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八种语言列入濒临灭绝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二月发布「世界危急语言地图」,精确记录约2500种濒临消失语言的忧虑情况,若我们回想日本政府在二次大战结束前,于19世纪并吞琉球群岛与爱奴族居住的北海道,实施多项语言与文化统合政策,语言濒危情况也就不令人意外。

虽然部分近代重要政治人物曾自豪日本身为「单一民族国家」,但国内仍有诸多不同于日语的语言,让许多《朝日新闻》读者十分意外。

琉球奄美列岛一间小餐厅Amami No Ie业主对此表示,他所说的方言也在濒危名单之列,也提到日本中央政府于20世纪前半从教育着手,强迫各地民众同化,正是造成语言消失的一项原因:

在处境岌岌可危的语言名单中,奄美语列于榜上,这次我不会提到太多细节,但我们若回顾历史,政府于二次大战前后,皆规定只能使用标准日语,禁止使用其他语言,此后人们逐渐失去使用其他语言的习惯。

除此之外,所谓的奄美语之中,每个岛屿、每个地区的词汇及语调各有不同,有些人认为奄美语之所以没落,在于交通运输改善后,岛民往来更加频繁,也不再以方言与他人沟通。

可惜我也不会说岛语,我们这一代使用的语言已混杂方言与标准日语,不过奄美列岛的歌曲仍以方言演唱,确保语言能正确传递,我真心相信保存民谣将能使奄美语留下来。

Amami Island. Flicjr id: Takayukix

奄美列岛照片来自Flickr用户Takayukix

另一位博客生长于八丈岛,这是日本远东一座岛屿,隶属于东京,他也才因此发现,原来家乡方言列属一种语言。

原来八丈语不是方言?

[…]

八丈语拥有自己的方言,我去泡温泉时,会听见长者说方言,听来有些陌生却又亲切,且所谓的八丈语中,岛上其实有五种不同的方言(或语言?),包括末吉、中之郷、樫立、大贺郷、三根,个别发展出自己的语言模式,不过我完全无法分辨差异。

有些人认为,八丈语之所以濒危,其中一项原因为年轻人已放弃岛语,我也同意;再加上电视、网络与交通工具发展,搭机前往东 京只要 40分钟,且在某个年龄层之中,许多人都移居东京或其他地区…,语言改变与生活方式变化密切相关,我个人无法继承八丈语,但因为其中有些趣味,让我不 时会使用它。

Hachijojima. Flickr id: world waif.

八丈岛照片来自Flickr用户world waif

爱奴语在联合国报导中列为「严重危险语言」,目前只剩下15人会说这种语言,且爱奴语没有文字,传统上只以口语传承,使问题更加迫切。

一位博客呼吁采取必要行动,避免爱奴语灭绝:

世人早已普遍瞭解爱奴语的情况,近期必要工作不只是保存文化,更是拓展使用爱奴语,国会已通过决议,承认爱奴族为日本原住民(见先前全球之声报导),亦成立「专家团」研究爱奴族相关议题,但要如何在法律上保障爱奴族权秉,以及如何延续他们的语言及文化,仍然是个谜,若要抹去不公平的偏见与歧视,以及消除日本同化政策及迫害造成的阴影,可就一点都不简单。

北海道STV电台播放爱奴语教学节目,也有相关活动推广使用爱奴语,例如在北海道爱奴文化研究中心里,便保存原始录音资料,可是爱奴语人口仍在减少,无论在校园或家庭中,民众都只使用日语,实在令人忧心。

Biei, Hokkaido. Flickr id: Taro416

北海道美瑛町照片来自Flickr用户Taro416

Masayuki反思语言死亡的意义:

我不太瞭解近期理论,但我同意有理论认为,语言会影响人们思考模式,故语言死亡时,这种语言背后代表的世界观也一同消失。

总会有人在辩论,语言应保持旧时样貌,还是应该改变,但除了思考语言是否正确之外,对于每种语言消失或扩展造成的丰富及多元性,我们难道不该关注吗?

这段影片里,下地勇(Isamu Shimoji)以宫古岛方言吟唱Obaa这首歌,据指全日本只有3000人懂得这种语言。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