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女性让埃及更穷困?

女性应该待在家里照顾孩子,还是出外工作从事生产?Fantasia's World针对这项争议不休的问题,尝试提出解答:女人,妳让埃及更穷吗?

Fantasia写下这篇文章献给:

那些痛苦、怨怼以及不满于现状的家庭主妇……那些曾经是我的同学、大学同窗以及职场同事,但婚后选择在家带小孩的女人。

Fantasia描述她与上述那些朋友的交往状况:

我要跟妳们说对不起。妳们总在我这找到慰藉……与妳们在一起,我总是全神贯注的倾听妳们的烦恼,分担妳们的忧愁,因此可以排遣情绪。妳们又觉得我能与妳们感受一同,能体谅妳们的辛劳。 我懂妳们的脆弱,却暗自忍受妳们的愚痴。我不去批评或责备妳们,除非妳们自己静下心准备好好思考、重新审视自己。我总是温柔倾听妳们的心事,反而没那么在意对于人生真正的价值。我一直努力化解妳们的痛、妳们的累,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但有件事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只是有件事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当妳们抱怨自己的婚姻、必须撙节开支因为生活开销很高,还有妳们没办法克制自己、把气出在孩子身上。这些,真的,真的太超过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想妳们最好现在就把那个像海绵一样,吸取妳们所有负面情绪的我,变成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的石头吧。我真的很不懂,妳们说家庭占据所有的时间,所以无法工作,可是又接着抱怨寂寞、还有那些怎么也填不满的空闲时间!妳们说老公薪水优渥,自己那微薄的薪水一比之下简直可笑,所以干脆不去工作,但是又接着抱怨物价上扬,支出预算大缩水!妳们说女生工作本来就不常见,但是又很羡慕以前的同事可以升官,还在电视上亮相!妳们真的变成以前妳们讨厌的那种女人了。妳们把别人批评的体无完肤,表示那些人根本不足取,这样,妳们可能会心安理得,但是实际上对自己没什么帮助,也不会让自己更开心。

接着,她深入探讨为何家庭主妇会让埃及更为贫穷:

作为第三世界国家的一员并不是作为俱乐部里的一员。一个国家被归类为第三世界,是因为种种迹象都属于第三世界。第三世界的国家贫穷、发展速率缓慢,而且对全球经济或是其它领域,如科学研究的发展,贡献少之又少。因此,如果一个国家,就跟家庭主妇一样,只会仰赖其它人、其它国家,就归类于第三世界。而只要每个国家的成员都跟妳们一样无事生产,国家就毫无进步的机会。 想知道我们生产力多弱吗?让我提供一些实例。埃及公民的平均生产力估计是一年1000元,而且好几年来数字都未变动。其它国家,例如以色列公民的平均生产力一年有15000元。新加坡在几年前也属于第三世界,现在每年每人平均所得已达45000元,足足是埃及人民的45倍!这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很简单,非常简单。埃及人口有七千八百万人,其中半数以上从小就被教导以生育和服侍家庭当作唯一的人生目标,然后这一半的人就依赖另一半供养自己,满足基本的需求……喔真是太好了!

她毫不留情地指出:

在家闲晃,就会对我们的经济造成沉重负担。如果又只顾着生孩子让自己在家有事可忙,更是雪上加霜,只会让上千人遭受更多贫穷与不幸。都市女性比乡下女性还不中用,乡下女性会烤面包、种蔬菜、养小孩、缝衣服,都市女性根本毫无生产力可言,她们只会花、花、花,还不止花钱买东西,还会花时间讲电话讲个不停,看电视看个没完,只顾着消磨时间、娱乐自己,这样也是在消耗能源(妳听过能源危机吗?),消耗已经愈来愈少的能源,消耗那些可能会掀起抢夺能源大战的罕见能源。 总之,城市女性到头来生产了什么吗?她们为国家的收入贡献几分?完全没有。

至于政府也责无旁贷:

政府并没有提供适当的托育方案,让女性可以留在职场打拚;因此,私人企业有理由不用对女性职员负责。毕竟,政府都没有提供服务保障女性职员,企业为何要庸人自扰? 公部门提供女性两年的育婴假,这政策其实也是马马虎虎。女性请假两年没工作,难道两年没工作没有任何影响吗?结束育婴假,回到之前工作岗位(如果真的回去的话),只会发现自己远远落后某些甚至已经升官的同事。公部门如此,私部门就更不用说。私部门名义上有三个月的育婴假,但收假后也表示跟这个工作说掰掰。女性根本别无选择,所以每日例行公事变成回家、褓姆或托儿所、工作、褓姆或托儿所然后回家,这样,几乎所有的薪水都花在褓姆费和通勤费上。所以,在家顾小孩倒成了最佳首选。

Fantasia话锋从社会科学转到基础数学,一步步推论为何埃及变成贫穷国家:

第一,传统观念男性享有教育权,识字率高;相较之下,只有59.4%的女性会读写,而其中93%完成初等教育,67%接受中等教育。第二,只有23%的女性是劳工;埃及整体劳动力女性占了22%。第三,埃及的女性劳动力(23%),只有22.6%的女性有大学学历(也就是说,只有5%的女性是高学历工作者!多么惊人的数字!),其中16%服务于行政部门,28%于专门职业与技术部门。 撇开惊人的数据不谈,也许有人觉得解决这项重要议题的首要任务是提出改革方案。但其实这样还不够。

她引述哈萨宁(Mahassen Mostafa Hassanin)教授书中一篇「埃及贫穷档案」:

许多改革方案着重于男性利益的开发,而非女性。总体经济的政策重点在于重新分配资源以达到整体稳定与成长,而不是个体经济议题与性别对立。发展政策对象通常都指向男性,而忽视女性。

不仅如此,文化根深蒂固更是难题所在,女性总是无法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我再从上述书本节录一段:

两性间的平等与公正在新的发展型态中至为重要。发展型态注重发展过程中的永续性,而这表示改变既有的社会模式实为必要,也就是要矫正男性与女性的观念,教导他们彼此互助以重新建构一个人道的社会秩序。

哈萨宁教授也陈述了为何埃及女性须考虑找个工作的原因:

女性在社会发展过程扮演的角色是可议的。女性将所有收入投注在她的家庭,同时却必须遵守所有的社会规范,这就让她们在社会发展的参与上角色显得吃重。

这点无庸置疑……更确切的说,女性是被强迫进入职场,并非出于个人意愿。她们缺乏动能、抱负以及让她们能心安理得进入职场的背景。

想更深入此议题,请看Sahar Nasr女士一篇名为「女性与贫穷」的论文。此文收录在2003年由国家妇女协会与世界银行共同发行的论文集中。

在这篇论文中,Nasr研究结果显示贫穷的女性进入家庭,多半是因为丧偶。也就是说,只要男性当家,贫穷的女性就绝不会考虑出外工作。 对女人、女生来说,贫穷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贫穷本身与性别无关,但女性以及她们的孩子比男性更容易被贫穷打败。 贫穷的女性通常要面对三重压迫: 第一,女性背负传宗接代的压力,而且她们的奉献与市场获利无直接关连,所以通常不受认可,如此便低估了女性在经济生产方面的贡献。第二,在传统社会的观念束缚下,女性进入职场工作的机会较少,能选择的工作类型也不多。第三,女性的学业表现普遍不高,因此也降低盈利能力。

在文章最后,Fantasia向她的朋友和每位不事生产的女性朋友大声疾呼:

妳们现在知道自己不能只坐在那儿抱怨了吗?妳们是那么年轻、健康、教育程度又高,本是从事生产的最佳人选,国家需要妳们!如果妳们继续将过去的教育、个人技能丢到一边,这个国家永远不可能发展。 请一肩挑起对这个国家的责任吧!顶天立地地行事!为妳们的下一代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吧!不要再让妳们的国家更加穷困了!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