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新法生效前,思考堕胎

[本文英文版原载于5月30日]

东帝汶近几周为了刑法草案,社会上论辩激烈,草案第144条有关堕胎及「中止怀孕之行为」,第142条则与「毋须受罚的中止怀孕行为」,据第144条,堕胎属违法行为,可求处2年至8年有期徒刑。

以上段落节录自「东帝汶法律与正义讨论区」(ETLJ),该文名为「当堕胎违法」,东帝汶新刑法将于六月初生效,将堕胎列为犯罪,只有母体生命安全受怀孕威胁时例外,连乱伦或强暴造成怀孕后堕胎亦不合法。

堕胎论辩在东帝汶并非首见,以往透过所谓传统医学堕胎也不违法,该讨论区亦提到:

在东帝汶近代史上,乱伦再加上密医堕胎导致死亡案例屡见不鲜,2008年11月,「司法体系监督计划」即记录Oecusse地方法院一项案件,其中女性因服用传统堕胎剂丧命。

据裁决书指出,2007年3月在Taiboko地区的Betasi地方,第一被告将传统药剂拿给第二被告,要转交给受害者J,要求依据第一被告的处方服药,藉以让受害者四个月大的胎儿流产,被告要求被害人连续服药三星期,几天后被告人虽然堕胎成功,却也因此死亡。

Girls Oecussi

Flickr用户NeilsPhotography于Oecussi地区所摄照片,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2009年初,「东帝汶与印度尼西亚行动网络」提及,东帝汶女性「接受不安全堕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亦于同月份指出东帝汶每35名女性,便有1人因生产死亡

三个月后,在名为「行动代替言语-女性和平研讨会」的文章里,对于今年三月初举办的那场活动(英文葡萄牙文德顿文),在东帝汶政府性别平等秘书处工作的一位澳洲女性表达看法,她认为会议中讨论堕胎,对于东帝汶关心性别议题的女性影响巨大:

现场有不少外籍白人女性,但绝大多数都是本地女性,这场会议是为她们举行,会中谈到在九成民众为天主教徒的东帝汶提倡使用避孕工具,谈到节育计划,从每户八至十个孩子减至五个,谈到女性应公开发声,这些争议性话题都在现场引起一片骚动。

[…]当然这场活动不只是为让几百人一起聊天,我得知活动第二天讨论到堕胎,这可不是当地民众平常会公开谈论的话题!堕胎 不 仅触法,也在医院实施各种政策,用尽手段阻止堕胎发生,但这个话题仍出现了,这不只是一场讨论,这代表女性能够安心共聚谈论关乎社会整体的议题。她们回家 后会转述所见所闻,我向各位保证,东帝汶国内也有支持民众,不全都是外国人,当地有许多女性非政府组织,也多是女性发声的唯一管道;会议中所分享的想法, 将会带动新行为与新计划,有些人回家后,若先生再殴打她,可能就会选择离开,或者会说:「生第七个孩子之前,先缓一缓吧」,我只能这么盼望。

这些话题之所以在会场造成「一片骚动」,或许是因为东帝汶文化总跟随天主教会的道德规范,在东帝汶受印度尼西亚统治争取自决时期,天主教会曾扮演重要角色,但天主教对堕胎的看法无疑颇具争议。

Photo shot outside a church by Flickr user NeilsPhotography shar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照片摄于教堂外,来自Flickr用户NeilsPhotography,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同时间在地球彼岸,葡萄牙博客Timor Lorosae Nação发表一篇短文,引起关于堕胎议题的长串讨论:

新刑法将堕胎入罪,最高可判处八年有期徒刑,当地性犯罪也在增加,可有任何因应之道?

该文吸引超过60篇回应,涵盖范围遍及避孕、自由意志、选择权、自杀与安乐死、宗教、家庭计划、强暴、世界经济、财富分配、正义等,其中有则留言将议题压缩至两种观点:女性或孩童,这是个文字游戏,葡萄牙文的「feto」意为「胚胎」,而同音字在德顿文里意为「女性」:

堕胎问题敏感且复杂,也常为不同人性价值观之间的论辩焦点。

若胚胎与女性能够对话,会对彼此说些什么?

女子:孩子,我不想要你,所以要堕胎。

胚胎:…?

另一则留言与德顿文的特殊性有关:

「怀孕」的德顿文为「isin rua」,依字面上可译为「两个躯体」,母亲与胚胎两者,虽然胚胎是在母亲体内成形,本身也是个躯体,另一个生命与母体共生发展。

故堕胎并非截肢那么简单,只是取出母体的一部分,那等于是终结另一人的生命,这个生命脆弱又无抵抗能力,只能与母体共生。

人们不该轻易表示:「这是我的身体,我想做什么都行」,因为事实上堕胎是把个人意志强加诸于另一人身上。

虽然多数回应来目外籍人士或非东帝汶民众,其中也有一位东帝汶女性表达意见

我是东帝汶人!我是女性!我是天主教徒,反对堕胎。

但我认同在某些情况下,应该尊重女性本身的意志,而非依据自以为统治东帝汶的教会或神职人员。

难道女性遭到混蛋强暴后决定堕胎,就该入狱吗?不!如果当事人是你的女儿、姐妹或母亲,…或许就不会有许多支持这项可耻法律的恶心言论![…]

Photo by Flickr user Graham Crumb shar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Graham Crumb,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儿童、性工作与堕胎

其他与堕胎相关议题方面,东帝汶性产业显然受主流媒体忽视,2005年,当时总统古斯毛(Xanana Gusmão)之妻Kirsty Gusmão在《Diario Tempo》表示,「若东帝汶政府不尽快采取行动,性产业将日渐猖獗,迟早首都迪力(Dili)将满街都是妓女」。

《东帝汶法学期刊》文章「死亡率、宗教与法律-东帝汶堕胎与性产业」中指出:

堕胎与性工作入罪造成女性蒙受痛苦,也导致社会混乱、产生爱滋病等重大卫生及安全风险、毒品使用、暴力,以及危害性命的地下堕胎诊所。

三年后,Loro Horta在Open Democracy网站撰写「商品咒诅」一文,说明「东帝汶石油利益成长及童妓间的关系」:

男子躲在邻近学校的车上,等着年轻女孩靠近,一位女学生说出自己的故事:「我们找上他们,跟他们说自己需要新鞋参加舞会,然后跟他们走,完事后就能拿到鞋子」,据报导,女孩甚至为了5美元出卖灵肉,当地记者报导,乡村有不少女孩才10岁就从事性工作,每次交易才1美元。

许多人很遗憾,东帝汶性工作者年龄愈来愈低:

真是愚蠢,怂恿未成年者从事性工作有何刑罚?许多年轻人出于贫困,于是出卖身体换取手机,许多成年人也愿意花钱,若记者着手调查,会找到许多报导题材,只要调阅通联记录,就能找到哪些混蛋每周日虔诚上教堂,在外却每天剥削未成年女孩。[…]

Photo by Flickr user NeilsPhotography shar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NeilsPhotography,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网络论辩后来衍伸出堕胎议题诗作交流(Não soube do Mundo(不明瞭世界)及无名诗),Ze da Labia为回应读者要求,写下诗作「Quero ser criança em Timor」(我想成为东帝汶的孩子):

我想成为东帝汶的孩子
我想快乐、感受关爱
我想喝奶
拥有强健骨骼
我想要有张床入眠
如果有床垫
就能入梦

我想成为东帝汶的孩子
我想要双鞋
如此双脚
才能健康干净成长
才能走去上学
不需跛行

我想成为东帝汶的孩子
拥有衣裳、毋需赤裸
我想要蔽体
抵挡灼热
烧痛了肌肤

我想成为东帝汶的孩子,有辆单车
能买下大马力的机车
从迪力到巴札提提
不受棍棒殴打
在欧迪提享受美食
白饭、饮汤甚至吃蛋饼
搭卡车出门散步
但只能拿枪出门

但母亲已生下十一个孩子
我会坐着等待
有人喊喝,我会拿水来
看乐团表演但不参加
看板球弹跳但不起脚
若骨折只能等待
因为无钙,要痊愈得花钱
所以我得动手
解决无能的大人物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