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拉伯世界:「伊朗是民主独裁国家」

艾哈迈迪内贾德(Mahmoud Ahmedinejad)在伊朗大选以66%票数胜出连任后,随即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巨大回响。

总的而言,阿拉伯网友都拿自己国家的政治形势与伊朗的做比较,并就事态发展提出见解。

一位来自沙地阿拉伯(Saudi Arabia)的网志作者Essam Al Zamel[阿拉伯语]在其Twitter讽刺了一番:

A screenshot of Al Zamel's tweet

Al Zamel的截图

欧盟要求对是次大选结果进行调查,这简直是胡闹!阿拉伯国家大选有候选人以99%大比数胜出,为何他们还未提出反对!?

来自约旦的Ali Dahmash 亦提到其他阿拉伯国家在民主方面如何不如伊朗:

我会称伊朗为一个民主独裁国家。伊朗享有的自由主义和独立自主,这些都是其他阿拉伯国家没有的。在伊朗,不论男女都有权选 择自己 的领导人,然而最高领袖仍旧支配一切。虽然女人可以投票、可以到处工作、可以驾驶、可以上山滑雪,就是不可以提名参选总统。伊朗是继黎巴嫩之后中东最大的 民主国家,但是一些如巴哈伊族(Baha’is)、同性恋者及亚美尼亚人等弱势社群仍然受到压制和迫害,不时面对入狱和被杀的威胁。

就大选结果引起的争议,他解释:

穆萨维(Mir Hussein Mousavi)指责政府选举舞弊及欺骗选民;由于仍有1,400万票未被点算,穆萨维的支持者上街示威表达不满。大部分上街人士都是些渴望改革和改变的 青少年。这一群中产年龄级别的人一直都是燃起所有革命或起义的火苗,虽然很多人都期盼有人反抗伊斯兰国家,但我并不认为他们是一股反伊斯兰国家势力,而是 一个应该顺其自然发展的求变、求现代化的渐进改革过程。这必然是由内而生的改革进程,而非任何外部势力或国际威胁所能勉强加诸伊朗身上的。最终时间会改变 伊朗。

正当伊朗政府钳制言论自由之时,Twitter就成为唯一一种能让全世界的人听到伊朗示威者诉求的传播媒介。网友Dahmash亦就Twitter的威力在网上留言:

现时政府仍然控制着传媒以及禁止市民浏览某些网页,例如目前依然被禁的Youtube及Facebook。同时政府仍封锁 资讯, 企图禁止国际媒体报导德黑兰示威情况,因此示威者转而使用如Twitter等的社交网络网页对外发放德黑兰市面情况的消息。传统的传媒亦要依靠当地网友提 供的报导和影片发布新闻。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促请Twitter延迟维护工作,因为这是能让伊朗民众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方法。有很多示威者都甘冒生命危险,用手提电话相机拍下示威的相 片和影片。这场已持续七日的示威以和平开始,后来演变成流血冲突,目前已造成七人死亡。

另一位网友Zarathustra在评论网站Palestinian Pundit中对阿拉伯青少年作了猛烈抨击:

今时今日在伊朗发生的事(不论你支持哪一方又不论反对派是否真正的改革派)只重新说明阿拉伯人(特别是青少年)是中东最无能和无骨气的人。

他们对上一次因为不满政府的措施而成千上万人地上街公然违抗政府命令是甚么时候?阿拉伯政体世世代代都专于压制之道,因此 才造就 了一代很乐意坐下来、玩玩牌、抽水烟筒、只会梦想到杜拜或西方工作挣钱的阿拉伯青少年。这一代的青少年宁愿关心一些毫无意义的事,如丹麦漫画侮辱穆罕穆 德,却不介意自己日复日的被侮辱和压制。世界各地都有青年运动,拉丁美洲也罢,伊朗或土耳其也罢,那些青年都为着自己的将来积极争取,阿拉伯世界却不是如 此。

父母一代的失败直接造成阿拉伯青少年的冷淡与漠不关心。令人感慨的是即使第三世界的人都希望凭自己力量改变命运,可是阿拉伯人却甘于世世代代活于暴政之下而不哼一声。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