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博客圈文化碰撞

不同文化碰撞会发生什么事?埃塞俄比亚博客圈便是个很好的范例,作者遍及各国侨民,从中国、欧洲到美国等。

过去几星期,因为埃塞俄比亚和遥远现今家乡之间的差异,让博客写下各式文章。

Zewge A. Assefa负笈挪威时成立Negere Ethiopia博客,他在「第一印象未必长久」一文中,提到起初每个人看来都安静又含蓄,而他鼓起勇气与同学攀谈后,则得克服其他文化隔阂:

身为非洲人,尤其是埃塞俄比亚人,对于该如何合理描述我所谓的家园,绝不是件简单的事,许多人似乎都根深蒂固地执着于战争、饥荒与普遍贫困的可怕画面…

我个人并不觉得受到排斥,但也不觉得完全受到接纳,我现今所处的情况里,纵然我一个人独坐,其他人通常还是宁愿与同肤色的人为伍。

Mitmita博客的作者谈到耶诞节精神,「混合两种意识,包括埃塞俄比亚心灵与西方习惯」,他们在在「Mitmita女孩调皮或乖乖名单」一文中指出:

原先来自欧洲耶诞节的堕落,后来加上更清楚而直接的「Gena」节庆,毕竟人人都知道耶稣来自埃塞俄比亚Nazret,而且生在1月7日!

埃塞俄比亚东正教徒于1月7日庆祝耶诞节。

Bernos博客作者Elle B自称为「非裔美国人」,她在「Addis与Georgia交流」一文里,记录自己在美国与一位埃塞俄比亚男性交往的经验:

我没准备好接受埃塞俄比亚的严格文化,我邂逅与爱上一位埃塞俄比亚男性时,没准备好面对之后的挫折,我没准备好听到其他埃塞俄比亚女性的言论,她们质疑「为何我找到好男人?」,因为男友的薪水很优渥;我也没准备好当我们走在U街的走廊时,来自埃塞俄比亚社区的恶心眼神。

晚上回到家时,我不禁思索,为何埃塞俄比亚社区部分成员,会如此反对一名黑人爱上另一名黑人,我不愤怒,只是感到挫折。

她很快发现种族主义不仅存在于黑人及白人之间:

虽然他不相信有关非裔美国人的刻板印象,我确信这种看法仍存在于他的潜意识中,我称他是非洲人,他则会回答「我是埃塞俄比亚人」;我对他说,埃塞俄比亚、厄利垂亚等国都位于非洲,他的回答则是:「我知道,但大家都说我们不同」…

我男友走出杂货店时,事情就发生了,非裔美国人永远不会忘记这种事仍存在,而且有时是以最糟糕的方式出现,他走出杂货店时,不小心站在一辆正在倒车 离开的 汽车后面,驾驶很愤怒地大叫「黑鬼!」,他回家转述经过后表示,「但我想告诉她我不是黑鬼,我是埃塞俄比亚人」,我只能摇摇头,挫折地用双手捂着脸。

在一项跨文化体验里,Don't Eat My Buchela(s)!记录在中国的法式餐厅Santa里,混合埃塞俄比亚、美国、中国、法国的耶诞节是什么模样。

I Was Just Thinking博客的Arefe提到,埃塞俄比亚艺术家Elias Sime的作品获美国导演选中,在澳洲制作的《伊底帕斯王》(Oedipus Rex),由生于俄罗斯的作曲家Igor Stravinsky演绎。

英国经济学家从另一角度观察交流,他在「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在埃塞俄比亚」一文中,提到进口美国尖端文化至衣国首都的情况:

无线服务在埃塞俄比亚行不通(亚马逊书店可能未与埃塞俄比亚电讯业者ETC合作),故无法自动下载期刊,也无法用Kindle阅读器浏览新书资讯,不过只要连结上电脑及网络,就能简易迅速下载当天报纸,下载当天《金融时报》大约需30秒,再透过USB存于Kindle里。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