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葡语系博客圈报导东帝汶的第一轮选举

校稿:chy7211

Timor Elections 
“你投票给谁?”
“我不会说的…”
“为什么?”
“我才不笨…”
东帝汶正举行它成为独立国家后的首次全国选举,目前的投票统计显示:为了决定下届总统有举行第二轮投票的必要。先前于四月九日举行的投票在计票过程中产生某些令人困惑的问题,这对一个先前没有选举经验的国家来说是可预期的,较意外的是国家选举委员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种语言发布记者会 — 德顿语、葡萄牙语、印度尼西亚语及英语,在以个人身分对选票处理的不合逻辑结果表达质疑并提出强烈关切后,古斯芒神父遭免职并由其它官员发表声明。葡萄牙语的消息来源报导:

东帝汶国家选委会(CNE)在完成选举报告分析及排除无效投票后,今天将宣布四月九日总统选举的暂定结果,包考地区(Baucau)所统计的夸张投票数被认为是在一小选区Vae-Gae的纪录有技术错误,在东帝汶选委会(CNE)发言人马帝诺.古斯芒神父暗示确实存在‘不合逻辑’与‘无法解释’的情况后,隔天选委会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释:检阅报告及判定705个地区无效票数的程序已于昨天当地时间早上四点三十分结束,这是一段‘漫长且小心翼翼的’过程,由于技术错误阻碍了许多地区的选票计算与纪录… 官方将于周五发布第一回总统选举的票数总计,第二回则预定在五月八日。
东帝汶今日发表暂定结果”引自博客Timor Online

东帝汶正历经某些错综复杂的时刻,在这(仍然)是葡语系的国家,选票增加的奇迹有了新的解释,难以明白发生什么事,不论是来自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或来自欧盟(UE)的国际观察员,在星期一三五有一个解释,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个解释;这是如此的巧,当他们发觉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卢奥洛(Lu Olo)将会是第一回的赢家时,问题就开始了,巧合… 事实是随着计票过程展开,渐趋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与霍塔(Ramos Horta)企图给予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致命一击的最大目标已完全失败;我不知道这对东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卢奥洛的最终胜利使澳洲人如鲠在喉,而这是澳洲政府绝不接受的。我为我的坦白致歉,但对我而言,越让澳洲人难受越好。
澳洲制造混乱打击东帝汶”引自博客Alto Hama

与所臆测相反,包考地区(Baucau)并未有选举舞弊;最终在一个登记6万一千个选民的地区并没有30万票,虽然我不明白疑问是什么,因为登记在任一地区的东帝汶选民可自由地选择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实上所发生的只是逻辑谬误,稽核员仅计算各地区的选民数量,而没有将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识别区,‘因为缺乏合格的人力资源而导致计算错误’真是过错,但这些是可使南方邻国惊恐的错误,而当他们惊恐时… 虽然查核结束但仍未有最终结果,他们是在等待五位候选人即将向上诉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诉形式化吗?他们是在等待澳洲人许可吗?一定不是葡语国家共同体(CPLP)之一…
最终没有任何舞弊”引自博客Pululu

事实上,这个世界最年轻的国家可能已明白要为这次就职选举经验做更好的准备,在一个受文化上、语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阂动荡的国家里,萦绕着初次投票程序与计票的不确定因素必定对进行过程带来额外的不稳定性与不确定性。

有些人认为星期一的选举是成功的,就此来说,只有选举期间相对平静是如此。因为假如我们检视其它方面,我们不能不夸张地说这次的选举是场真正的惨败,有这么多来自各方面的异常、失败、矛盾、抱怨及抗议而无任何可行的解决方法: 尽管有许多国际观察员参与,这场总统选举并未因此转向透明化,且并未抬高任何主权机构、首长、人民、政党领导人或观察员的声誉,谁也没有。明知2001年的选举因其透明度而遭诟病,难道不能期待我们会为东帝汶即将举行的首次选举做更好的准备吗?
我们要去哪?”引自博客Timor 2006

Boletim 2. Volta混着各种垃圾,一张印着微笑的霍塔(Ramos Horta)和卢奥洛(Lu Olo)照片的第二轮总统选举公告的印刷品,不小心被放在满是其它种废物的垃圾桶之外,是的,每个看过的行人几乎都把它扔到垃圾桶。
总统选举的其它方面”引自博客Timor 2006

根据上回民调结果,东帝汶独立革命阵线(Fretilin)的候选人古特雷斯.卢奥洛(Francisco Guterres Lu Olu)赢得大约26%的票数,据推测实为东帝汶民族抵抗评议会(CNRT)的无党籍候选人-拉莫斯·霍塔(José Ramos Horta)赢得22%,民主党的费迪南.阿劳若(Ferdinand de Araujo)又名拉斯玛(LaSama)民调约19%位居第三,这一次没人争论卢奥洛(Lu Olo)与拉莫斯·霍塔(Ramos Horta)将于五月面对二轮选举的事实。无庸置疑地,葡语博客们倾向将霍塔(Ramos Horta)与古斯茂(Xanana Gusmao)连同他的澳洲夫人视同东帝汶葡语争端的仇敌,并给予更大量的关注。这次的选举肯定会反映并扩大文化上与语言上的冲突。

有件事是可以肯定的:澳洲是美国及全世界各地金融精英的代表,这些人寄望霍塔(Ramos Horta)与古斯茂(Xanana Gusmao)双手奉上东帝汶,这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达成的… 他们会逐渐履行践踏在繁多尸体上的计划,假如任他们在本地横行,我们可将此称为“卖国”!这看起来像卖国,因为它的确是卖国。当谈论到阿卡提利(Alkatiri)… 他打算将东帝汶利益卖给谁?给中国?你瞧,他也将(国家利益)卖给那些狗娘养的… 那些以中世纪农奴制度剥削中国人民!可是不可以啊… 阿卡提利(Alkatiri)有一个他希望可以在东帝汶施行的社会型态的个人计划,而这或许会成功,他所需要的是肃清不良支持者的政党及清除那些反对他计划的行动。
米尼奥省至东帝汶的土地上“似什么是什么””引用自博客Página Um

卢奥洛(Lu Olo)声称希达丽亚(Cidália)对这个国家而言会是一位美好的第一夫人。卢奥洛(Lu Olo)说:“希达丽亚(Cidália)是东帝汶土生土长的女性,她并会是我们历史知名的第一夫人,她了解文化的价值与传统,希达丽亚是个深情的女性,充满爱心、智慧及拥有宽宏的心胸,而且她将运用她的智能及知识增进我身为东帝汶共和国总统的角色”。 “一个居家的男人将促进家庭价值”引用自博客Lu Olo para Presidente

东帝汶的葡语博客同时提供了一些话,以促进我国人口统计型态内的多样文化与语言背景的共存,他们论及近代东帝汶混乱的历史所留下的伤疤 — 伤害必须经由宽容与相互尊重而治愈。

在我这个世代,没有人学葡萄牙语,因为我们出生于印度尼西亚占领期间;葡萄牙语仅使用在天主教的礼拜仪式中-大多数东帝汶人是天主教徒,我们在学校学习印度尼西亚语而在家说我们的母语-德顿语,对我们东帝汶人来说,学习如葡萄牙语之类的拉丁欧洲语言,由于我们习惯更为简单的文法规则,更加努力与投入是必须的… 我希望我们能从过去犯的错误和失败中学习,以更好地解决我们的问题,并成熟地面对未来将来临的新挑战… 东帝汶人是率直且谦逊的,并骄傲地维护从他们亲人所传承的文化与传统,人民既友善且以社会分享的公有概念生活着,虽然与路西塔尼亚岛分隔数千公里,东帝汶与葡萄牙共同分享许多事物,由于葡萄牙人出现于这个岛已历经四个世纪半,该岛并以“鳄鱼岛”闻名。
草药医生的谈话”引自博客Area de Projectos 2007 ESSPS

我们从过去长期为葡萄牙人殖民及印度尼西亚人占领的民族里继承了什么?从葡萄牙,我们继承天主教信仰,与保罗、马利亚和安东尼奥这些姓名,以及构成我国目前政治精英的小圈子所使用的葡萄牙语。从印度尼西亚,我们所继承最糟的事是治理国家的腐败思想(仅有的制度是为了在社会名望上提供更好的地位),但在人力资源训练方面,印度尼西亚做的好多了,而且没人怀疑这点。过去五年,我们见到某些领导者的某些不恰当的言论,他们称呼那些在印度尼西亚完成学业的人为‘方便面学者(Sarjana Supermi)’,这类措辞变相地告诉那些人:我们国家不需要你,这几乎是一巴掌打在这没机会为自己与国家去选择最好的世代脸上,甚至与我们心愿相左地,我们必须承认存在于两个世代间的距离,在印度尼西亚受教的人们和曾流亡的领导者同样伟大,快速地来看为了进行立宪会议选举的新政党编制,考虑到所有我们自过去承袭的事物,摩擦与歧异依旧存在,但当前各政党与代表两个世代的政客们之间的政治争端,必定得由互相尊重来裁定,这是为了让我们刚获独立的民主之路能不偏不倚地依循正轨。
承袭了什么?”引用自博客Notas Soltas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