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Twitter能否防治自杀?

东京新宿街头的蓝色LED灯光,照片来自jediduke

日本警察厅最近发表年度自杀调查报告,官方资料(PDF档)显示,去年国内共有32845人自杀,尤其是20岁至39岁的死者大增,主要原因据称包括:一,健康问题;二,经济与社会问题;三,家庭问题。

日本人均自杀率在已开发世界名列前茅,多年以来都试图透过社会各阶层解决此一问题,政府及其他团体时常发起各种活动,希望提升社会意识,并鼓励民众在沮丧低落时求助,不要认为只有自杀能解决自己或至亲的问题。

当人们忧郁沮丧之时,大多很难开口与他们讨论,或是思考低潮情绪出自何处,不过有些人认为网络或许能成为协助工具,尤其对于熟悉科技的年轻世代格外有效。

在此方面而言,Twitter最近成为外界讨论焦点,有些人认为这项服务最适合民众匿名向外界求助,且140个字元的限制,恰好符合这些民众无法以长句完整表达感受的特性。

Yamabe表示,最近新闻报导,电影明星黛咪摩尔(Demi Moore)最近因为传送16个字的讯息,而成功阻断一名女性自杀,让他也开始思考此一问题:

在我思考之后,发现自杀防治与Twitter很可能是最佳组合,首先,Twitter网站的气氛较为轻松,故让留言更简 单,当人 们一出现生命令人失望或沮丧的情绪时,当然还不到想自我了断的程度,这时的感受便可发送至Twitter网站上,吐露难以继续生命,或许从世界上消失更好 的想法。

Twitter或许不只能用来避免自杀,也能提早处理自杀前一阶段的想法,亦即那些想要死的念头。有些自杀源于极端绝望,若人们能透过Twitter表达绝望感受,或许也能让他们藉此明白自己并不孤独…

札榥地区的自杀防治镜,照片来自MJTR (´・ω・)

许多人都想参与讨论这项复杂议题,试图分析「自杀行为」在日本的社会学意涵,因为日本社会传统有时将自杀视为勇敢作为,这种态度不只存在于武士文化,也存在于乡间,老人家会选择独自前往山中「退隐」,而不要成为家人包袱。

自杀人数在日本一直居高不下,代表背后原因也难以厘清,Ayasan等博客亦对Twitter及网络能发挥的功能存疑。

网络上有许多即时互动的方式,例如使用Twitter、聊天室等,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身分,当然,我们还是有可能找出谁坐在萤幕前,但不可能即时确认身分,因为在这种条件之下,我觉得将人命交由如此自由互动的工具相当危险。[…]

我过去曾经写道:「文字足以杀人」,字汇选择、字词使用与整句话的细节都很重要,面临生死边缘的人们相当敏感,他们会对每个字词产生反应,会很快做出决定,谁能确保在电脑前互动的两人都能以善意往来?

人们若相信网络能构成的联系,若能藉此让他人打消孤独与自杀的念头,我当然愿意恭喜,但或许他们只是缺乏想像力,透过网络与陌生人交谈或许能暂时纾压,但我不觉得网络能提供长久解决之道。

若地铁站里的栅栏与LED蓝光无法遏止自杀潮(卧轨是在日本最受欢迎的「自我了断」方式),部分人士认为,在博客、Twitter与Facebook流行的时代,社群网站或许是协助解决问题的新方法。

Ikeda Hayato相信社会媒体的力量。

在「传统」形式的网络里,人们受苦所发出的声音或许会受到忽视,但在现今网络架构下,人际关系与资料关系均不断公开,发声或许即成为与他人联系的方式。

Wonder Shake博客的铃木先生透过Skype,传递以下讯息给我:「社会媒体所建构的空间里,有可能创造出改变人生的决策模式」,若能够避免自杀,这将是用决策模式改变人生的终极典范。

我最感震惊的是20岁至39岁民众自杀人数大增,当然我们无法用科技解决所有问题,但今日网站拥有串连能力,若运用社会网络,能改变与拯救一个人的生命,都会是件好事。

自杀防治活动,照片来自titincai,海报上的文字写着,「你想死吗?说出你的想法。」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