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Refugees 难民 來自 八月, 2007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庆贺艾伦强斯顿获释

本周我们将以Taghreed Abeaed这位女士的悲剧故事开始,她死于加萨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边境。Dew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位31岁的巴勒斯坦妇人在滞留于埃及境内与加萨边境超过20天后过世。这位贫穷的妇人(也是五个孩子的母亲)为癌症所苦,由于加萨缺乏适当的医疗技术,而前往埃及就医。她的双亲及家人诉诸舆论力量,才能将她的遗体带回,举办庄严的葬礼。 超过六千名滞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过摄氏四十度的酷热气候之下等着回家和家人团聚。有些人手头上根本没有多的钱,一位巴勒斯坦父亲只好卖掉他 为孩子买的礼物去支付住宿的费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钱,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时间,或是到处游荡找寻合适的地方闭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几个小时也好。 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来说,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萨,这是令人苦恼、恐惧和痛苦。 但本周有一则来自加萨的好消息 。BBC驻加萨记者艾伦强斯顿遭绑架获释,很快的有许多文章关于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为武装伊斯兰 (Army of Islam)人质的艾伦强斯顿终于获释。在他遭绑架的期间,加萨的街头发起了各式的请愿活动。巴勒斯坦的记者也为他发起许多请愿活动。在此事件中让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耻。就连小孩也知道绑架记者向世人传达出的加萨讯息破坏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谈论事件发生的原因、细节、后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伦获释说声恭喜。首先,因为他是我们的访客,他是在加萨从事采访工作的记者。其次,他得到释放将有助修正在他遭绑架后,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绘的错误丑陋形象。 在加萨的Dew也感到高兴: 今早醒来就听见这个好消息…总算,在115天的绑架之后。艾伦强斯顿重获自由 :)…“我很高兴被释放了”是他对媒体所讲的第一句话。这个可怜人不抱持一点他会被释放的希望… 我刚看到艾伦离开加萨返回英国的新闻,他说他要放个长假,之后可能考虑再回到加萨…我个人不觉得他会再回来 ;)… 释放艾伦背后进行的协商细节尚未公布,也许稍后会公布,但重要的是艾伦的脸上如今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见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伦,你的梦想最终会实现…保重和再见 部落客们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间 (Meanwhile...

6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女性的困境

虽然在巴勒斯坦的部落格圈讨论的话题一如往常的还是以政治为主,我决定本周改变关注的焦点。本周的主题不是政府、加萨和父权,而是总结处理一个不同类型的题材-女性的主题。 首先是一位名叫Hind Mohammed Eid的埃及年轻女孩遭到强暴后产子的故事,随之引起全国对于伊斯兰妇女的头巾(hijab )作为保护, 可以预防此类的犯罪(有篇叙述这起事件的阿拉伯文文章,可以在这里看到)。阿拉伯女性进步之声(Arab Woman Progressive Voice )讨论这个案件: 强暴和以头巾遮掩之间有什么关联? 喔,从父权的逻辑来看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女孩或女人遭到强暴,那是因为她的撩拨。她没有完全的遮掩自己,所以这是她的错。所以,一名遭强暴的七岁女孩是如此的应受讉责。或者,至少她的父母该被讉责,因为他们让自己的女儿如此暴露,所以引诱男人强暴她。 根据这个逻辑,案件中的女孩应该遮掩以保护男人不致受到引诱,而那个强暴她的男人是被害者。 当强暴者施暴于小至一岁的女孩。我们也应该遮掩那些诱惑男人的女性吗?强暴者施暴于男人和男孩,我们为什么不也遮掩那些诱惑者? 让我们遮掩起整个世界以防强暴者受到诱惑。遮掩起树、遮掩起海,别忘了空气,因为所有都可以是感觉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官能上的引诱,所有都可以是危险的。 部落客的的回响引发了在以伊斯兰妇女服装遮掩之外,如何抑止强暴的讨论。Qwaider قويدر 评论: 从这个角度看来,我欣赏约旦政府的法律将强暴未成年者(无论性别)的罪犯处以死刑。我认为这样强烈的后果,应该能对抑止性侵害产生良好的作用。 James Stanhope回应: 在美国,成年人对成年人的强暴、以及成年人对青少年的强暴(法定的强暴)是由各州刑法(criminal law)所决定,而由于这些案件几乎总是由陪审团判决,死刑是否能抑止强暴犯罪的发生还不是很明确。在美国,我所居住的乔治亚州(Georgia)研究显 示,预谋以及冲动暴力犯罪,明显地不能以罪刑的轻重来抑止(包括死刑),因为这些犯罪者预期自己的行为不会被发现或逮补。 〈养育Yousuf,不插电:巴勒斯坦母亲日记〉(Ra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