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苏艾媒体空间力搏数位落差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09年2月15日]

在东帝汶连上网际网络的九年后,这个国家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数位落差。实体取用科技、资源与工具依旧困难;上网一个小时的费用相当于每日基本工资,且数位公民参与或电子商务实际上并不存在。在最小的行政区,譬如东帝汶南部的苏艾,连上网络仍是梦想。

Jen Hughes在力图缩小数位落差的一些行动当中,澳洲记录片工作者珍‧休斯创建了苏艾媒体空间(Suai Media Space),这是一个社会媒体计划,要将苏艾人民和世界社群连结起来。该计划的主要目的是「让苏艾青年的声音能被全世界听到」,要把文化与创造性放置在友谊关系的中心。

问:你是怎么投入东帝汶事务的?

答:我一开始是追踪菲利普港市(我的社区)与苏艾在1999年12月缔结的友谊市新闻。这个友谊市关系的建立,是要协助苏艾复元。当东帝汶人民从伤痛与荒废中复元时,这种跨越国界、跨越文化的友谊能扮演何种角色,以及东帝汶人民会怎么做来让自己复元,对此我感到兴趣。

后来产生了苏艾媒体空间网站,这网站内容是由来自苏艾的青年、其他人与我自己所撰写的,还有一个纪录片以系列影片「给苏艾与菲利普港的信件」的形式摆上去(我将会在今年陆续上传)。我拍摄这些素材已经有9年,是我跟随并参与来自这两处极为不同地区的友谊活动时所拍摄。在这些「信件」里所呈现的是丰富美丽的东帝汶传统文化,这些传统文化让东帝汶人民安然度过其复元过程。

他们同时呈现了往现代化转型中的文化,确切的说是后现代性与数位时代,而年轻人积极拥抱数位工具以及网际网络,要展示他们的音乐与故事。

Friend Rock

照片来源:Friends of Suai Rock

问:你与哪些社群合作?

答:我与两个行政区合作,墨尔本的菲利普港与东帝汶东南部的农业小镇苏艾。要他们实际加入这网站的计划其实有困难,而且这还是个新兴的计划。从1999年到现在,我的「计划」内容涵盖范围,从苏艾之友(Friends of Suai)所从事的行动、菲利普港与苏艾发生的事情,特别是苏艾、一直到我拥有的资源以及科技的转变。我一开始在菲利普港与苏艾,乃至帝力(Dili)与 达尔文港两个对口的城市,搜集新闻报导,并建立两造的友谊关系。在那些地方,与我计划相关的人大多是澳洲人、东帝汶人与东帝汶裔的澳洲人,分别住在东帝汶 与澳洲。 (译注:帝力是东帝汶的首都与最大的城市)

问:社群是如何参与到这个计划中?

答:社群可以透过许多途径来参与,真的多于他们所想像。但最棒的起步,即是藉由观看与阅读这些报导来成为苏艾之友、加入你自己的博客或网站的连结,或透过各种管道来成为朋友。当然,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成果是翻译。更多语言加入,我们的社群就能变得更加多元。

可能今年内,社群对这个网站的参与度会有所增长,也可能在我承诺投入此计划的10年内不会有任何参与。目前来自两个社群的人可要求成为作 者,这种情况下,由于这网站是以博客软体建构,因此他们得以自己在上面发表任何东西。任何人都可以加入Facebook群组,上传到我们的Youtube 网页或者连结到该页面,或是透过电子邮件、CD、DVD传送报导与照片或短片,然后由我替他们上传。

我也建立一个Ning社交网络,但还没开始推广。等到苏艾有了宽频之后,会给他们更多的专题讨论。然后他们可以彼此介绍这个网站,并且互相教导。若是有人拥有特别的技能而想要提供出来,希望能帮助我,或者只是想找我谈谈,他们可以g艮我连络,并且进行交谈。

已经有许多人在苏艾的社群中举办各种活动,这也带领着网站内容的发展。今年有位叫做Chamot的年轻人来自苏艾的Kamenassa,他透过一个彼此共同的朋友听说了苏艾媒体空间,便用电子邮件寄给我他的诗,请我上传到苏艾媒体空间。我还邀请了到访网站的人翻译这些诗。我们正在找寻一位英语、一位葡语的译者来翻译这些,假如有人志愿的话?

问:在东帝汶的民众如何接上网络,特别是从苏艾?

答:直到2004年,网络才接到苏艾来。在1999年的菲利普港我们的家里、办公室与图书馆是用拨接来上网。印度尼西亚所支持的民兵将东帝 汶的所有通讯基础设施破坏殆尽,他们在公投之后便离开东帝汶。我在2000年7月到达苏艾之时,澳洲泰尔斯瑞电信(Telstra Australia)提供了昂贵的电话通讯,但在这个地区以及帝力的陆上传输线路都不可靠。我想,那个连线是从东帝汶经过达尔文,再回到东帝汶。我听说电 话帐单是以国际电话费率计算。

在非常时期,联合国摆了一台卫星电话在苏艾,某些非营利组织得以使用,但我们主要依靠手机。偶尔有来自联合国的朋友协助,我们可以使用他 们的电子邮件网络。联合国撤离时,一并把卫星电话带走了!这个时期,东帝汶的通讯取得极其的困难。联合国人员与联合国警方时常搞不清楚谁是民兵而谁不是, 因此常常是外国人得以有通讯的特权,像是网络连线、乘坐直升机到帝力,但当地人则不能。

东帝汶电信的网络连线在苏艾是拨接连线。电信公司提供一台电脑数据机作为整个柯瓦利马(Covalima)地区之用,另外可以同时外接一台笔记型电脑。所以少数拥有笔记型电脑的人,他们通常可以很快的连上网络,而同时其他人还得用东帝汶电信的电脑。对大多数人的收费相当高,每小时是每金2元。我所知道要使用网络的东帝汶人是从事非政府组织工作的。

我为网络工作坊写的报导需加上照片,照片档案必须用Photoshop缩小到30KB以下。当我们使用东帝汶电信终端机或苹果的麦金塔笔电 时,我们可以上传文字,但不能够上传照片或用电子邮件寄到澳洲去。好几次我们试图寻求当地服务处的协助,或连络帝力的东帝汶电信来协助解决这问题,但最后 还是因为太麻烦而放弃了。我是个非常有经验的网络使用者,我有一位同样是澳洲人的同事,她在东帝汶与印度尼西亚工作并居住了几年,她使用电子邮件与东帝汶 电信极富经验。她说的是德顿语、而不说葡语。而我们两个都无法获得协助。当地的终端机频繁出现病毒警告,但当我们询问当地服务处工作人员要如何处理时,给 我们的建议却是忽略它。

一旦苏艾可以获得畅通的宽频网络时,连结到网站的社群软体应该会让这两个地区与世界其他地方,在广泛的领域上更实际的彼此连系。到时后还 剩下的路障将就会是语言障碍了!要克服这问题,我们将需要一些翻译志工,以及发展出一些优秀的社群文化内涵,来加速交流的巨轮。若是两个地区可真正具有友 谊,我们就将看到苏艾人民的重建。

问:青年媒体中心YoMaTre又是怎么开始的?这个计划是如何成长的?

答:我2006年开始直接与科瓦利马青年中心的协调人合作,协调人是Ergilio Vicente,当时我与苏艾之友有所合作。在此之前,我与Ergilio相遇于2000年并第一次讨论这个计划,当时还认识了Josh Trinidade,他在2000年创办了青年中心。这故事的其他部份都摆在网站上。

我第一次「参与社群」的形式,是试着去和苏艾的艺术家Sergio da Costa交朋友。我们开始接触时他大概是18岁,现在他已经27岁了。Sergio与我以交换资讯作为开头,像是艺文资料、录音机、录音带、CD的说明 页与绘画,我们都拜托别人帮我们带过来。这就是最初8、9年我们交换电影、信件与照片的方式。Sergio与其他苏艾艺术家的作品可以在这边看到

我第一次「社群参与」的形式,是一次试着去和苏艾的艺术家Sergio da Costa交朋友。

Sergio da Costa's self portrait

照片来源:Sergio da Costa之自画像,铅笔画,2000年。

最初Sergio给我并寄给我一大堆他的绘画。其中一些是情绪强烈悲伤的自画像。所以在2003年我带着这些绘画回到苏艾,和Sergio 共同制作了一部关于他作品的影片,由他自己为影片加上旁白。2006年回到苏艾的时候,我着手剪辑并与他一起做校对。这部影片到今年仍待上传。他有一份 DVD拷贝,我也有更多的资料要补充上去。我制作的所有影片都寄到苏艾,或是我直接带过去,在许多场合放映─包括公众或私人场合。石之圆圈(The Circle of Stones)是最受欢迎的。

2006年我们分送出一些媒体工具,这是由菲利普港的苏艾之友所资助,然后我办理了首届影片制作工作坊。从那时起,YoMaTre这个青年训练组织便成型,活动涵盖网络与影片制作。

去年六月时我们举办几场工作坊教导YoMaTre成员如何在网络写作、数位摄影及如何进行影像处理与压缩大小以供网站使用,我们也制作了网 络影片。同时我们也告诉他们如何上传故事到苏艾媒体空间。他们的故事以德顿语(当地语言)及英语都可阅读。在这边您也可看到YoMaTre成员写的故事与照片,是关于他们去年下半年的和平行动。

我与东帝汶市场的人暂住一起,睡在苏艾的地板上。我在当地市场采买,并且一直这样做已经有9年了。当我在2008年6月份开车经过市场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唤着「珍‧休斯」─这对我是个光辉的时刻。

图片来源:Ergilio Grassi、Lin 和其他人拆开录影设备的包装,2006年2月

问:除了难连上网络,菲利普港与苏艾社区似乎喜爱彼此交流互动。能告诉我们「交换石头讯息」计划吗?

答:2001年我制作了一部呼吁公理正义的影片,是以苏艾大屠杀的首周年场合的片断剪辑而成。片名叫做「石之圆圈」。

在一周年之际,苏艾人民放置石头或简单地题写过的石块,在发生大屠杀的教堂外围成一圈

图片来源:石之圆圈,苏艾,一周年纪念,苏艾教堂大屠杀,2000年9月6日

接下那年我在菲利普港的圣基尔达镇市政厅办了一场纪念活动并放映「石之圆圈」。既然高科技的联络与参与方式尚不可得,我想利用苏艾人民使用 的通讯媒体让他们缅怀挚爱的人,这会很棒。所以我们邀请菲利普港的居民带来一块石头,绘有给苏艾人民的讯息,并在2001年9月9日置入纪念苏艾教堂大屠杀第二周年的石之圆圈。

约有200个人参加放映活动观赏影片,聆听音乐与故事,把石头与鲜花放在市政厅外头围成一圈。现在,这些石头与石之圆圈连结起两 个社区,在9月的十周年前,苏艾媒体空间将为所有这些石头放在一个特别的地方。同样在今年9月,我们希望这个故事的影片能在大屠杀10周年时,能在苏艾放映。

石之圆圈,2001年版

问:交换自画像这个计划又是怎样呢?

答:有一位菲利普港的年轻工人办了一场给菲利普港年轻人的自画像展览,并请苏艾之友邀请几位苏艾的艺术家寄些画作,加入展览中。多产画家Sergio的肖像绘图经历,表示他知道苏艾其他的艺术家,因而Sergio就被请托,帮苏艾之友做个介绍。

这是一位极具天份的年轻男子,他来自苏艾的洛罗(Loro),坐轮椅,名叫Atoy…

…还有其他的年轻人,到处都可以在苏艾的墙壁上看到他们的作品。

Almeida's wall

上图:男孩的画像,Atoy绘;下图:苏艾的墙壁艺术,Almeida绘(2008年6月)

制作菲利普港画展自画像的艺术家收到费用并获得画作的材料。这活动接着扩大为学校之间的自画像交换活动。这些学校还没允诺我们将作品上传,但预期之后几个月就可以进行。

问:您觉得什么是最近这十年里主要的挑战?

答:计划最主要的挑战之一,即是要让人能够了解它。这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来说是个学习曲线,因为技术不断在改变(现在也是如此)。实际的 人常会说,有饭吃比较重要。我的回答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同一个领域工作,而年轻人现在失业且无所事事。这无法说服所有人。我只是很幸运,菲利普港任职 最久的两位苏艾之友协调员都认知到媒体的力量与重要,且对于媒体艺术与其在苏艾年轻人未来的角色上,他们能了解我的观点。有一个挑战是,我必须要学习社区 发展进程。重要的是,当一些特别的计划可提供协助时,需求须由苏艾提出。他们的优先顺序自然跟我不同,而Ergilio直到乐诗会到他社区中办了一个 HIV计划的媒体工作坊,他透过教学录像中看到媒体工具这么有用,才提出需求。也就是这个需求,致使我拟出媒体计划并获得资金。

我一直到去年(2008年)才知道,原来Ergilio没有真的了解我们在2000年一开始所讨论的这个计划。(我想,当时我也不是真的 知道那是什么!)在2000年我一再被警示,切勿许下我无法做到的承诺,于是我认真地依据他的指示「启程并着手开始」。讽刺的是,2000年与 Ergilio的讨论,让我接下来的十年投入到我的承诺中!澳洲歌手Paul Kelly的歌有句歌词说:「要当心你梦到什么,你可能就会达成!」而我真的达成了。在过去的9年里,我发现这个计划已经藉由各种不同途径达成目标,这些 途径多于我原先所设想的,而且是在我预期不到的时候。是Ergilio在2005年的请求,最终促成在苏艾设立媒体群组,而因他们的需求配合苏艾之友与其 他人的行动,真正的形塑了媒体群组。现在国际记者联盟也参与其中,因而为他们的技能训练添加另一个范畴。我们现有的这个网站与媒体计划在某些成程度上合乎 我原始的构想,但并不全然。两者本身与其正面的影响,在在都令人满意。

挑战一直很巨大,在个人与专业上皆然。其中有些的经历与社群的参与很有关系。就个人而言,我一向需要极大的耐性与胆量,以决心让我有所防 卫来持续前进、持续学习社区发展进程以及科技技能,因为科技日新月异,并持续下去,就因为这个计划永远没办法预期。我时常回想起,当澳洲行动人士Lee Kirk在苏艾工作时告诉我的箴言「neineik neineik」,或是「慢慢来,一步接一步」。我学习到仔细聆听Ergilio,并学到保有弹性,顺其发展,毋须迎合其他人的期望。

直到前不久,我们甚至还没有稳定的拨接网络连线。很多时候,短讯服务(sms)变成最好的通讯方式。就在今天,Ergilio才询问过我 的Skype帐号!若在苏艾的Ergilio Vicente与Simao Barretto个人没有耐性与包容,整个状况就会变得不可能。更不用说两地苏艾之友的工作。

问:苏艾媒体空间的梦想是要让他们的声音被全世界听到。大家能够如何参与并且帮忙实现这个梦想?

答:我知道假如大家真的利用意见栏或电子邮件回应他们,苏艾的年轻人会非常高兴。这听起来或许太简单,但有人聆听他们便是给了他们最棒的礼物。这是第一件事。第二是请这些阅听者说明他们是谁,以及他们对什么有兴趣。

需要的还有印度尼西亚语或德顿语训练计划讲师。像这类的需求,需要进一步好好的规划。任何的训练计划都需要符合苏艾青年的需求,他们时常会 确认他们所要的是什么。苏艾之友目前正在谘询阶段,掌握住更具架构并均质的训练计划,当这些就绪后,就可以号召训练员。然而,团队也有他们在财政资源上的 其他需求,就这点而言,他们尚未承诺在未来两年期间,能有资金投入训练。柯瓦利马青年中心管理的非常好,有能力规划实行他们的媒体训练,能有财务支持就太 好了。

另外社群也可翻译手册与折页,或购买印度尼西亚手工书籍。或者,我总是想,若是线上有德顿语或印度尼西亚语的「如何做」指南提供给他们,那就太棒了。也许已经有类似的印度尼西亚语网站吧。

***
请同时点阅苏艾媒体空间的YouTube频道,以及YoMaTre之友的facebook群组

这则访问属于庆祝东帝汶连上网络9周年纪念的系列文章的一部份。首篇文章解释这个国家的巨大数位鸿沟。在下篇文章,您将会发现到,东帝汶博客要上传内容到网络上所要面对的困难,以及政府决定将采行的「远距学校」作为对策,来提供地方教育而毋须接上网络。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