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斐济:博客强烈反对宪章草案

一个由斐济政府任命的委员会提出11点架构建议,希望扩增宪法,「重建斐济为一个无关种族、文化蓬勃、团结、治理良好、真正的民主国家」,这份75页的报告于8月6日提出,名为「斐济改革、和平暨进步人民宪章草案」(英文版PDF檔见此),目前交由社会大众咨议。

此委员会名为「全国建设更佳斐济委员会」,由2006年12月政变上台姆拜尼马拉马(Josaia Voreqe Bainimarama)临时政府授权成立,共45名作者历经八个月完成草案。

该委员会主要职责为终结斐济政变文化,军方自1987年以来四度干政,不仅扼杀国家经济,也造成「国家无法治及治理不良」。为避免军权持续涉入政治,委员会认为国家必须终止种族对立政治,意即化解美拉尼西亚原住民与印度裔民众的敌对关系。印度人口是由英国前殖民政府于1880年代至20世纪初之间引进,数十年来,多数信奉印度教的印度裔斐济人占总人口多数,不过自1987年两度政变后,印度裔人口不断外流,今日信奉基督教为主的原住民已达人口的57%。

宪章草案内认为国家应进步向前,人们必须支持以宪法为治、改革族群分离的投票制度、解决土地争议,土地争端在斐济向来严重,应透过提供更多可耕地与长远可行的租赁契约,确保各族群都能取得土地,临时政府表示,国家应先落实这些建议之后,再举办大选恢复民主体制,选举原订于2009年3月举行,不过最近又决定延后

对于这份提案,社会大众、主流媒体及斐济多数博客以批评居多,许多人反对草案中为消弭族群民族主义,将所有斐济公民称为「斐济人」,而以斐济语的itaukei指涉原住民,目前社会上多称原住民为「斐济人」,而将印度劳工后裔称为「印度斐济人」。

Fiji Board Exiles论坛十分活跃的评论家gdevreal表示,若委员会打算改变称呼斐济居民的用语,就别找个已在使用的名词:

选个新词吧,别只是抢他人的用语,没有必要窃一者之词满足另一者,另外选个目前不具意义的词语,如此不仅能尊重斐济人的权力,还能确保宪法能保障所有斐济人民。

印度所有种族的人都称为印度人吗?日本也全都称日本人吗?

「斐济公民」比较适合用于全体…

同个论坛的另一篇文章中,real jack提到有关「斐济人」一词的老笑话,他称之为是「英国殖民时期发明」:

辛格Vijay Singh)参与国际高尔夫球巡回赛时,每个人都强调他是斐济人,媒体总会不断加注,电视新闻报导里甚至还会说:「斐济人辛格今天赢得美国名人赛…」,好像我们不知道他是斐济人一样! Lol

这场关于「斐济人」一词的争辩根本与人民生计无关,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个字更不是我们的itaukei原住民族认同,那是个随英国人而来的英文词语…

Alohabula1说:

如果我们要依照美国的标准,两大族群就该称为非洲裔斐济人与印度裔斐济人,至于晚近才从斐济移民至美国的人,就要称为斐济裔美国人吗?然后再进一步界定为斐济裔印度美国人,但又不是美国印地安人,因为他们不是所谓的红人吗?我完全错乱了,各位再这么想,尤其如果人类全都源自非洲,我就是个非洲裔、欧洲裔、夏威夷裔美国人?还是斐济人?因为我现在居住于此?又我们要依据心中家乡所在决定?或者是现居地?或者是父母出生地?自己的出生地?自己的成长地?我还是很错乱。

Fijilive网站上的评论者Delta则认为,大家都误会这部宪章了:

人民宪章肯定没错,就出生地而言,我们都是斐济公民,所以都应称为斐济人,不过以下再细分为斐济人、印度人、萨摩亚人、东加人、来自纽澳的白人等,人们的背景不会因出生地而改变,各位朋友,人民宪章是依据公民身份而定,别太自我中心了。

Paceli and Wendy's Blog指出,若斐济打算为人民取个新名称,必须是「无涉种族的名称,一个新名称,做为斐济的新开始」,印度斐济人Kaicolo则反对,表示「不论你们满意与否,我就是斐济人,不该因我流着印度血统,而无视我是个斐济公民!」

更名并非人们热切关注的唯一议题,Soli Vakasama博客认为,这个委员会根本不具合法性,因为成员皆由「非法军政府」挑选:

人民的反抗愈来愈高,本博客作者们觉得,该委员会成员想必对社会强烈反弹始料未及,他们原本以为一切会平安无事,许多斐济人会生活如常,但他们却不明白,这个非法军政府对斐济的作为,已直接影响国内每位民众,大不同于先前的政变,除非发动政变者受司法制裁,否则人们反抗不会停歇。

我们呼吁让这些政变人士受法律制裁,以永远终结政变文化,纵然得让现任总理及其成员判死刑也行,还记得吗?2000年政变领袖George Speight便获判死刑,后因特别宽恕委员会的建议下,总统Josefa Iloilo才决定改判无期徒刑,但目前的临时总理及其成员和Speight不同,他们并非一般平民,也不太可能获得相同的赦免,各位觉得如何?

Fiji Democracy Now主张,要让斐济政治与经济重新站起来,最佳方式即恢复2006年12月政变所推翻的民主体制:

为寻找人民共同可接受的名称,我们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民主,唯有民选政府能在人民托付下改革,未经民选的全国胡说八道委员会想给我们真正的民主,但为什么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有个新名字?

我想大家都有答案,因为这个非法政权企图散播愤怒与猜忌的种子,才能延长他们的独裁统治时间,他们非但不想帮助斐济进步,还想让社会充满迷惑、愤怒与猜忌,我们要求即刻让斐济回归民主法治,如果那是我们不愿接受的未来,我们就不该前进,而应后退回到法治时代。

Corruption Fighter针对Soli Vakasama的文章响应,表示社会广泛反对宪章草案,或许能帮助国家加速恢复民主:

这对斐济真是美好的一天,若每个人都能团结支持法治精神与宪法条文,或许会有好结果出现,别忘了2006年政变推翻的是多党制政府,当时的政府远比过去任何政制更能代表斐济人民。

校对:Pipper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