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与移民有关的新冲突横扫南非

人民反排外大游行(摄于 2015 年四月二十三日,约翰尼斯堡,小衣索比亚(Little Ethiopia)外的 Jeppe 街)(照片来自 Dyltong,依据创用 CC 4.0 授权使用)

南非现正处于另一波针对非裔移民的攻击之中:本周在普里托利亚(Pretoria)与约翰尼斯堡,群众高喊着排外口号,洗劫、烧毁外国人的商家及住宅。

在 2008 年及 2015 年,类似的暴力活动也曾席卷全国:当时暴徒杀害了数人,并造成大量财物损失。

 

星期五,在首都一场大型反移民示威活动之后,警方发射了震撼弹及橡皮子弹来驱散冲突群众,其中有移民、也有反移民的抗议者。

抗议者把国内的高犯罪率归咎于移民——尤其是与性交易和违禁药物有关的犯罪——并指控移民抢走了南非公民的工作。据估计,作为非洲大陆寻求庇护者的主要目的国之一,南非现约住有 220 万移民。

南非总统朱玛(Jacob Zuma)说,南非人并不排外,他们只是受够了犯罪。

许多网路使用者纷纷谴责最新一波针对移民的攻击,有些人还提出了一些理论,来解释为何排外对很多南非人来说似乎正中下怀。

在推特(Twitter)上,Leandri J van Vuuren 说这整件事都要归结于政府失职:

南非 #xenophobia(排外心理)的成因:资源匮乏、住房不足、公共服务、教育与就业。政府让我们失望了。

— Leandri J van Vuuren (@Lean3JvV) February 24, 2017

Lola de Lola 说,排外不能解决南非的社会问题:

在这个#madworld(疯狂的世界)里,每个社会都有它根深柢固的问题,但#xenophobia(排外)不是解决之道,我们应该感到羞耻。南非,停止吧。

— LolaDeLola (@Lola_de_Lola) February 24, 2017

Lord Skibabs 说,犯罪无国籍:

🌍「打击犯罪,而不是非裔同胞。」犯罪无国籍。 #xenophobia(排外) #SouthAfrica(南非) 🌍 pic.twitter.com/bP6oEQCRPQ

— Lord Skibabs (@Skibabs) February 24, 2017

Abdulrahman 感叹:

南非⋯⋯你已不是那曾经的彩虹国度! 😩 #xenophobia(排外) #enca(非洲电子新闻频道) #SABCinquiry(南非广播公司新闻调查)

— Abdulrahman (@Rahmanchulo) February 24, 2017

彩虹国度」是图图(Desmond Tutu)大主教于1994 年所创的新词,用以形容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其后,南非的第一位总统曼德拉(Nelson Mandela)则让它广为人知。

注意到抗议活动与暴力行为多半都是针对来自非洲国家的外籍人士,Amandla 写道:

「南非属于所有在地居民」不适用于非裔人士,只适用于白种外国人?我们这些南方人是茫了吧。

— Amandla! (@AmandlaMobi) February 24, 2017

塞内加尔驻南非大使馆经济处长 Samba Thiam,在推特上分享了他的亲身经验:

把外国人与犯罪联结在一起真是太蠢了。从在南非担任外交人员的第一天起,我就不断感受到[南非人的]排外心理。还在调适中!

— Samba Alassane Thiam (@jesuismackysall) February 20, 2017

有些人说,应该用「排非」这个词来取代「排外」:

@shewolfmo 南非不是排外,是排非。印度人、巴基斯坦人与白人都没遭受这些攻击。

— HEMEDI MOHA® (@HemediMoha) February 24, 2017

另一位名为 Munyati 的推特用户则建议:

照这样下去,我们可能得考虑把「非」字从「南非」里去掉了。 #xenophobia(排外) #XenoMarch(排外游行) #Xenophobicattacks(排外攻击) #TshwaneUnrest(茨瓦内之乱)

— Munyati (@GotMunyati) February 24, 2017

Motshubane 呼吁[进行]全国性的心理评估:

南非需要接受某种心理评估了⋯⋯我们看事情的方式实在有点扭曲。 😢 #xenophobia(排外心理)

— Motshubane (@motshubane) February 24, 2017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特派员 Haru Mutasa 则呼吁记者要教育南非人,关于非洲国家在反种族隔离的奋斗中所扮演的角色:

排外心理。记者需要报导这片地区是如何在种族隔离时期帮助了南非,也许无知能转化为知识?

— harumutasa/aljazeera (@harumutasa) February 24, 2017

在脸书(Facebook)上,与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有合作的媒体经理 Robert Shivambu 坦承

Today is one of those days that I am ashamed to say that I am South African. #NoToXenophobia

今天是我羞于承认自己是南非人的一天。 #NoToXenophobia(拒绝排外)

那些支持示威者的人拒绝接受「排外」的标签。比方说,Joe Selimo 就主张,南非人是在打击毒品与性交易,不是移民或外国文化:

为什么南非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打击毒品与性交易要被说是 #xenophobia(排外)?到头来他们才是要承受这些的人。

— Joe selimo (@Mjselimo) February 23, 2017

Lemenemene 问, 那些批评抗议群众的人,看起来不是也挺接受那些关于南非人、带有排异意味的观点吗:

为什么一个人四处散播很多外国人认为「南非人很懒」的观感,就不会被认为是排异?

— Honorable Lemenemene (@HovaXXI) February 24, 2017

Senzo Mncwabe 说,南非人只是需要空间:

@Boity 这不是排外。每个人都得回到他们出生的地方,我们南非需要空间。拜托,这里又不是中国。

— Senzo_mncwabe (@senzo_weezy) February 24, 2017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