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博客讨论詹姆斯·华生

詹姆士·华生,曾获诺贝尔奖的美国遗传学家,在以下的言论被英国周日泰晤士报十月十四日的人物传略引用之后,引起国际哗然

他说,他“本来就不看好非洲的前途,”因为“我们所有政策都是以他们智力与我们相同的论据为基础的–而所有的验证都显示并不尽然,”而且我知道这个“烫手山芋”会是很难说出口的。他的希望是每个人都平等,但他也反驳说“跟黑人员工打交道的人会发现并非如此。”他说,你不能以肤色来歧视 人,因为“有很多有色人种的人是很有天份的,但是如果他们在较低阶水平未获得成就,就不该升等。”他写道,“我们并没有确实的理由去预期,在地理区隔下各 自演化的人们,应该有完全一样的智能。我们虽渴望人人享有同等力量,但人类某些生来既有的特征并不足以让此愿望实现。”

这则具有争议性的新闻也扰动了俄语博客圈。 美国的LiveJournal用户karial描述[RUS]了她与詹姆士·华生的私人会面:

九一一事件两周后,我见到华生。在自我介绍与握手之后,他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那么,我们[指美国]是不是要去阿富汗完成你们[指苏联]还没能做完的事?”

[…]

我先前已经被提醒过华生常会提一些政治不正确的事。我当天坐在讲座里手握麦克风,准备随时站起来声明华生的见解并不代表此研讨会筹办者 的立场。不,我并不觉得担任像言论审查员的角色有趣–它非常讨人厌–而且我真的希望可避免这个任务。但是,很遗憾的,若不这样作我们有可能会面临官司。

我承认有好几次确实把麦克风的开关打开,准备站起来。而每一次华生都在越线边缘停下来。但是他总是比任何其他名人演讲者更靠临界边缘,我觉得他好像在虚张声势,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这次–如果你读了原文的话–他一样在几乎越界时慢下来。不过有点越过线。而很多人正在等待这个时机。

不管他年纪多大,华生是很棒、很有趣的讲者。在他那场讲座的前半场中,我们以为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邀请来参加这场研讨会;他用各种 想法来起头,然后都讲到一半就停下来。他用旧型投影片,正方形底片框的那种,不是九零年代流行的透明片。然后他轻易地,没用几个词句,就将刚刚起头的线都 连结起来,呈现它们如何突显出研讨会的主题。所以可以这么说,至少在六年前,他的想法清楚,记忆力佳。华生所有的政治不正确都是故意的。

我们能可笑地议论,如他这等重量级的名人能否允许自己说出政治不正确的想法。不论这是自由人对体系提出的厚颜挑战,或是一艘花了大把努力所造出用以确保平等或接近平等的船底下的一个破洞。

以下是对这篇文章的几个评论[RUS]:

doctor_iola

其实我觉得,一个高度言论自由的国家本身会有这么强烈的政治正确态度是吊诡的。

karial

谢天谢地有政治正确态度。不然你也不会是医生。在上世纪之交的IQ测验,一度颢示东欧人比美国原住民还低。你想每天抗争来证明那不对吗?或想一直听到穿10号以上衣服的女人既不性感又无法自我满足的评论?

drauk

我还是觉得,政治正确态度(尤其是当今的极端版本)跟平权是不同的。

karial

很遗憾,这些是相近的概念。因为,怎能在讲平权的同时,却把某一群人(基于种族、族裔、性别、身材大小)跟某种特质给根深蒂固地绑在一起呢?例如,所有俄国人都是小偷。没错,他们会请你去面试[工作],但是他们一直假想你很可能会偷东西。

媒体的报导形塑了大众的认知。

puh

这么多吵吵闹闹,就是因为一个老人决定说出他心中所想的(而且,非常可能,他的确是这样说的)?

karial

具有公众形象,尤其是科学界人士,必须理解不能“随意脱口而出” – 他不是在私家厨房,他的话是会引起公众反应的。

莫斯科的LiveJournal用户ivanov-petrov写道[RUS]:

我当然是个圈外人,这些问题似乎离我很遥远。但是如果类似的事发生在俄罗斯的话,我会非常难过。我知道这种事曾在俄罗斯发生过,甚至严重两倍以上。我不认为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实上它真是烂透了。

[…]

我实在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对的。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话是很重要。但是对我而言,这好像都只是个人的说话权利 – 以某些团体不想听这种话的权利。以及谁的自由比较强硬… 假设所有因素都相同,那么我会为个人加油。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中进行着的对话之一。

taichi_777

就我所知,每个人都同意“黑人”具有欧洲人所缺的某种适应能力,以及他们专擅于许多种运动项目,而白人并不会对此而感到被侵犯。我的意思是,如果那个人的理论有科学根据,那么对非洲人就不应该是甚么多严重的事。先不论统计学,毕竟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存在过。 🙂

天晓得,或许每个种族都有它的利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

alamar

对大多数人而言,统计数字是微妙的东西,但它确是推测的最佳基础。

taichi_777

完全同意,尤其是当论及智力数据时。在个人层次常会有奇迹发生 – 我认识学校成绩低但是高IQ的学生。 🙂

ajawa_took

这是很常见的论点:篮球与爵士乐给黑人,科学与商业给白人,这样就没人被侵犯了。问题是,你留给黑人的利基 – 赚不了太多钱,即使只有一小部份人能分配到这个利益。

那些梦想着要当伟大科学家与企业家但做不到的人,住在自己的房屋里,开着凌志汽车,他们的孩子作着同样的梦,也知道若他们达不到梦想, 至少还可以跟自己的爸爸一样。而那些梦想着当伟大音乐家跟运动员但做不到的人,住在黑人贫民区,要不就作让人不满意的低薪工作苟活,要不就行乞,要不就以 犯罪告终。而他们的孩子也知道,他们在音乐圈或体育界没有未来(或许我就像老爸一样“没出息”),而没有人叫他们去搞科学与从商 – 那里只有白人。

taichi_777

世界上有很多不公义,而且有些事情告诉我美国黑人爵士乐手的生活并不比俄国领年金者来得差。

还有一件更不公义的事可能会让我们惋惜:科学流行着要合乎政治正确,而不是追求真理。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