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月, 2007

報導 關於 Labor 劳工 來自 十月, 2007

31 十月 2007

(短讯)韩国:工人自焚

CINA博客报导了首尔10月27日的两场工人示威游行,其中一场是由建筑工人发起,另一场则有2000名非法劳工走上街头。在建筑工人的示威中,一名工会成员以自焚表达抗议。 原文作者:Oiwan Lam

19 十月 2007

(短讯)日本:举报非日籍雇员

据Debito报导,日本政府为了整肃非法移民,要求雇主向政府回报他们所有非日籍员工的基本资料。

18 十月 2007

(短讯)伊朗:蔗糖厂罢工运动终获成功!

感谢Salam Democrat 告知[Fa],Haft Tapeh甘蔗厂工人们发起于9月27日的罢工行动,如今终于受到承认,并得到他们积欠的工资!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11 十月 2007

伊朗:饥饿劳工罢工抗争

伊朗胡齐斯坦省(Khuzestan)境内的Shoush地区中,数千名隶属于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因拿不到薪资,这两周开始罢工,政府派遣军警人员前往镇压,但罢工仍未中断,多名博客关注此一事件,并提及其他工运份子所面临的艰困情况。 署名“苦劳”的博客表示[Fa],数千名Haft Tapeh甘蔗厂的劳工自10月27日起发动罢工,其中一项口号为“Haft Tapeh劳工很饥饿”,参与人数大约3000,虽然曾一度想在政府大楼前抗议,但遭到警察拦阻。 他也提及,该工厂员工过去便曾有罢工记录,政府也每次给予承诺,但从未实现。 Kaargar亦表示[Fa]: 罢工抗争进入第四天,Dezfoul甘蔗厂的部分失业劳工也前来声援,他们高喊“工作赚钱是我们的绝对权力”!因为伊朗政府先前曾说过“核能发电是我们的绝对权力”。 Workers-1may提及,Haft Tapeh全体5000名劳工于9月12日发出公开信,开始罢工;过去几个月来,劳工代表虽曾与伊朗官员谈判,但每次都只得到空头支票,此次劳工也投书至国际劳工组织。 军警镇压 Kaargar另指出[Fa],军警人员攻击示威群众,造成十人受伤,而工运人士Ferydoun Nikofard则在家中遭逮捕。 博客“狱囚回声”表示[Fa],经过两天罢工后,伊朗情报单位开始施加压力,扬言要让工人们吃苦头,他也认为,当劳工受威胁又领不到薪资时,国际劳工组织就该介入处理。 劳工遭扣押 另一位署名“工仔人”的博客提醒[Fa],除了Haft Tapeh的劳工,还有其他劳工亦面临困境,他也拿出库德斯坦省入狱工运人士Mahmoud Salehi的影片,影片中,他人在医院,却仍被铐上手铐! 原文作者:Hamid Tehrani 校对:FoolFitz

2 十月 2007

日本:紧绷的医病关系

近年来,日本医院及医护人员品质与误诊事件屡屡遭受猛烈批判,例如爱媛县便发生使用患病肾脏进行器官移植,最近也有位怀孕妇女家离医院不过几分钟路程,却因八间医院不愿收容,在救护车上待了三小时而流产的医院人球事件。 另一方面,医师与医护人员遭患者骚扰事件也与日俱增,调查数据[Ja]显示,去年全国各大学附属医院内,至少有430件医护人员遭肢体骚扰案例,还有约990件受患者及家属言语骚扰案例,《读卖新闻》网站上有部分个案的详细记录。 以下是有些医师与医护人员不吐不快的真心话: 对于患者或家属以言语羞辱医疗人员,一名实习医师在BBS上表示[Ja]: 纵然我们没有任何过错,但当一切进入司法程序便让人疲于奔命,也让我感到失望,我即将要选择专业科目,虽然我能选妇产科,可是妇科医师们的遭遇令我却步,让我决定选择其他专科,媒体与法官应该要了解,他们的报导与判决正在摧毁妇科与小儿科体系。 另一名实习医师[Ja]表示: 在这个时代,医师犹如奴隶,不仅工作辛苦,劳基法又不适用,患者要求愈来愈高,医师被告的情况愈来愈多,我们受媒体围剿,薪水也 缩水到与一般受薪阶级无异,很多笨病人误以为医疗是服务业,老是满口抱怨,难道要只凭热情工作吗?饶了我吧,世上到底有多少人能以热情工作?大家都得先养 活家庭或自己的生活。人们得先保证生活所需开销足够之后,才会接下工作。 一名医护社工[Ja]提供对现况的感想,认为政府不够重视医疗,而患者又有所误解: 我最近在想,人们总以服务业观点看待医疗事业,我努力让患者获得较好治疗,也认为这是我的职责,但是…我也有许多话想说。 很多人认为“医疗成本太高!”,所以政府只想着如何削减医疗费用,让我不禁想问:“各位真的认为,这种价格能提供适当的医疗服务吗?”,就算是现在,医疗福利损益也未平衡,各位可能有所误解,但其实医师、医护人员与社工的薪水都比想像中低。 无论我们说明多少次,将急诊室当做夜间诊所的人数也从未减少,病患会对急诊人员说:“我要先去吃东西,等我一下”;就算送来一名濒死患者,其他患者也会说:“我先到急诊室,先治疗我”,而且不停抱怨说:“我可是付了很高的医药费”。但我想说,医院和旅馆不同,服务费从来不在收取的 费用里头。我也希望让人们了解,医药费用有多么便宜。 今日医院夹在政府与患者中间,无论如何,“愈便宜愈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各位只有两种选择:第一,花多点钱接受较好的治疗,第二,将医疗品质与费用一起压低。各位想选哪一种? 原文作者:Hanako Tokita 校对:Pippe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