 有时,我在街上不小心撞上人,对方的反应却是说声“对不起”,好像错的人是他。反观我们国家,在你回神逃离现场之前,你大概就已经被骂得狗血淋头! 排队 你可以发现到处都有人在排队:学校注册、超市或甚至自动提款机前。好像人人都时时惦记着“守秩序”这件事。所以在英国有这么一个笑话:只要看到有二个人一前一后地站着,大家以为那儿有个队伍,就会依序排起队来。 礼貌 过去两周,直到现在,无论在上上或大学校园里,我没有以任何形式、与任何人有过纠纷或遭遇任何麻烦。当你向人询问任何资讯,他或她就会尽可能地试着帮你,就像交谈时,他们总是微笑以对。我想,有些事,身为穆斯林,应该当做首要之务去做,但… 电视上的盛宴...

5 十一月 2007

俄罗斯:博客讨论詹姆斯·华生

詹姆士·华生,曾获诺贝尔奖的美国遗传学家,在以下的言论被英国周日泰晤士报十月十四日的人物传略引用之后,引起国际哗然。 他说,他“本来就不看好非洲的前途,”因为“我们所有政策都是以他们智力与我们相同的论据为基础的–而所有的验证都显示并不尽然,”而且我知道这个“烫手山芋”会是很难说出口的。他的希望是每个人都平等,但他也反驳说“跟黑人员工打交道的人会发现并非如此。”他说,你不能以肤色来歧视 人,因为“有很多有色人种的人是很有天份的,但是如果他们在较低阶水平未获得成就,就不该升等。”他写道,“我们并没有确实的理由去预期,在地理区隔下各 自演化的人们,应该有完全一样的智能。我们虽渴望人人享有同等力量,但人类某些生来既有的特征并不足以让此愿望实现。” 这则具有争议性的新闻也扰动了俄语博客圈。 美国的LiveJournal用户karial描述[RUS]了她与詹姆士·华生的私人会面: 九一一事件两周后,我见到华生。在自我介绍与握手之后,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么,我们[指美国]是不是要去阿富汗完成你们[指苏联]还没能做完的事?” […] 我先前已经被提醒过华生常会提一些政治不正确的事。我当天坐在讲座里手握麦克风,准备随时站起来声明华生的见解并不代表此研讨会筹办者 的立场。不,我并不觉得担任像言论审查员的角色有趣–它非常讨人厌–而且我真的希望可避免这个任务。但是,很遗憾的,若不这样作我们有可能会面临官司。 我承认有好几次确实把麦克风的开关打开,准备站起来。而每一次华生都在越线边缘停下来。但是他总是比任何其他名人演讲者更靠临界边缘,我觉得他好像在虚张声势,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这次–如果你读了原文的话–他一样在几乎越界时慢下来。不过有点越过线。而很多人正在等待这个时机。 不管他年纪多大,华生是很棒、很有趣的讲者。在他那场讲座的前半场中,我们以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邀请来参加这场研讨会;他用各种 想法来起头,然后都讲到一半就停下来。他用旧型投影片,正方形底片框的那种,不是九零年代流行的透明片。然后他轻易地,没用几个词句,就将刚刚起头的线都 连结起来,呈现它们如何突显出研讨会的主题。所以可以这么说,至少在六年前,他的想法清楚,记忆力佳。华生所有的政治不正确都是故意的。 我们能可笑地议论,如他这等重量级的名人能否允许自己说出政治不正确的想法。不论这是自由人对体系提出的厚颜挑战,或是一艘花了大把努力所造出用以确保平等或接近平等的船底下的一个破洞。 以下是对这篇文章的几个评论[RUS]: doctor_iola: 其实我觉得,一个高度言论自由的国家本身会有这么强烈的政治正确态度是吊诡的。 karial: 谢天谢地有政治正确态度。不然你也不会是医生。在上世纪之交的IQ测验,一度颢示东欧人比美国原住民还低。你想每天抗争来证明那不对吗?或想一直听到穿10号以上衣服的女人既不性感又无法自我满足的评论? drauk: 我还是觉得,政治正确态度(尤其是当今的极端版本)跟平权是不同的。 karial: 很遗憾,这些是相近的概念。因为,怎能在讲平权的同时,却把某一群人(基于种族、族裔、性别、身材大小)跟某种特质给根深蒂固地绑在一起呢?例如,所有俄国人都是小偷。没错,他们会请你去面试[工作],但是他们一直假想你很可能会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