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博客讨论非洲的非正规经济

非洲的非正规经济的研究讨论向来集中在学术专业圈,如大学教授、学生,经济学者和发展经济专业人士等。最近在非洲博客圈里,则兴起对地下经济的探讨。虽不是精妙的言语、但也无伤大雅,博客圈与学术专业者在这个议题上,分享着相近的话语。

此事听起来稀松平常,但令人兴奋的是博客们做出了一些搞学问的人所做不到的事,扩展了相关的讨论,真正跨入了进入了现实的生活。

所以就让我们进入博客们所讨论的非洲非正规经济话题吧。

从非洲发展经济博客圈的主脑,Femka Okafor开始,看看非正规经济的勇往精神

非洲制品展览说明了这件事: 在马里塞内加尔正式经济部门的工作者多只限于城市菁英非正规经济包括了发生在市集交易,它为创新、有冒险精神的人提供了许多的机会。

我们把焦点移至IBM的全球创新表现博客,看看他们如何看待非洲非正规创业家所面临的障碍

非正规经济的存在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事实上,许多人将其视为非洲急速成长的企业精神象征,就像在几千万个非洲人的餐桌放上了食物。

问题是这些企业不能够成长雇用更多人创造更多财富,他们就必须在规范的范围运作。他们也没法取得融资或是基本的商业技巧训练来帮助改善营运。

德国博客Loomnie,原籍Lago尼日利亚,指出非洲非正规经济和农村的关连

想想这点:非洲大部份都居住在农村,有多少政府与正式经济活动曾经伸入农村人民?政府官方经济统计遗漏掉许多商业活动。即使研究非洲非正规经济的学者,他们花了许多时间研究都会区的地下经济,尚未能对农村的经济生活投助足够的注意。

再看Imnakoya,写出了尼日利亚经济金字塔底层的深刻观察。

当我思虑 Robert 的记录片时,脑中不断盘旋的,是如何帮助一些贫民窟的个体企业。这正是社会底层。我相信在那个地方,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政策有意义:大部份的政策并不是为了培力小人物。除此之外,能做的只有微型贷款或小额借款。

有人提出了聪明的想法让地下经济可以在非洲运作。住在美国的Nii Simmonfds 有许多亲人仍在加纳,他告诉我们非洲的非正规经济如何地成长

多半非正规经济的活动者和农业部门有紧密的关联:采收水果铺地砖 驯养乳牛等等。另外还有手工业制造面具、串珠、手环衣服等。是否能够促进不同产业的合作,变成非正规经济工作者的一个公司企业?

有一篇令我一再回味的文章,仍是Ethan Zuckerman 最近所用的 “Incrememental infrasuture“(渐增式的基础建设)。它提醒我从Carol Pineau 记录片所学到的东西。创业者使用自己的收益来投入基础设施的建设,别人同时也从这些建设中受惠。这就是Ethan所说的:

我的朋友和同事Mike Best曾质疑我所提出的案例,是否真的是“微型”;最令他感兴趣的就是“极小规模基础设施”之定义。以移动电信产业为例,小型社区以几千元建立资料建设、而不是数百万元。Mike 描绘了一个“自力供应”模式,以满足所需,过去没有人曾建设过这类的基础设施。

自力供应的系统持续增加,当所得超过个别所需时,便可将多余的电力出售给其它邻居。在非洲大陆,矿石和石油公司的能源供应设施遍布。参观加纳的黄金开采中 心,会在许多二级城市看见基础设施的成长。可以想见“渐进式基础设施”以迷你、微型及极小型之规模遍地萌芽。一个农民若投资抽水设备,建造极小规模基础建 设,便可灌溉自己的田地和附近的农田;然而一间行动电信公司建立的发电厂,除了提供基地台电力能源,还可以利用过剩的能量来供应其它灌溉设备,让它在个体 或是迷你水准下运行。

你已听到了具创业经验的博客意见,现在让我们看看其它人独特角度的观察:Sokwanele是津巴布韦公民团体,旨在提供人民的日常基本需求。以下这篇文章检视了津巴布韦非正式金矿部门的兴起

矿业部长Chris Anderson 表示 淘金者向来被认为是非正式部门。与其取缔,不如鼓励他们把黄金卖给国家贮备银行。他甚致建议小规模的矿工应该要给予比市价更高的价钱,以避免他们把黄金卖到黑市。有远见的淘金者 能够从各方面委员会得到许可来善用黄金存底。

合法经济临近崩溃造成了生产的落差,用从地下部门所买来的贵重金属来替代,所以贮备银行从非法采矿者买了许多黄金。

淘金者目前在黑市卖出或是贮备银行购买的价钱,仍低于市场价格。

我们接着看看津巴布韦另一个博客的专家说法,尽管政府再怎么禁止,津巴布韦的非正规经济[1]

祕鲁经济学者Hernando De Soto 终身研究这个奇特的现象。其研究结果反对开发中国家消除非正规经济,因为许多合法产业无法解决的问题,非正规经济却有办法应付。看看他的二本书:《另辟蹊径》《资本的轨迹》

问题的根源是土地法律。目前并不足以保障产权,需要有执权者来修法以适应实情,让法律可以完全开放正规市场。非正规经济又是怎么做到这点的?他们只在自己 的市场运作(合法产业和政府称它们为黑市),由成员自行协商负责其中的律法规则。别担心,黑市不死,你无法用破坏基本建设来消灭它,它永远存在人心观念之 中。

最后,回顾引发这一连串讨论的起源,是来自南非的 Gavin Chait、或如大家所知的Whythawk)。那篇文章引起津巴布韦专家的回响,超出原本对非正规经济成因的讨论,更深入地寻找解决之道,很值得一读。以下是其摘要:

中央集权的国家大部份会保护合约,并确保产权的执行;个人权利与福利国家则是相对晚近的事。要达成这些,就必须要有税收,而得有企业和收入才能进行课税。然而收入和企业则需要合约和产权执行的保障。

如果他们相信跟利益被剥夺比起来,支持国家较为划算,那么就会有一个稳定中央政府;然而当政府介入经济、产权受到威胁,投资人和企业主会退出他们对政府的支持。

如果有能耐,投资者会跑到其它安全的国家;反之,他们则会将投资从本国地下经济抽出。

非正规 vs. 正式是主观的,技术上我们讨论的是第三者的产权。非正规经济市场确实是当地市场的一部份,人们因为直接的信任而愿意进行交易。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