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发狂边缘

陷入两难处境的埃及人正在努力维持他们的理智、信仰、以及稳定。

无法无天询问他的读者认为下面所述的情景是否可能成真:

会否有这一天,当我们看见Gamal Mubarak,前任总统的儿子,在Al Azhar公园跟他自己的儿子一起散步? 我们会否见到艾哈迈德·纳齐夫在前往十月城第六大道的路上开着飞雅特的128家用车,跟旁边的小巴士一起在黎巴嫩的车阵中动弹不得? 胡斯尼·穆巴拉克会否跟新总统握手,并将总统府的钥匙递给他?

这些梦在许多埃及人的内心里玩转,但当他们清醒过来,他们会嘲笑自己的梦境多们愚蠢跟天真…在白日结束之际,他们必须醒着不然就会被恶梦吓得睁开眼; 他可能会惊醒,因为某个柬埔寨或是印度投资者买下了他工作的公司或工厂,透过售出,合并,或是商业买卖…告诉我他该如何取得法律权利! 也可能,他惊醒是因为他发现他的家跟一半的家人–假使不是所有人–都丧命于一场危险的锅炉瓦斯阀爆炸事件。 他可能永远不会醒来,因为餐点中已经放了好几年的一块肉酿成食物中毒而杀了他。 还有其他的风险,像是坐船时溺死、在火车上烧死、或是在大马路上流血至死。 这样的恶梦来自于太梦想活得像个人。

Per Bjorklund的博客是Egypt and Beyond,他引用了Al Badeel报纸的报导

根据无党派议员Gamal Zahraan在人民大会上公布的一份报告,过去四年当中有一万两千个年轻人自杀。根据Zahraan,主要的原因是高失业率。 虽然我无从判断这份报告科学上的真确性,报告中的数字–如果是正确的话–指出了令人惊恐的趋势:2005年有将近1100起自杀案件,2006年升高 到2300人,2007年…3700人。2008年这数字几乎加倍,于是过去四年来总共有12000年自杀。我无法不将这趋势与埃及剧烈的食物价格飙 升跟经济困乏连结在一起。随着全球大萧条,即将受到冲击的是旅游业跟埃及经济体的其他行业,未来是一片黯淡。

Mostafa Hussein写了一篇题为「人们不会因为失去信仰或失去工作而自杀」,他在文中强调心灵健康的重要:

心灵健康政策跟作法问题一大堆,包括一条老旧的法规,不完整且互不相连的服务,数量不够的工作者,欠缺认知,未经训练,被宗教信念扭曲,以及毫无研究跟数据支持。

他继续说道:

因为宗教禁止自杀,于是所有的伊斯兰国家报告中的自杀率都不可思议地低。宣称伊斯兰让人免于得到精神疾病让任何有头脑可以思考的人都忍俊不禁。 我并不是说伊斯兰(或笃信其他宗教)无法让人免于精神疾病。这不是我要讨论的议题。问题在于这种说法来自于对经书内容的诠释,而非经过科学方法验证。 这类宣称让「精神疾病是信仰欠缺所导致」的这种污名化恶性循环获得动力。人们于是将精神疾病与他们内心无法排除也无法应付的罪恶感连结在一起。

Mostafa对于将失业率跟自杀率的起伏直接相关的说法不认同,他说:

经济控制的是生命的大小事件,沮丧则是(基因或遗传而来的)脆弱跟(生命中的事件如工作、离婚等等造成的)压力造成。 没错,经济跟健康(主要是心灵健康)有关系,但是将经济上的困境跟自杀直接连结的说法是我不能苟同的。

失去了理智,一个月前,一名埃及中上阶级的男人杀了他的妻子、女儿、儿子。 Zeinobia 针对这件事回应:

Sharif如我所说,来自于中上阶级。他曾住在湾区然后才搬回来,我在某个地方读到他在埃及积架汽车工作。这家人拥有四台车, 警察还在平底鞋上找到珠宝。他的家人非常震惊,无法相信冷静又沉默的Sharif会做出这种事。所有人都说Sharif是个和蔼的父亲跟丈夫。如我所 说,Sharif的家人是在金融危机发生后才遭杀害,Sharif决定杀了家人,是他在埃及的股市遭逢钜额损失之后。根据新闻报导,他失去了将近一百万埃 及币,当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百万埃及币会让他难过成这样,以致于用如此恐怖的方式疯狂杀害他的家人!!??

她在文中总结:

我认为Sharif正被贪婪折磨,以及欠缺信仰,于是到最后他彻底落入沮丧。更不用说大多数的埃及人还是认为看精神科这件事是羞耻的。 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看见更多由经济危机引发的犯罪,这真是让人害怕,特别是犯罪与愤怒在埃及不断升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