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南非仇外暴动持续延烧

南非日前发生针对外国人的严重暴力攻击事件,震憾南非媒体与博客圈,独立博客质疑政府将此次暴力事件视为仇外攻击是否正确,并批评媒体太过导因为果,强调暴力事件背后真正的原因。

以下摘录部份南非博客的发言。

来自约翰内斯堡的Don Edward在博客Insights and Rants写道:

所谓政治正确性已经走过头了,谈论仇外与暴动都很好,但为什么政府这么害怕承认这次暴动实为「种族歧视」!?

这次冲突造成许多人遭到杀害,只因为他们是外国人,所以我们称之为仇外攻击,「如果将之称为种族歧视,就是政治立场不正确」,南非总统姆贝基快速打出王牌,但我猜这次暴力事件没有白人卷入,所以他看不见冲突真正的原因,真是笨蛋!当领导阶层还在犹豫、沉默的时候,很多人正因此饱受折磨甚至牺牲生命。

如果政府不采取任何行动,那么我们应该可以往下一步进行─种族净化,另一项南非传统的运动。

In The News中,一个以南非人为主、包含非洲各个族群的博客,讨论这次暴力事件对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的影响:

有没有人想过这次暴力事件会如何影响南非对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的筹备?全世界都看到攻击事件的照片与影片,没有办法美化这些影像,犯罪问题一直是南非主办2010年世界杯足球赛的最大争议,但全世界人相信南非可以防范未然,不会影响2010年的全球盛事,结果现在约翰内斯堡小镇的犯罪画面散播到全世界,让人不禁纳闷为何南非就是没办法遏止近日犯罪事件?

好,仇外攻击发生在贫困的小镇,所以不会影响2010年足球赛,对吗?错。试想全球人对南非小镇或郊区犯罪问题的描绘,无论任何形式的犯罪对南非都是负面的,犯罪问题是南非全国性的议题,不应因为它发生在小镇,就表示可以避而不谈。

政府必须采取行动,而且要快,找出仇外攻击的根本解决之道,有人呼吁应部署更多警力阻止攻击,但是警方响应现所有警力已经全部出动,并无足够资源增加警力,警方已经请求军方支持并接管情况。因为南非现无战事,所以军力可以协助支持。但另一层隐忧是攻击事件可能扩大然后失控。政府现在有机会采取行动、阻止攻击,还是他们想等事情无法控制再处理?这让我想起供电情况,政府很久之前就有机会可以采取行动来解决危机,但是却什么也不做,现在才来对抗他们早就可以预防的事情,为什么就是不能从以往的错误中学习?
 

Charmed at My Digital Life 写道:没有人应该遭到这种对待:

我承认我对政治议题或政府不适任没有通盘了解,但是我真的认为仇外攻击是没必要的,没有人应该遭到这种对待。

我同意 OS 所说,那些没有人性的人才做的出这种事情,让人一点也不意外为何津巴布韦人或莫桑比克人可以找到工作。

我姊姊雇用了津巴布韦女孩在家帮忙,她很健谈、待人友善、很有教养,不像其它南非人态度很糟糕,老想着全世界的人都因为种族隔离欠他什么。

如果人们多一点关怀,那么将没有人哭泣
如果人们多一点爱心,那么将没有人说谎
如果人们愿意分享、愿意放下傲慢
我们将会看见没有人牺牲的日子

五分钱乐团《如果多一点关怀》(Nickelback; If Everyone Cared)歌词

博客Contraflow的Herman则看得更远

媒体对这类新闻的报导往往倒因为果,几乎不太了解这也是广泛社会经济环境与政策的一部份(虽然也有些不错的分析,如这里这里),像这里的新闻首页(以开普敦为主的独立媒体开普时报; Cape Times)提出关于暴力事件的种族议题相关问题,这媒体分析本次事件也采用相同逻辑,认为这是南非穷人危险的生活环境一环,同时反应出他们所要求的政治响应,新闻美体在处理人权与尊重生命的议题时,应该做到最好,这是最好时机。

Sokari 认为这次暴力攻击突显南非的弱点

媒体与政府将暴力事件视为仇外攻击,但是事实上人们已经到了临界点了,经过14年的希望破灭,现在企图扭转社群与庇护所的主流价值,再加上外国人加深了他们挫折感。虽说暴力事件的罪行不容开脱,但某种程度南非的脆弱的确可以解释。

笃信 ubuntu(译注:南非民族观,意指尊重他人,以群体为重) Nicole 不敢相信她的同胞会犯下这种暴力罪行

过去几周来住在约翰内斯堡东兰德(East Rand)的非洲非法移民(甚至合法移民!)遭到仇外攻击人数不断攀升,包括津巴布韦人、马拉威人、赞比亚人、卢安达人、浦隆地人、莫桑比克人等等。

我很难相信自己国家的人会卷入津巴布韦暴力事件、亲手犯下罪行,这次攻击事件摧毁了我原本认知的世界,我原本相信信奉ubantu的人应该可以接纳任何事、这应该只会发生在第一世界国家的问题,竟然在家门前发生(约翰内斯堡距离大约1400公里/870英里远),我一直相信我们国家如彩虹般美好,数千人为南非奋斗、流血、壮烈牺牲,因此我们才有一个自己的国家,彼此尊重、平等对待,而今我自己的同胞竟然犯下这种仇恨罪行。

ZimStallion张贴一则愤怒的文章:

很好,这不是开玩笑,这件事让我真的很火大。

仇外,对那些一辈子生活在重压之下的人,因为忌妒仇恨外国人在南非的生活。

问:为何津巴布韦人像洪水一样涌入南非?
答:因为有个白痴津巴布韦总统在没有正当理由下掐熄人民的生机。
问:为何有个白痴津巴布韦总统?
答:因为南非总统也是白痴,想尽办法躲避全世界将枪口对准自己。
问:为何白痴南非人将怒火发泄在无辜的津巴布韦难民身上?
答:因为白痴南非人很懒,习惯别人帮他们把事情准备好,津巴布韦人的确有做事,所以雇主喜欢把工作给津巴布韦人而不是南非人。
老天,南非人啊,我已经把事情尽量简化解释给你们听,让你们可以用脑袋想想看,请你们白痴南非总统停止支持白痴津巴布韦总统,让津巴布韦人通通有家可归,你们就有工作可以做,把自己的国家讨回来,如果我们有其它选择,我们才不想待在这。

Jacaranda FM 的博客写道:

因为近日仇外攻击事件,约翰内斯堡亚历山大区的外籍公民请求警察让他们回自己的国家,根据亚历山大区的警方表示,近千名难民在警察局附近搭帐篷,部份组织捐赠毛毯、食物与其它民生必需品。

最后,Dispatch Now 写道:

DispatchOnline架设共享博客,邀请读者分享对仇外攻击、种族歧视与其它仇视行为的经验,如果你想分享自己的看法与故事,请上 http://blogs.dispatch.co.za/surviving

因为各种媒体与地方新闻频道,这是仇外攻击已经备受挞伐,但不幸的是,我们的政府脚步依然慢吞吞,言辞闪烁,而非采取具体行动解决问题。

校对: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