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黎巴嫩:反叙政游行遇袭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一个小型抗议活动于驻黎巴嫩贝鲁特的叙利亚大使馆前面进行,但因为亲政府的效忠份子攻击集会最终以暴力收场。

叙利亚政权残暴镇压下的牺牲者,让抗议者为了表示团结一致而举行示威,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拥护者也前往对抗。

黎巴嫩复兴党和叙利亚社会民族主义党(SSNP)的阿萨德拥护者,据传与高呼反阿萨德口号的抗议人士正面冲突,并激烈地试图驱散反阿萨德的群众。

隶属乔治城大学阿拉伯研究学会的網絡杂志Jadaliyya,刊载一位匿名目击者叙述,描述了冲突最初的场面:

我们面对大使馆和黎巴嫩防备员,距离约有三排远,突然一位高瘦的五十多岁白发男子率领一群人开始从河堤边冲向我们,我随后得知这 位男子是位黎巴嫩复兴党成员。有如演习般似的,这位白发男子让似乎是叙利亚移工的一群人列队面向我们,他举起双手彷佛他是大交响乐团指挥似地,然后不真实 的高呼战展开了。我们开始齐声地呼喊着“从贝鲁特到哈马市,我们团结一致”,接着他们反驳“以我们的鲜血和灵魂,我们支援你阿萨德”。

目击者接着描述政权拥护者如何威胁恐吓示威群众离开,他所描述的情况反映在lebansyria上传至YouTube的视频,其中显示一群阿萨德拥护者匆忙地来对抗反阿萨德抗议人士:

然后攻击就展开了:

他们全部一起过来随意地攻击我们,我们很快就全军覆没。起先他们攻击任何持有相机的人,有人捡起椅子扔向我们,其他人拉出皮带开 始鞭打我们,也有人推挤或拳打脚踢。我看到一个朋友的脸被揍了,他是我最敬重的黎巴嫩政治活耀人士之一。我开始往停车场走,不知为何觉得那里比较安全。而 他蹒跚倒退时,攻击者推了他一把,我的朋友像一堆骨肉般不声不响地倒在水泥地上。

这位仍不满意的攻击者,还在踢倒地的人,我走向他,当我弯腰看着朋友时,攻击者向另一个朋友前进,抓住她的脖子并以相当怪异的半圆圈方式摇晃着她,然后他 转身过来朝向我和仍在地上的朋友,这位身穿白色T-恤肌肉粗壮,皮肤黝黑的黑色短发男子以黎巴嫩口音大喊,他接近我时大声叫骂,还说我拿着相机拍照,我现 在很惭愧地承认,当时我站起来看着他,并向他乞求别再伤害我或是我的朋友,我张开双手并注视着他的眼睛说:“我没有照相机或手机,我什么都没有,拜托别伤 害我”,说出这些话时,我恨懦弱恐惧的自己。他赢了,攻击者凶暴地转身朝他人离去。

这次的攻击被录下并上传至YouTube

原本想要和平抗议却以骨折收场,当地警方承认他们无力阻止政权拥护者:

有三个人去Bliss Street(Maghfar Hubaysh)的警察局投诉那些伤害我们的人,但被告知攻击者有政党撑腰因此警方无能为力。所以造成臀骨骨折、颅骨破裂、无数黑眼圈及其他伤痛的shabab[家伙],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

叙利亚对较小的临国黎巴嫩来说,总是有分裂的效果。

与叙利亚政府的关系定义了黎巴嫩的政治,所以分别有亲叙利亚和反叙利亚阵营。

有人视黎巴嫩为一个与叙利亚全不同的国家,有人希望强调两国间的特殊关系,黎巴嫩努力地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黎巴嫩的某些部分,如复兴党和SSNP,坚决主张这两国应统一为大叙利亚,并声称目前的政治版图是殖民主义者的计划,所以要抵制。

因此叙利亚在黎巴嫩国内事务中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从周二的抗议活动以暴力收场就可以看出这点。

这次的攻击引起愤怒,黎巴嫩人民质疑为何当时没有保安人员。

Nadine Moawad说:

有些抗议人士受重伤仍在医院,许多人有打伤、割伤及瘀伤。行动主义者前往Hobeich警察局呈报攻击事件,却得不到警方的协助。肇事者一定会因他们的非法攻击行动受到起诉,全体阁员要为未能保护民众自由和平地表达己见而负责。这是暴行,所以我们绝对不能三缄其口。

Qifa Nabki的Elias Muhanna谴责各政党在贝鲁特和整个黎巴嫩使用的手段:

大约每六个月,我去贝鲁特探亲(他们住在这附近),墙壁和路灯上悬挂了越来越多的SSNP横幅标语,最近他们似乎向不满叙利亚局势的人出气,恐吓和平抗议人士。

我认为Jadaliyya那篇文章的作者所坚决主张的是值得强调的:这些抗议人士谴责叙利亚暴行,且厌恶“3月14日与3月8日的政治分裂,至今已分化黎 巴嫩六年的”而聚在一起。他们特意选择在这里[哈姆拉]示威游行,以避免被标记为任何特定的政党的拥护者。我鼓励这博客上任何住在黎巴嫩志同道合的读者们 参与,加入这些抗议游行,大声表达意见,并协助终止强硬的复兴党暴徒在哈姆拉街头的支配。

Angry Arab起初不相信SSNP成员和这次的暴行有关,但之后承认SSNP和复兴党成员有参与攻击行动:

我昨天张贴有关左派人士(我认识其中几位)在哈姆拉抗议可耻的叙利亚政权时,受到暴力对待。听说SSNP(已被其领袖As`ad Hardan转化为叙利亚政权的工具)有参与,我要求脸书朋友中的SSNP成员解释,而他们向我保证他们没有参与。我现在知道并非如此。事实上SSNP成 员在哈姆拉骚扰抗议叙利亚政权的人。

关于抗议权,在阿拉伯世界中,黎巴嫩经常是个例外。事实上,近年来贝鲁特已目睹了无数因诸多问题而引发的公众抗议活动。

然而黎巴嫩主要政治人物不想被卷入叙利亚的内部混乱,保持着令人担心的沉默,因为害怕被阿萨德政权报复。

这不合乎黎巴嫩抗议权的悠久传统,政权拥护者有政治撑腰,能以暴力阻止反对叙利亚屠杀的人,这必定会激怒国内许多认为抗议权利神圣不可侵犯的人士。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