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 衰退的小钢珠产业

柏青哥小钢珠店,日本都市内主要的据点,雇用了30几万的人,每年可以大约赚进30兆日圆,吸引了至少大约全日本四分之一的人会偶尔去拉拉把,其中1700万人是常客。

然而,近期的柏青哥却变成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产业。以前,柏青哥以透过三店方式,即由第三方的奖品交换方式,使柏青哥这个雷同赌博的行为被允许,成为了日本的“国民休闲娱乐”。但,更严苛的规范及变化的市场观点,迫使柏青哥这样特别的赌博方式改变,使三分之一的柏青哥店将于隔年倒闭。对于这个迫在眉梢的危机和该产业所得利益每况愈下的情况,即使有美国影星尼可拉斯凯吉的大力支持,也于事无补。

pachinkoplayer.jpg
柏青哥玩家(Flickr用户Suviko

最近对柏青哥产业的威胁是来自于,合法化及管制日本境内赌场的计划,而这项计划已被两大党罕见地一致[日文]背书通过。这项举动使柏青哥这个准合法(quasi-legal)的赌博行为开始备受质疑,而两大党的背书行为亦激起一些评论,及部落客对现今日本社会内柏青哥与赌博的省思。

许多文章批评柏青哥的高度成瘾性及它有害性的本质,在“柏青哥是赌博吗?”这篇文章中,部落客Harumi写道:

我不玩柏青哥,每当我看到一个接着一个的社会案件里,小孩因为父母沉溺于柏青哥而死亡,我就觉得要是没有这些柏青哥赌博场所的话,我们会过的更好。 首先,柏青哥是违法的。
即使是因为柏青哥而使得你破产,你也不能以柏青哥作为你个人破产的理由。
这是因为,柏青哥被视为赌博。
但是,造成许多人破产的原因就是柏青哥。
事实上,这样的争议可以被忽视到现在,简直是个谜。

部落客hoopou-chu同时因为赌博禁令,怀疑赌场的合法性

从一开始,“赌场”这个字便违反了赌博禁令,如果这个法案成立,我怀疑法律是否仍禁止赌博。

在回应J-cast关于规范赌场文章[日文]的回应里,也有几个有趣的论点,其中第七篇回应提及:

当一堆人会为了玩柏青哥跑去借钱,柏青哥早已超过了纯娱乐。柏青哥的本质就像毒品一般具有成瘾性,很明显的,柏青哥应属于受规范 的一种行为。柏青哥,是给一般人做娱乐用的,是吗?如果柏青哥会吸引人,是因为(赢)最后可以换得金钱的话,那它就应该是赌博。只有像日本这种没品格的国 家,才会让这些赌博场所并直接出现在火车站前,甚至没有任何特别规划的地区。

南韩总统李明博在会晤日本反对党的主席小沢一郎时,表达他对韩国人在日本境内经营柏青哥情况的关注,该文第十篇回应很快地提出,在南韩,柏青哥根本是违法的:

在南韩国内柏青哥是被禁止的。
大家都知道为何南韩要禁止柏青哥。
那是因为柏青哥里的高度投机性,它毁了多人的家庭,也使得许多人严重的依赖高利贷。
即使是这样,还是有许多压力加诸在日本政府上。
他们现在在日本里散布着,在他们自己国家里被禁止的犯罪。
柏青哥是赌博,而且很清楚的,现在是时候把它从日本剔除废止了。
我希望,日本政府能受忽视南韩政府所施的压力,而进一步的将柏青哥产业带入历史。

该文第十二篇回应进而质疑柏青哥这种准合法赌博行为的独占地位:

若是你将三店方式用于麻将或扑克牌,你就会被逮捕,但柏青哥例外。
是什么特别的情况,让你不会因为因柏青哥而被逮捕?

最后,该文第十三篇回应质疑了柏青哥的“娱乐性”:

在我身旁有需多人让我觉得:“如果他们不玩柏青哥的话,他们就会是很好的人。”这就是为何我会觉得,如果柏青哥消失的话,将会是件很好的事。
这并不是新闻,人们并非为娱乐而去玩柏青哥,而是着眼于将奖品换成现金的目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