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其顿:改国名才可加入北约与欧盟?

马其顿在1991年自南斯拉夫独立以来,与南边的邻居希腊之间在其国名问题上一直有激烈争议。马其顿在其宪法称呼自己“马其顿共和国 (Republic of Macedonia)”,希腊宣称使用此名不仅侵犯了希腊历史文化上对此名字的所有权,也意指对希腊北部马其顿省份的领土所有权。

希腊与联合国不称马其顿共和国,而依然继续称马其顿为“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 ”。前B92 blog的部落客Lucy Moore指出:“对个小国而言,这是个长得可怕的名字,但你可以简称它为FYROM。”她对此补充:“希腊仍然坚持一个源自西元前三世纪的名字,塞尔维亚在1389年宣称拥有科索沃刹时间似乎合理多了。”

fyrom-no.jpg

照片来自Tigertweet,经允许使用

现在这个前南斯拉夫共和国名称的争议可能危及其申请加入欧盟与北约,希腊是两者的会员国。2008年4月在布加勒斯的北约组织高峰会上预料 将对马其顿发出入约邀请,且在科索沃于2月宣布独立后,马其顿官员说这个国家(马其顿有相当多的阿尔巴尼亚少数族群)要维持国家稳定,须成为安全组织的会 员,尔后还要加入欧盟,。

(译注:4月份时北约高峰会并未邀请马其顿入会,申请遭搁置的理由是希腊与马其顿之间的国名争议。)

然而,希腊已威胁要否决马其顿的入会申请,假如它不更改现有的国名的话(马其顿共和国)。除了北约之外,根据上周(08年3月)发表的欧盟进度报告,马其顿希望在秋天展开欧盟的入会协商。唯一个问题可能是,再一次是,它的国名。如欧盟东扩委员Olli Rehn所说:“假如我们无法解决这问题,我担心将(对加入欧盟)有负面影响。”Balkan Baby极力主张两方要尽快达到妥协以维护区域稳定,而在希腊这方面拥有较大的弹性:

让整个巴尔干区域弥漫当前的不稳定,这看起来是相对富裕的希腊人高度地不负责任,要试图并阻碍马其顿的进步,而马其顿是个贫穷但 追求民主的国家,它不从塞尔维亚所愿而往西方靠拢并促进稳定。希腊的反对很可能触怒马其顿国族主义者,反而可能导致2001年对付马其顿境内阿尔巴尼亚裔 少数族群的血腥冲突重演。看起来现在是希腊在其立场上让步的好时机,开始在这个区域扮演更负责与成熟的角色,希腊是可以试着去回避这么做,假如要使自己成 为地中海国家而非巴尔干的一部份的话。出于反制,或许马其顿可以要求希腊将国名改成“前奥图曼雅典希腊共和国(The Former Ottoman Hellenic Republic of Athens)”?

Dieneke的人类学部落格用相当大的篇幅描述国名争议的来龙去脉,解释为何两造都对这名字有权使用:

这场争议聚焦在“马其顿人的(Macedonian)”这个形容词的使用问题。这个形容词有地理上的涵义,指称来自马其顿这个地 理区域的人。然而,对于FYROM(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的居民而言,它也有种族涵义,因为FYROM里许多(或大部分)斯拉夫语系的居民在种族上认 为自己是马其顿人。[…]
希腊的人民认为有充分理由以FYROM来否决他们使用马其顿为国名,因为FYROM只涵盖部分的马其顿:在地理上北方部份;在基因上属于马其顿人血缘的一支;在语言上是马其顿区域的方言。
FYROM的人民认为有充分理由对马其顿这国名有某些权力:他们定居在马其顿的一部份、他们说斯拉夫族群的一种马其顿方言,并且他们因而认为自己是其他巴尔干斯拉夫族间的一个个别的国家。

greek-macedonia.jpg

在希腊Thessaloniki举行的示威要求马其顿共和国更名,照片来自Pappalicious,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马其顿与希腊的部落客在国名议题上都有非常强烈的感想,外界的观察者像是Greater Surbiton就觉得难以理解:

…或许要一个正常人理解这里所发生的事是困难的:试着去想像英格兰人与威尔斯人争辩Boadicea女王是“英格兰人”或“威尔 斯人”,或是法国人争论狮心王理查(Richard the Lionheart)是“英格兰人”或“法国人”。试着去想像法国人与德国人争辩查利曼大帝是“法国人”或“日尔曼人”。这是件成熟、民主的国家不会做的 事。然而在21世纪,类似这种事情将会危及北约扩大与巴尔干的稳定。事实上,这样的意涵甚至更为危险:假如斯拉夫人不被容许享用亚历山大大帝的遗产,那么 西印度裔与亚裔的英国公民可否被容许享用Boadicea女王或狮心王理查的遗产?而德国的犹太人能否被容许享用日耳曼皇帝红胡子腓特列一世 (Frederick Barbarossa)的遗产,义大利犹太人可否享用凯萨大帝的遗产?

联合国特使Matthew Nimetz受命要协助雅典与史高比耶找出它们17年争议的对策,他从2月就一直忙着进行协调以寻找可被两方接受的国名。最近他提出一套5组可能的替代国名,并持续与两个国家的代表会面。这些建议的国名是: 马其顿宪政共和国(Constitutional Republic of Macedonia)、马其顿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Macedonia)、马其顿独立共和国(Independent Republic of Macedonia)、马其顿新共和国(New Republic of Macedonia)与上马其顿共和国(Republic of Upper Macedonia)。这些提案并未被欣然接受:一些马其顿部落格之间流传着请愿行动,反对国名的更改,且数千人在马其顿示威,而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区首府Thessaloniki也有类似的示威。

(译注:史高比耶是马其顿首都;希腊拥有马其顿为名的行政区有Central Macedonia、West Macedonia与East Macedonia;Thessaloniki是Central Macedonia首府,也是希腊第二大城)

部落格Say:Macedonia的作者认为:“为自己选择名字并表达你的国籍是基本的人权。”他针对希腊媒体间最为热门的提案之一,在一封给联合国特使Mathew Nimetz的公开信中这样评论道:

关于“上马其顿”,在希腊政府已暗示有意同意这个名字(诚如希腊媒体在前几天所报导)时,应该要指出这个名字与其正式位置并不相 符。若是有个“上马其顿”存在,那么逻辑上也要有个“下马其顿”。因而在此概念下,希腊政府如何能够辩称说,“马其顿共和国”这名字就是对希腊北部的领土 主权宣示,而“上马其顿”就没有?

macedonia.jpg

马其顿国旗飘荡在Ohrid镇(照片来自rtw2007,经允许使用)

在4月份北约高峰会逼近之际,史高比耶与雅典之间协议以解决这17年长争议的时间所剩无几,所以一些部落客便对这争议自己提出了其他的对策。这里是希腊部落客Eugenia Loli-Queru的点子:

这个对策就是让两个国家变个单一个国家。名字要叫做“马其顿暨希腊”,或叫“马其腊(Macedreece)”或者是“希顿 (Greedonia)”,我一点都不在意。重点在于,这两种文化比他们认为彼此相同的还要“更多”。古马其顿人在其文化与宗教上与希腊那部份非常相似。 要合并两个国家需要胆识,但在过去有人曾做过,而现在可以再做一次,和平进行。[…]
我最后的论点是:两方文化都推崇亚历山大大帝,每一边都要这位英雄成为各自独有的英雄。然而,亚历山大大帝要的是两者,是一个统一的马其顿-希腊。在2500年之后没有智慧合并,你们就不配尊他为英雄。

其他的部落客,像Florian Bieber认为,随着马其顿的国名提案,一般大众应该需要添加有意义的描述性形容词到他们的国名上:

小不点蒙特内哥罗共和国(Smallish Republic of Montenegro,SROCG)
塞尔维亚有点民主共和国(Kinda Democratic Republic of Serbia, KDROS)
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民主联邦暨有时候邦联之三个平等组成民族且无其他人共和国(Democratic Federal and Sometimes Confederal Republic of Three Equal Constituent People and Nobody Else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DFSCRTECPNEBH)

现在甚至有个Facebook群组, 让你能奉献心力为这争议寻找出对策,方法是建议给马其顿一个适当的形容词,现有的提案包括马其顿后现代共和国(Post-Modern Republic of Macedonia, PoMoSoMa)、几乎没有不均衡,老实说还有点不均衡之马其顿希腊共和国(The Not Even Remotely, Honestly not even a little bit, Hellenic Republic of Macedonia, NERHNELBHRM)、马其顿甜椒酱共和国(Ajvarska Republika Makedonija, ARM)。

(译注:甜椒酱Ajvar是马其顿民间饮食最普遍的酱料,像泡菜之于韩国)

校对: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