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洛哥:另一种危险流感

现在看来,不只是流感病毒让摩洛哥政府焦躁,「言论自由」这种病毒也让他们心烦意乱。

By Y on Flickr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Y

摩洛哥至少五名独立记者将在九月下旬前往首都法院,全都是因为他们在报纸上刊载的报导,包括《Al-Jarida al-Oula》、《Al-Ayam》及《Al-Mishaal》等媒体都质疑官方对国王穆罕默德六世健康的说法。一切始于8月26日,皇宫前所未见表 示,国王感染「良性病毒性疾病」,需要五天时间康复;隔天国内媒体开始评论这项声明,多数赞扬皇室对此保持资讯透明,也有些(引述匿名资料来源)指称国王 染病可能与「滥用治疗气喘的免疫镇静剂」有关,博客迅速加入讨论,不久后各种传言与八卦四起,社会上出现各种揣测与解读;随后政府开始逮捕记者,他们遭受长时间侦讯,要求说出资讯消息来源,侦讯时间甚至超过40个小时。

依据官方通讯社[法文]内容,检察官依据媒体法,指控记者「以媒体攻击」、「毁谤」、「恶意」,以及散播「错误资讯」与「不真实消息」,多数博客则抨击政府攻击记者。

摩洛哥人权公民网络平台Solidarité Maroc张贴[法文]资深社运者Khalid Jamai[法文]支持记者的信件,其中写道:

他们拥有武器、警察局、刽子手,但我们握有文字,藉文字将历史植入未来的记忆,我们又回到「下一个会是谁」的年代,无数日报与周刊都得面临审查、禁令、官司、罚金的恐惧,这些都是媒体史上首见,而明天,下一个会是谁?

但一切都始于文字,无法监禁或暗杀的文字。

A Moroccan about the world around him指责记者认为新闻业必须「更成熟」,他表示:

有些自称严肃的政治类报纸,总在头版上揣测国王每次喷嚏与咳嗽的原因,让大众无法关注其他重大议题,例如摩洛哥某些怯懦又 天真的 外交官,无法处理西撒哈拉问题,这种报纸我们不需要。我们需要独立媒体,绝不实施自我审查,而依职责无私判断,不依循各种潜在影响力,固守个人意识与坚持 精神。自由是个巨大的责任,《Al-Jarida al-Oula》、《Al-Ayam》及《Al-Mishaal》等媒体在此案例显示,他们无法负责,希望这只是个要清除的障碍。

这已非摩洛哥记者今年首度面临牢狱之灾,但Bluesman注意到[阿拉伯文]此次与以往不同,记者可能遭到抛弃:

这次并不同,因为受审记者在战场孤立无援,遭到同僚抛弃,这个可怕前例证明政府有两项成功之处:恐吓媒体与分化记者。

此项辩论陆续出现几项意外转折,亲吻摩洛哥国王的手这项习俗维持数百年,虽然无强制性,多数民众认为应藉此展现服从国王,Larbi引述记者Rachid Nini的社论,文中主张以预防疾病为由禁止此事,但博客认为[法文]反对理由不够充分:

我们必须废止吻手习惯,并非因为这代表旧时习俗,亦非因为这与现代摩洛哥形成强烈对比,不,有人认为废除吻手后,才能避免国王因民众口手接触到泥土或细菌。

外人通常难以理解摩洛哥政府多次对媒体的态度,但他们首先必须瞭解在摩洛哥政制中,国王是万人之上,熟知摩洛哥的社运份子兼博客Jillian YorkKABOBfest博客中,以讽刺与不可置信的口吻质疑,这些记者究竟写了什么下流内容,引发政府如此反应:

这篇错误消息究竟写了什么?[…]是国王罹癌吗?还是国王因肺疾将死?结果都不是,记者只是声称国王感染到…流感病毒。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