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拉伯:包着穆斯林头巾的娃娃在突尼西亚引起争议

原文:Arabisc: Hijab-clad Doll Under Fire in Tunisia
作者:Amira Al Hussaini
翻译:abstract
校对:Portnoy

Fulla in Hijab
这是身着穆斯林妇女头巾(Hijab)的芺拉(Fulla, 取名自地中海沿岸一种茉莉花,是叙利亚“新男孩”玩具设计公司在2003年11月所推出),从堕落西方的芭比娃娃改良而来。

这个芭比身着穆斯林头巾(Hijab)以及伊斯兰服饰-有着长袖的长袍。她对许多穆斯林世界的家长而言如同恩赐般,因为他们乐见他们的孩子玩着符合社会传统和宗教责任的娃娃。但在此时,埃及的部落客Ahmed Shokeir对于突尼西亚当局不乐见此一娃娃,并以一些证据不足的理由将这些娃娃从商店里没收,写下他的厌恶:

芺拉是几年前由玩具公司从著名的芭比改良而来的阿拉伯娃娃。她合乎常理的看起来就是阿拉伯模样,或是更明确的说,是海湾阿拉伯模样,身着海湾阿拉伯世界的人们惯常穿着的服饰(译注:海湾阿拉伯包括了科威特,沙乌地阿拉伯,巴林,卡逹,阿曼,沙乌地阿拉伯联合大公国,见Wiki的介绍)。 娃娃的制造商确保娃娃娃穿着穆斯林妇女的头巾以及没有遮住脸部的罩袍。但你不知道,突尼西亚当局以芺拉的穿著有散播教派主义为理由,迳行查禁和没收娃娃、 以及印有娃娃肖像的其它物品(例如文具或书包)。有一位记者说,他担心小朋友提着印有芺拉照片的书包将会遭到逮捕或讯问。

(译注:依照区域的不同,穆斯林女性的服装也有不同。Hijab是从阿拉伯文而来,意指头巾,,在西方社会最常见的一种,是包裹住头和颈部,但不遮掩脸部。保守的如niqab和burqa(中文/英文); 前者属沙乌地阿拉伯形式,完全遮住脸部和身体,但露出眼睛;后者常见于阿富汗,在眼部则有网状开孔。在服装上,al-amira是包括了一件长袍以及符合 头型包裹至颈部的头巾;shayla也就是本文中所称海湾阿拉伯型式,长袍以及一条长方型的头巾围住头部,头巾的下摆则固定或围绕在肩部附近; khimar型式的头巾常见于北非的穆斯林,是包裹住腰部以上,包括头,手,肩膀,但露出整个脸部;chador是伊朗妇女出外穿着从头长及脚踝的一种罩袍。而突尼西亚当局则鼓励妇女依照当地传统衣着庄重即可不必穿着头巾。更多关于Hijab的资料以及穆斯林妇女为何要穿着Hijab,可参考WIKI以及BBC的介绍)

在埃及,同时要注意的,部落客Kareem Nabeel Suleiman被指控在网路上书写亵渎伊斯兰和造成教派冲突而逮捕,他在1月25号再度出庭,但法院拒絶他的交保。

22岁的Suleiman由于他在网路上的文章被指控有亵渎伊斯兰以和诽谤埃及总统的嫌疑,在11月遭到逮捕。

部落客夥伴Wa7da Masrya在法庭,告诉我们发什了什么事。Kareem的律师,记者和其它的部落客,Wa7da Masrya则在早上九点来到法院:

她说,今天我们等了很久,在把电视台的采访拍摄开庭过程的人员赶出法庭后,我们也快要被赶出去了。法庭方面也禁止任何人拍 照。 Dream TV的一位采访人员出席在庭上,但也被禁止拍摄开庭的过程。Kareem从车库偷溜进法庭但没有人看到他。法庭方面甚至禁止我们坐在法庭之内,直到 Kareem的案件宣判。

Wa7da Masrya继续说,

法庭休息时,我们聚集在一起坐在法院外面等待判决的结果。当时,一些记者找我们谈,试图知道我们是否同意 Kareem所写的。我也试图向他们解释尽管我们不同意Kareem,但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相信言论自由,而逮捕和惩罚都不会改变我们对言论自由的态度。

在埃及以及相关议题之外,阿布达比的Ben Kerishan决定和朋友在冬天到黎巴嫩的贝鲁特度个短暂的假期。

饮酒在伊斯兰世界仍视为禁忌,Bin Kerishan的第一个挑战是在能在飞机上买酒,即使他朋友的亲戚在机上。

在机上,不幸的是Shuhail叔叔坐的离我们很近,他向我们打招呼,我们对他撒了个谎说我们正在出差的路上。Shuhail低声的在我耳边说,我不能在这次旅途中喝酒。我试着让他镇静下来并且跟他说,阿拉将会在我们这边

为了掩饰这是酒,Bin Kerishan点了Buck's Fizz,是一种香槟和柳橙汁的调酒

虽然他们计划充分,打算充份利用这次短暂的假期-喝酒、赌博、美食,他们似乎忘了黎巴嫩正面临政府和反对意见之间的冲突。他说,

我们的司机Fadi向我们解释,那些人不去Solidaire(市中心)是因为那些抗议者正由真主党(Hizbulla)带 领着(译注:什叶派组织,于1982年因反以色列入侵而成立。自2006年12月以来,以黎巴嫩真主党为首的反对派透过无限期静坐等示威活动,要求组建一 个民族团结政府来取代目前由多数派主导的西尼乌拉政府)。司机带我们去他们扎营的地方。在那里我们看到有人在踢足球也有人在煮东西吃。Fadi告诉我们, 真主党付给那些在白天参加示威的人每天美金20元,过夜者则是美金50元。刚好今天是假日,许多贫穷的家庭就聚在一起渡周末享用免费的午餐,多亏了伊朗最 高领袖哈米尼(译注:美国指控伊朗及叙利亚支持黎巴嫩真主党此次的行动)。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叶门,Thamud 认为在花了150美金在国营的驾训班学习驾驶后,他感觉被抢了

他解释说:我23岁我不会开车。我不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不学开车。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没有惯于开车的朋友。我也没有那种游 手好闲的朋友开着车整天在街上到处晃,我爸在教我开车的时候这样警告我,也许你也有听过这种类到的警告。为了学开车,某天的早上我到了驾训班注册晨间的课 程。事实上这是个二周的课程,第一周是理论课,第二周是实际操作。这样的课要价150美金的价格太夸张了。这课程应该便宜些,除非有个人教练。

2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