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葡萄牙:埃及抗争的省思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2011年1月31日]

埃及陷入混乱6天了,但是,葡萄牙报纸的头版头条新闻都忽略这敏感局势。

Eduardo Pitta在博客Da Literatura(有关文学)中说道。然而,对于突尼斯以及埃及最近几周以来的的革命浪潮,葡国部落圈非常关注,同时也补足传统媒体所欠缺的讨论,并与自己国家的问题结合在一起讨论。这篇文章中,我们选录了几则葡国公民对于变动世局的省思,他们使用在地的、国际的,乃至比较的观察角度。

在庆祝葡萄牙第一场共和起义120周年的今天 – 1891年1月31日的“公民起义”,标志着在推翻帝制的长期运动里,所踏出的明确的第一步,直到1910年这运动才成功 – Francisco Seixas da Costa在博客Duas ou Três(二或三)里谈及这一段历史。当我们读了他题为“西方与阿拉伯街”的文章后,很容易瞭解葡国历史与埃及目前的情况是相通的:

历史教导我们 – 教导?- 所有机构若不以民主方式定期合法化,那么它的保存期有限,且必然脆弱。如果不把国际局势看得太严肃,我们几乎可以说,非常讽刺,今天的西方世界就像“无头 苍蝇”一样面对撼动伊斯兰世界的地震:尽管企图延长(即便不公开承认这一点)“现实政治”,最终在某些情况下也成为共犯,(至少事后回顾)而不能容忍;西 方世界面对某些国家因蓬勃的民意而失序,似乎也很兴奋,(但是,在内心深处,也担心可能引发的后果,因为并没有能力主导这民意的方向)。

No blog Cantigas do Maio, Aurelio Malva partilha uma imagem alusiva à Revolução dos Cravos, que depôs o regime ditatorial em Portugal - Estado Novo - vigente desde 1933 até ao 25 de Abril de 1974. Imagem editada por Miguel Fontes

Aurelio Malva在博客 Cantigas do Maio分享“康乃馨革命”的图像 – 葡萄牙在1974年4月25日推翻了自1933年以来专政的法西斯政权“新国家”(Estado Novo),该日枪管都装插上红色的花。图像经Miguel Fontes编辑。

革命博客秉持相同理念,推论葡萄牙目前遭遇的政经危机,如失业率高达11%,对政治体系普遍的不信任 – (1月)23日举行的葡国总统选举,选民弃权不投票的比率是有史以来最高的,达到53.37%。最近一项研究指出,58%的葡萄牙人认为他们的生活品质,比起25年前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时还差。也许因为这个原因,Elixir在博客A Especiaria(香料)里表示,假若发生下述事情,并不感惊讶:

继埃及的新闻之后,电视晚间新闻以这样的新闻开始:今天,警方与葡国失业者联盟的示威群众在里斯本发生严重冲突,已经几个月没有领取失业金的失业人士掠夺食物商店、超商及银行。

P.A.S.在博客Causa Vossa(你们之故)一篇题为“相似的情况:埃及、突尼斯、葡萄牙”的文章里,将这些国家最近关于国营事业缺少公开征选职员的新闻作了比较:

当裙带关系成了少数人的人质,这贪污及傲慢的苦果,人民有权利也有义务表达心中的不满。
当貌似民主的体制成了贪污及一小撮傲慢人士的禁脔,即使有民主的外貌,也不允许人民在此有表达不满的权利与义务。
“90%的公共合约是直接指定而来(不公开招标)。”
那么, 埃及、突尼斯与葡萄牙之间,又有什么差别呢?

从一个比较国际化的角度,Avenida da Saluquia(Saluquia大道)博客的Santiago Macias认为,辩论的重点不同:

穆巴拉克的几个儿子去了伦敦。西方国家烦恼的是,埃及抵不抵挡得住伊斯兰的潮流。

在博客Frágil(精巧)里,RAM证实并质问

这波革命的意义在那里?
会不会使她成为一个真正民主的阿拉伯国家,这重要性远不若她往相反方向,张开双臂迎向激进伊斯兰政权而去?
最好记住刚掌权的黎巴嫩的纳斯拉勒(Hassan Nasrallah),及返回突尼斯的伊斯兰那达党(Nahda)领袖甘努奇(Rachid Ghannouchi)。

另一方面,许多博客对分裂东方与西方的问题保持距离,也不愿“纸上谈兵”想看葡萄牙再来一次革命,而是藉着这一历史机缘,称誉埃及的文化丰富深厚;Contra Ordem(不同流俗)博客的Kitris说,埃及是“共同的家园”:

是精神与所有科学的共同家园,地中海一带所有皇室建筑的基石,上苍眷爱的土地,在那里使人认识他的伟大以及他慈祥的存在,也预示 书中的伟大宗教。那是被选为建造修道院的地方,战圣所有魔鬼的土地,埃及是我们的家园 – 在那里,我们学会了思考、生活、与建造,– 如同任何一个在那里生活至今的民族。

Ana Paula Fitas在博客A Nossa Candeia(我们的油灯)里称之为人类的链带,是“为了保卫独一而珍贵的开罗博物馆,那里保存的美索不达米亚、地中海与埃及文明的历史,远比人类记忆中存留的丰富得多。”她最后呼吁:

希望埃及解开锚绳航向一个可能的、众盼而公平的民主,使得地中海可以成为和平的且是公民的,这是我们大家的期盼… 为了茉莉花革命所实践的 – 如同名字本身所说的,将鲜花插放在枪管上…不要让他们妨碍了革命!为北非争取民主喝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