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津巴布韦:选后动乱逐渐升高

津巴布韦的选举危机依旧持续着: 来自主流媒体、博客与人权组织的报导指出国家策动对反对党支持者的选后暴动,反对党领袖摩根•崔凡吉莱 已因生命安全的考虑离开津巴布韦前往博茨瓦纳,「邪恶之船」持续吸引博客的目光。

邪恶之船

KOGY将这艘开往津巴布韦载有武器的中国货轮称为「邪恶之船」:

当装载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邪恶之船停靠南非海岸时,津巴布韦各地处处都有要求「自由」的呼声。这个一度繁荣且充斥着快乐人民的国家现今变成一个被饥饿与疾病所袭击的国家。经济陷入混乱,国家陷入危机,因为执政党不愿公布穆加比落选的选举结果,这是除了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 PF)之外人人都相信的结果。津巴布韦政府现在转而采购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来消灭这同一群人,希望我们相信这些人其实是投给穆加比,使其继续执政。

候普(Hope)质疑在此「非常期间」购买武器的逻辑:

在非常期间进行买卖武器的交易能称作’正常’吗? 我只是个充满疑惑的津巴布韦人,但我想知道当送货员抵达津巴布韦政府大楼门口,请总统签收货物时发生了什么事… 谁签收了?

谁会来帮津巴布韦?:

不论是以原本应该用在普通津巴布韦老百姓身上的援助金或是以国内的天然资源作为交换武器的抵押品,一个转变为非法的政府正在忙着向中国采购武器,然后再将武器拿来对付手无寸铁的普通老百姓,只因为他们未把票投给穆加比和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感谢南非交通同盟工会(SATAWU)的成员拒绝武器登岸使中国货轮的货物无法在南非卸货。据说该货轮正驶往安哥拉或纳米比亚,我们知道安哥拉、纳米比亚与穆加比站在同一阵线,因此国际强权应阻止该货物转交到一个嗜血的独裁者手中。假如全球不现在开始行动的话,津巴布韦将会面临重大灾难。

沙克兰诺(Sokwanele)呼吁采取行动: 寄电子邮件要求葡萄牙人阻止「安岳江号」:

这与我们呼吁的行动有关(在上述连结地址),我们正在集结各方力量与构思以阻止安岳江号递送中国武器给津巴布韦。
欢迎大家剪贴以下内容并以电子邮件寄给讲葡萄牙文的人。
该内容并未针对特定个人,所以你也可以寄给各类型的组织。假如你愿意,请在文末以英文附上个人评论。非常感谢CC的协助将巴西文译为葡萄牙文。

阻止安岳江号递送中国武器给津巴布韦

全球公民倡导活动的组织Avaaz 贴出了一份请愿书,并建立了一个「活动联络人数据库」:

阻止安岳江号上的武器靠近津巴布韦的活动惊人地受到广大的回响。我们收到大量的数据和连络讯息,但若要在这些资料中作搜寻将会花很大的工夫。
因此我们建立了「活动联络人数据库」。

摩根•崔凡吉莱

以下报导反对党领袖摩根•崔凡吉莱并不打算立刻从博茨瓦纳返回津巴布韦Bev Clark写道「如果我有办法把他放上航天飞机的话,我会把他直接送往火星」:

我读到摩根•崔凡吉莱认为穿梭外交是现在应行的方法。如果我有办法把他放上航天飞机的话,我会把他直接送往火星。我在津巴布韦独立网读到崔凡吉莱、他的家人和他的顾问在博茨瓦纳搭了一个营地,因为津巴布韦太危险了。我不晓得一个人可以被羞辱到什么程度,但崔凡吉莱显然已经得到够多了。
当我礼拜六在吃午餐时,我只希望崔凡吉莱可以出现在那儿,因为夹杂他名字的嘲弄声绝对会让他严正以对。最近我写了一些有关在哈拉雷的纽兰兹(Newlands)发现把一些可笑贴纸,把崔凡吉莱比拟为曼德拉…嗯哼。

古巴塔那要津巴布韦人将他们对崔凡吉莱留在博茨瓦纳的决定发表意见。以下是他们以简讯传送给古巴塔那的意见:

他必须回来并重建选民的信心,但是他当然必须要有安全上的警觉以免掉入陷阱。
他必须回来我们才可以一起面对这个战争,他是我们的领袖。
叫崔凡吉莱回来。让我们一起抗战,他可能会被逮捕,但革命精神是不会死去的。
崔凡吉莱不应该在外国避难。他必须回家面对现实。他应该要向一个卡里龙(Kalilombe)一样牺牲自己,至死方休。
假如没人能保护你,你会怎么做? 他是对的。


选后动乱

我们又回到了战争:

传给我们此讯息的人也告诉我们他的友人在马奇克区(Macheke)看到两个年轻人肩上挂着AKs步枪在街上行走。他问他的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朋友是一个经历过战争的军人,跟他关系很好,回答道:「是的,我们都配上武器了,我们又回到了战争」。

穆加比的支持者搭盖酷刑营:

在周四版的津巴布韦人报中揭露「总统罗伯特的激进支持者在东马绍纳兰省(Mashonaland East)搭盖酷刑营并发动恐怖运动对付在该省的反对党积极份子」。他们这么部署的原因是为确保穆加比在计划的第二轮决选中获胜。
沙克兰诺报导指出我们可以确信此消息并由防卫队成员泄漏出来的消息为背书。这是昨天收到的消息。
有许多各式各样的计谋在愚弄着津巴布韦人民,尤其是农村的人民。这导致我们收到的信息有断层。

整合国家暴动对抗无辜老百姓:

这看起来是穆加比对人权和反对派积极人士所做的镇压行为的统整阶段。除了逮捕的新闻外,据可靠消息指出可恶的奥伯特•莫泊夫(Obert Mpofu)正在安母谷札(Umguza)忙于他邪恶的阴谋、凶杀及暴动计划。该可靠消息告诉我们:
「前」工业与国际贸易部长奥伯特•莫泊夫控制所有在北马塔贝里兰省(Matabeleland)的恫吓与暴动活动。他也间接涉入2000年独立纪念日当天对马丁•奥兹(Martin Olds)的残忍凶杀案。
李察•默犹(Richard Moyo)是莫泊夫的重要亲信之一,是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在安母谷札沃尔德八区(Ward 8)的主席。默犹在安母谷札的开莫农场(Cranmore farm)经营一间商店与啤酒吧。他开一台白色新的日产尼桑豪豹帝货车(Nissan King Cab),车门上有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安母谷札区的图案。
默犹是个很危险的人物,他会杀了任何挡路的人,这是众所周知的。2005年以来他一直有个悬而未决的谋杀罪案,他与一位叫山卓(Zenzo)的男子打斗并将其烧死,因为他跟默犹的其中一位女友说话。

砍断手掌:

你或许记得我在十天前贴出一篇收到有关砍断手掌的文章,以下转述我所收到的消息:
他说他的联络人打电话跟他说在宾杜拉/沙姆瓦区(Bindura / Shamva area) (中马绍纳兰省)穆山那公共土地(Musana Communal Lands)的人被砍断手掌。

请阅读津巴布韦人权医师协会有关暴动和酷刑的文章并参观古巴塔那的2008年选后异常动乱网页

抗议与动乱

宾杜拉大学的科学教育学生在上周进行抗议:

昨天(2008年4月22日)在宾杜拉大学引起一阵骚乱,因为宾杜拉大学的科学教育(BUSE)学生加入第三机构学生所举办的全国游行,抗议非法政权在输了3月29日的调合选举(harmonised elections)后还企图紧握权力。早上十点左右忿怒的学生在街上群起抗议,在新校区往旧校区的行进路上唱着抗议的歌曲。但抗议游行被残忍无情的武装军队打断,强迫学生停止抗议并在混乱中攻击数名学生。三名学生领袖遭逮捕且迅速被带走,并在今天出庭,以违反恶名昭彰的公共治安法(Public Order and Security Act)的罪名起诉。上周看到第三机构开始全国性的大规模抗议,发起的积极学生无法漠视过度的费用上涨与非法延迟公布刚结束的总统大选结果。学生誓言会持续抗议直到罗伯特•穆加比的非法政府放下身段,接受失败并离职。

国家科技大学也产生暴动:

昨天(4月16日)在国家科技大学产生暴动。我们听说积极的学生份子呼吁所有学生罢课,直到公布总统大选结果。
渐渐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因好奇而走出教室一窥究竟,但差不多那个时候镇暴警察也被请来了。事情演变愈来愈激烈,学校也被封锁。我们相信他们逮捕了积极学生份子,但是目前还无法确认。积极学生份子的下落也无从得知。
有关津巴布韦学生状况的报导过份不足。

津巴布韦革命青年运动的会长赛门•”惧人” •穆迪瓦(Simon “Dreadman” Mudekwa)在南非中国大使馆外面抗议时遭逮捕。希望大家以拨打他的行动电话号码表达支持:

我只有津巴布韦革命青年运动会长赛门•”惧人” •穆迪瓦在南非中国大使馆外面抗议时遭逮捕的消息。

当我们通话时,他显然是被关在阳边(Sunnyside)警局,带着他的行动电话。
给他拨个电话(我们不行)并在意见留言区告诉我们事情的进展。请把我们这些爱津巴布韦且和他站在同一阵线的人的由衷支持传达给他。
行动电话号码: + 27 (0)79 619 2955.

南非即将要做出不可思议的事:

在南非中国大使馆外面抗议所引发的逮捕事件后,我藉由702惊觉得知:在非法抗议事件后津巴布韦人将被流放驱逐出境。
普里托利亚(Pretoria)警察说今天会将逾百名在中国大使馆前非法抗议遭逮捕的津巴布韦人驱逐出境。

反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策略

古巴塔那博客得到反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策略:

以下的策略是由一位致力于恢复津巴布韦政体的热心人士提供。
不要只有做笔记,让我们起身力行吧!
我们必须要反击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策略。
沟通、传单、报纸、集会、简讯、电子邮件、国际媒体。
暴力与恐吓、他们破坏我们重建、支持积极团体对抗霸权、我们必须记录暴行,交给媒体以揭发违法人士。
非暴力反抗、制造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间的疑虑、公布姓名使其受辱、公布他们的资产、交易等。
第二轮选举、预选、选举日时的策略:
一般民众可以不用担心曝露身份:
 

  • 每天发鼓励简讯给朋友、同事 *开车时把车灯打开,并鼓励其它人也这么做 *鼓舞人心,尤其是对军警人员,让他们进行沟通 *将情况告诉朋友,维持正向、积极并创造意识。
     

下一个步骤我们可以(若人们变的更勇敢):
 

  • 全天向每一个人行拱手礼 *更多的公开讨论和鼓励 *散播报纸与传单。
     

我们在诸位身上有着更多的期待-我们期待你们可以掌控,领导!

全国团结政府

有必要成立全国团结政府吗?:

现在我们听说他们想要一个全国团结政府,以什么为基础? 这场选举与失去应有的协商被他们称为顺利地将权力转移到「民主改革运动」(MDC),这是人民的选择。即便南非总统候选人苏马(Zuma)建议民主改革运动应与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进行协商,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东西需要协商,我们赢了选举,我们准备要执政了。津巴布韦人民不会答应让穆加比窃夺这次的选举,然后让他在接下来的十八个月宣称他是得胜的统治者,之后再将政权转交给会开启与民主改革运动协商的埃默森•穆南加格瓦(Emmerson Mnangagwa),以便重新开始国际援助并使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永远箝制津巴布韦。若有必要,我们会以暴力来捍卫我们的选票。假定我读的够仔细的话,为其代言的前锋报(Herald)的宣传让我得知穆加比和其军僚明确知道他们无法振兴津巴布韦经济,他们想要把这个忽视选举结果的非法政权之下的零星职位交给民主改革运动。

候普问,「这是不是代表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知道他们无法轻松窃夺逃脱这次的选举?」:

受国家控制的前锋报(谐音恐怖)有一篇文章提出了由罗伯特•穆加比领导全国团结政府的建议,并概述他们(可直接读作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因为前锋报是他们的喉舌)希望南部非洲开发共同体(SADC)如何做:
津巴布韦政府和独立国际观察家同意刚结束的调合选举并未产生总统人选的绝对优胜者。现正进行的重新数票也很难显著地改变这个结果。
因此,过度性质的全国团结政府是有必要的,在南部非洲开发共同体的协调下两方领袖进行协商,由国际社会支持,并应由现任的总统领导。

令人困惑的符号标语拼贴

最后,法索同志(Comrade Fatso)形容津巴布韦的街道:

冷清的街道。政府撤离。反对党也离开了。我们拥有的只剩下他们重迭覆盖在彼此上面的破碎海报,形成令人困惑的符号标语拼贴。
我们也有人在递补他们空出来空间。镇暴警察无目标地在街上游荡,警棍像被遗忘的手机一样地挂在皮带上。有时无意识地在空中挥舞,像是在路上被捡起的木棍一般。他们像是没工作的H镇年轻人一样在街上行走。递补空出空间的人,就像填补路面坑洞的年轻人占领郊区街道。拦下车辆,索求捐款,填补路面坑洞。 完全不受阻挠。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