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角逐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埃塞俄比亚候选人的谈话贻笑大方

亚德翰农(Tedros Adhanom)。照片来源:Russell Watkins/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泰德鲁斯 亚德翰农Tedros Adhanom. 图片来自 Russell Watkins/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竞选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WHO)下一任总干事的候选人当中,亚德翰农(Tedros Adhanom)是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候选人。然而,在今年11月2日的候选人论坛当中,他的言论显示出他对全球卫生事务一无所知,这令各界大感震惊。亚德翰农曾出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及外交部长,但是,当被问道如何实现其在选举期间所作出的承诺,即“回应发展中国家的健康需求”时,他却回答不出

由于亚德翰农在当日议程中,提出在发展中国家采行健康计画的倡议,巴西驻WHO代表询问为何他能自诩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他回问:「抱歉,您的问题不是很清楚,可以请您再描述一下您的问题吗?」论坛主持人只能尴尬地发言,试着让亚德翰农了解巴西代表的问题。 (影片中1:12:00开始为巴西代表的提问)

在当天的会议中,亚德翰农提出要在发展中国家采取一系列健康计划。因此巴西代表便询问他为何认为自己可以代表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他却反问:“抱歉,您的问题不是很清楚,可以请您重复一遍您的问题吗?” 论坛主持人只得尴尬发言,试图让亚德翰农理解巴西代表的问题。(视频中1:12:00开始为巴西代表的提问)

此外,亚德翰农还被另一个问题难倒了,这个问题是有关WHO会员国应如何进行技术合作的:

巴西代表一个简单的提问,就终结亚德翰农博士角逐WHO下任总干事的竞选资格了。 #NoTedros

这一尴尬的局面将对亚德翰农针对WHO总干事一职的竞选活动造成伤害。随着衣索比亚政府改组,近期他已辞去部长职位。亚德翰农于11月2日的演讲中,宣布衣索比亚将有一位新的外交部长,以利其专心进行选举工作(注一)。

显然,这一尴尬的局面非常不利于亚德翰农的竞选活动。而随着埃塞俄比亚政府的改组,亚德翰农已于近期辞去了部长的职位。在11月2日的演讲当中,亚德翰农宣布埃塞俄比亚将会迎来一位新的外交部长,而自己将会专注于竞选工作(注一)。

注一:11月1日,埃塞俄比亚总理德萨连(Hailemariam Desalegn) 宣布该国政府进行大换血,30位部长级官员中只有9位留任;前外交部长亚德翰农则于11月2日的WHO候选人论坛中,正式宣布参与WHO总干事一职的竞选活动,并表示该国已正式提交亚德翰农的提名书。

感谢埃塞俄比亚政府愿意让我专心投入WHO总干事一职的竞选工作。

即使拥有非洲联盟的支持,亚德翰农仍受到一些人的持续抨击,这些人主要来自埃塞俄比亚公民社会及反对派等团体。他们还发起了网络请愿,认为由于亚德翰农与埃萨俄比亚政府的关系,他没有资格领导世界卫生组织。

亚德翰农于今年4月展开竞选活动时,埃塞俄比亚正陷于反政府示威活动,20个埃塞俄比亚政治团体与社团联名发表公开信,谴责政府以武力镇压示威,并表示曾为政府一员的亚德翰农没有资格领导WHO。

公开信中陈述道:「在亚德翰农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期间,他的所做所为并不足以取信于民…他在任职期间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就只有管理不周与能力不足。」

该公开信提及监察长办公室有鉴于一些「资金管理不当又无能」的政府报告,展开审计工作。公布于网上的后续相关研究,更加证明该审计报告是政府金融管理不善的详细证据。

在另一封公开信中,一位积极分子指出了他认为,人们不应允许亚德翰农以任何方式接近WHO领导核心的原因。

人权网站Al Mariam(注二)同样也公开谴责亚德翰农作为WHO总干事候选人的资格:

注二:Al Mariam是一个人全网站,由任教于圣贝纳迪诺加州州立大学的马利安(Alemayehu G. Mariam)教授建立。马利安教授于大学教授美国宪法、人权法案、司法程序及非洲政治等课程,近年在网上撰写每周专栏,讨论有关埃塞俄比亚人权及非洲的议题。

Adhanom’s shallowness and cluelessness in matters of foreign policy and diplomacy are simply incredible.

His public speeches and statements generally lack not only substance and coherence, but are simply nonsensical. In July 2015, Adhanom said  Ethiopia  is a democracy with one hundred percent of the vote! (Of course, so did Obama. Two “nonsenses” don’t make one bit of sense!)

Adhanom’s diplomatic speeches are chock full of platitudes, clichés, buzzwords and hokum. He has a distinct proclivity to frame complex issues in worn out and left over phrases from the days of student activism of his late boss, thugmaster Meles Zenawi.

Adhanom manifests little understanding of international diplomacy and appears to lack even an elementary understand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treaties and conventions.   

亚德翰农在外交政策与知识上的短视与愚昧令人吃惊。

他的谈话和公开声明基本上都欠缺实质内容与一致性,甚至荒诞可笑。他在2015年7月宣称埃塞俄比亚是百分之百的民主国家! (当然,美国总统奥巴马也这么说,但是民主并不是三人成虎的事!)

亚德翰农的外交谈话充斥着陈腔滥调、流行口号和废话。他很奇妙地倾向以他已故的「老板」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注三)在学生运动时期留下来的话语,来解释复杂的问题。

亚德翰农对国际外交、国际法及条约与公约欠缺基本的认识。

注三: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于1991年至1995年曾任埃塞俄比亚过渡总统,此后一直担任总理,直至去世,为该国1991年至2012年的实际最高领导人。

同时,亚德翰农断言他将带给WHO新的领导视角。除了非洲联盟以外,一些亲政府的埃塞俄比亚侨民团体国际人士,即使拥有的是外国国籍,也同样支持这位衣索比亚的候选人。

亚德翰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社会媒体以塑造自己在埃塞俄比亚的「品牌形象」。埃塞俄比亚是对社会媒体限制很多,因此足以确保,亚德翰农11月2日在候选人论坛上的丑态不会在网上引起热议。

不过,推特的标签#NoTedros4WHO与无数「亚德翰农无力胜任WHO领导职位」的言论早就在网上疯传。

#OromoRevolution #AmharaResistance(注四)泰迪,难道你是说,英文不是你的第一语言吗?永续发展目标长存我心 🙂

注四: 奥罗莫(Oromo)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民族,约占全国人口34%,阿姆哈拉人(Amhara)则是第二大民族,约占全国人口27%。埃塞俄比亚在2015年11月实行都市扩张计划,准备将欧罗米亚地区(Oromia)整合至首都阿迪斯阿贝巴(Addis Ababa),引发奥罗姆人抗议,在政治上同样得不到关键职位的阿姆哈啦人也参加抗争活动,情势越演越烈,甚至被该国当局指称为恐怖主义活动。


更多衣索比亚族群议题,请参阅:
https://zht.globalvoices.org/2016/08/27/19915/
https://worlddigest99.wordpress.com /2016/01/10/【超过百人丧生的抗争-衣索比亚oromia的反都市扩张】/


校对:Shih-Ying Liaw、Feier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