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Film 电影 來自 十二月, 2006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亚运、民主与模特儿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译者: Leonard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里为何没有未将阿拉伯遗产放入表演内容?民主与模特儿之间关系是什么?埃及部落客又为何要求读者看奥斯卡得奖电影「晚安,祝你好运」? 以下是北非与中东部落格本周所提出的部分疑问。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对亚运开幕式不甚满意,他质疑为何卡达政府未将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达杜哈亚运开幕式的演出非常美丽,但阿拉伯人在哪里?我们在表演中见到大船与海洋,我相信无论在每一个波斯湾国家的体育竞赛开幕式中,这两项都是必要的元素,我们也看到壮丽的民俗传说表演,但却只呈现了东南亚文明而已,卡达似乎将阿拉伯从地图上的亚洲里抹去,我想问的是:阿拉伯人在这些表演里的位置在哪里?阿拉伯文明、遗绪、艺术在哪里?约旦、叙利亚、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国的文明在哪里?为何主办单位忽视阿拉伯人与文明?还是亚洲只限于东亚国度?就算遗忘阿拉伯,那么波斯呢?为什么连波斯都被遗忘?” 埃及的3rby则写到民主对人民社经水准与外貌的冲击: “我读到父亲在Al Quds Al Arabi发表的文章,内容其实并不吸引我,不过让我开始思索国内人民社经情况与政治情况的关系,我从前认为国家若走向民主,社经情况就会改善,并以此做为我国贫困的原因,父亲的文章里提到本地与义大利物价的差距,我也想起他说过从前定居开罗之前,曾在义大利遇到一些外貌很糟糕的人,如今却和一般人无异,…我开始思索人们的外貌,为什么在Zamaleck与Maadi的女子长相很美丽,来自乡村的女子却长相丑陋?为什么埃及民谣歌手Shaaban Abdulraheem如此肥胖,而流行歌手Amr Diab却曲线窈窕?撇开基因与运动因素不谈,我认为原因在于埃及传统面包与豆类饮食把人们的胃撑大,但精食就没有这种影响,光是看人的外貌,就能分辨他们是住在Nasr城内的大厦顶楼还是地下室,所以我国人民的身材毫无吸引力,而义大利人却个个都像模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