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牙买加:未成年怀孕与性暴力比例攀升

Jamaican Girls

虽然社会避孕观念日增,未成年怀孕仍是牙买加一大问题,当地35%的女性于19岁便已初次怀孕,且多数并非计划得来。

今年三月公布的研究中,94% 的未成年怀孕受访者均表示自己为意外怀孕,研究中另指出,青少年性暴力比例很高,也常会导致怀孕,访问中发现在首都金斯顿(Kingston)地区的15 岁至17岁少女中,近半数受访者曾遭受性暴力或强制性交,三分之一的女孩表示,自己是在受人说服或强迫发生初次性经验。

除了强迫性交外,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认为,牙买加未成年怀孕普遍还有其他原因,如避孕措施使用率低落、很早出现性行为、藉由性爱取得利益、安全与负责性行为的知识与技能不足等。

Thinkbass描述自己在牙买加圣凯萨琳一家医院实习所见:

每次值晚班,我都会遇到两三件流产不完全的案例(通常不喜欢再用堕胎一词)…多数年纪不到30岁,少数超过40岁,低于21岁的比例也高得吓人,人们总在这些小故事里,最能够瞭解问题本质的严重性。

16岁案例:流产不完全。

问题:笨医师(就是我)问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女孩盯着我,小声地说出「Zingy」这个绰号。我叹了一口气,把笔 放下: 「他的真名是什么?」,她转身要母亲帮忙…母亲请我等等,让她出去外头确定男子姓名,你没听错,这个女孩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她原本要生下这名男子的 孩子,却连父亲名字都不知道,他至少30岁。

Sasha D在Jamaica Gleaner博客留言,分享自己未成年怀孕的经验,表示只有母亲救了自己:

那时17岁刚从中学毕业,对世界和男性都很无知,我到派对疯狂一晚,后来就发现自己怀孕,男朋友因为即将离开牙买加,便利用那个时机,我当时酒醉太严重而无法拒绝!所以经过两分钟…或甚至几秒钟的骚动,我就怀孕了。

结果呢?我就成了妈妈!我的母亲很受伤、愤怒、难过、丢脸,但她还是决定支持我,陪我走过每一步,因此我才有勇气,在孩子出生后继续前进,我回到校园,从学院毕业后进入大学,如果母亲拒绝我怎么办?我会流落何方?我会有什么下场?

但并非每个人都和Sasha D一样幸运,牙买加未成年妈妈生完孩子,只有34%回到校园,上述三月份研究另指出,未成年怀孕亦导致胎儿不健全及死亡率提高,母亲就业机会也因而减少。

同样回应Jamaica Gleaner的文章,Bob提出降低未成年怀孕的方式:

多数牙买加家长对自己的身体与性别为耻,无法与未成年女儿讨论性爱,也不知道如此会对自己带来麻烦,不教而杀谓之虐…我呼吁家长自孩子10岁起,就开始提供性教育。

其他人认为牙买加堕胎法应该松绑,让母亲和未成年少女能够进行安全及合法堕胎,The Perception and Self-Perception of Women and Their Effects on Health Globally博客进一步说明

堕胎在牙买加仍是种联邦罪行(规范于含糊不清的「一般法」),只有少数情况例外:一、胚胎严重异常,二、怀孕危及母体健康,三、因乱伦或强暴造成怀孕,但是在2004年,牙买加母亲第三大死因即为不安全堕胎。

Gordon Swaby深信牙买加应让堕胎合法,他认为

谁有权决定我要如何面对还未出生的孩子,真是垃圾废话,许多孩子因此出生在毫无准备又不成熟的家庭,这些笨蛋宁愿让孩子出生,最后因家庭未提供照顾而沦落街头,政府也无有效系统来照顾这些孩子,…各位若要决定在牙买加将堕胎列为违法,请勿基于宗教,而请依据理性。

该项研究对未成年怀孕提供的其他建议包括鼓励青少年延后发生初次性行为,以及不鼓励脚踏多条船,社会亦应关心性别暴力问题。

Thinkbass认为女性也该开始尊重自己,她指出

许多人未成年即怀孕,她们的母亲才30岁就将成为祖母,有些女性已第五次怀孕,还想要生更多,只因为男人要更多小孩,有几 位爱滋 筛检呈阳性的母亲皆非初次怀孕(有位已怀孕九次),我一开始觉得荒唐,最后她们都哭喊着向上帝求助,有一位更大声哭叫,不明白自己为何有此遭遇,但我从没 听到她们大喊:「我绝不再怀孕」。

女性何时已成为男性精子的容器及垃圾场?法律何时容许我们用这些液体污辱自己的身体?我们何时开始接受,让暴力的阴茎和长大的胎儿虐待自己的私处?男人何时主宰了我们的身体?为何他们期待的福音,却意谓着我们的死亡?

牙买加女孩照片来自Flickr用户marco annunziata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