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尼:当女性掌握投资

Flickr-photo "Scale" by deepchi1

Flickr上的照片 “Scale”,拍摄者deepchi1

印度尼西亚成功度过了最近一次的经济危机,现在甚至能与金砖四国分庭抗礼。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国度到底隐含着什么秘密?秘密其实在于印度尼西亚两亿三千万人口中超过半数的女性。

印度尼西亚大部分女性都谨守社会主流角色规范,结婚、生子。尽管近来趋势改变,大部分的时候,女性依旧不是能作决定的人,也不需要替家庭的财务做出贡献。可以选择去工作,但不强求,因此不一定有财务自由。

在乡下村子里,父母希望女儿的未来有保障而把她们嫁掉。这种惯例使得女性教育程度普遍低落,生命中很难有其他选择。女性常常被认为是「没有技术的劳工」-在工厂里工作,或是被送到国外当帮佣- 但是他们对国家金库的贡献常常被忽视,应有的权利也未受到适当认知。

过去几年,印度尼西亚女性激励了彼此,并展现出他们能够在一向由男性主宰的领域中拔得头筹。其中一位振奋人心的印度尼西亚女性是前任财政部长Sri Mulyani Indrawati,现任世界银行的管理主任。

二零零八年由印度尼西亚统计局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印度尼西亚有大约四千六百万到四千九百万家微/小/中型企业(MSME),而且60%到80%都是由女性拥有。这些微小中型企业雇用了全国百分之97.1的劳力。

非洲以及南亚地区的女性一样,印度尼西亚女性也面对诸多挑战,例如要如何在没有男性保证人的情形下跟银行申请贷款,或是无法展现出自己的信用程度。

好在印度尼西亚女性能团结在一起,不管在乡下或是城市的社区中都能感受到女性的同志情谊。

Son Haji Ujaji [印度尼西亚语]是一位住在西爪哇岛丹格朗(Tanerang)的社会运动者,他在博客上讨论女性为何能够增加家庭收入:

Perempuan akan mengambil peran-peran penting dalam kapasitasnya sebagai makhluk sosial, terutama dalam rangka peningkatan kualitas pendapatan keluarga. Lembaga-lembaga local yang ada lebih tepat bila diperankan secara langsung oleh kaum perempuan, baik yang bergerak dalam bidang sosial maupun ekonomi. Sesungguhnya kultur perempuan yang ada pada sebagian masyarakat Indoensia adalah bersifat guyub (komunal). Kuatanya daya komunalitas ini tercermin dari masih eksisnya lembaga-lembaga yang bergerak dalam bidang kewanitaan, seperti PKK, Posyandu, bentuk-bentuk arisan warga dan sejenisnya.

[…]

PKK mempunyai prioritas program berupa Usaha Peningkatan Pendapatan Keluarga (UP2K). […] Potensi, daya, dan karakter perempuan yang tidak kalah penting dan bobotnya dengan laki-laki dapat menjadikan program UP2K-PKK sebuah program unggulan dalam tataran program social safety net (jaring pengaman social), sebagai salah satu upaya menolong masyarakat dari keterpurukan ekonomi dengan jalan memberdayakan dan membangun masyarakat menjadi individu atau keluarga yang mandiri.

女性在本质上就比较擅长社交,并且也积极改善家庭收入。地方上的活动适合让女性来打点。从文化来看,印度尼西亚女性更了解社区的重要性,这反映在许 多社区活动上,例如PKK(作者注:给家庭主妇上的课程,像是裁缝、园艺、照护等等),Posyandu(作者注:社区健康中心),以及Arisan(作者注:私人投注,仅限朋友跟家人之间)至今都依然存在。

[…]

PKK现在着重收入改善计划(UP2K-PKK)。[…] 这个计划突显女性的潜能,意志力,以及性格,成为足以定义初级社会安全网络的代表,也是一种帮助人们脱离贫困,赋权与人,让他们变成强壮、独立的个人跟家庭成员。

开拓财源,线上跟线下

Koperasi (合作社),是一种由一群人集资建立的企业机构,以民主的方式管理,强调互惠,被视为是印度尼西亚经济的奠基石。

经过多年,合作社的基本原则在人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即使多层次传销跟合作社在认知社区及网络重要性上的价值不同,也被认为是种另辟财源的好方法。人们不见得会去参加多层次传销的聚会并购物,但他们会加入网络里,在分享八卦、喝茶吃点心之间寻找新的机会跟商业夥伴。

在多层次传销的展示会跟商品目录之后,风行的是博客跟Facebook。女士们迅速找到新的场所行销手工艺品、进口的韩国吊带裙、或是过季的Jimmy Choo周仰杰高跟鞋以及其他折扣奢侈品。另辟财源就像是在网络照片上加上标签一样容易。

微型信贷在印度尼西亚能成功吗?

微型信贷实际上对印度尼西亚的贫困人口来说并非那么有效,有新的工作比较有用。

国际微型信贷组织像是Kiva的目标就是要透过贷款给予贫困的女性跟所属社群力量;然而这并不容易。

一位网络使用者salman_taufik史丹佛社会创新评论的一篇文章下留言。他对于微型金融为何在印度尼西亚不够成功有着深入的见解:

我研究印度尼西亚的巨型层级案例得出类似的发现。在1988年的危机过后,过去十年以来,贫困人口仅从21%下降到2009年的14.15%, 尽管对于这数据还有很多争议。同时,在2000至2009年间,微型创业者获得的信贷增加了七倍,比同时间整体银行业仅成长了两倍高出很多。比较这两个数 据,我开始质疑微型信贷减轻贫困的效果。既然部份流入微型创业者手上的信贷是消费者借贷,我怀疑这快速的成长只是显示出资本主义结构里,消费产品如摩托 车、手机、家用电器等等被卖给消费者,然而穷人却得卖地、违法砍树来负担这些开支。更甚者,即使微型金融让穷人能掌握资金或应付周转,他们却得付将近两倍 于企业的利息。我认为金钱支配贫民的事情正在发生。所以我从某种角度同意你的看法,那就是除非他们不收取费用,让这笔钱变成运作资金来拯救他们的生活,否 则微型信贷不会成功。

在一个大多数人每天赚不到两美元的国家,外国的金钱援助常常被贫穷社群误解。

Anna Antoni是Kiva在峇里岛的工作人员,她解释:

在我服务的这个地方Kiva夥伴的担忧是如果借钱的人知道这些钱来自外国,他们会把这笔钱当成是慈善捐款。他们就不会认为 有义务还钱,而如果地方夥伴一直没有把这个洞补起来,那就会造成大麻烦。工业化国家透过援助造成的伤害比在危机时提供的协助更大,因为这些援助把「我能做 到-我能应付生命中的挑战」这种精神剥夺了,这对微型金融来说是关键…回到透明性的议题。

[…]

整个过程再次显示Kiva的影响力能有多大。在多数开发中国家,这是一个典范转移,不接受不用还的资金或是得还高额利息的借贷。我们花了很大的功夫 让借款人背景透明,因此展现我们对所有参与Kiva任务的人的尊重十分重要。除了达成微型金融为了帮助人们帮助自己的价值以外,这也是打造新发展途径的基 础。

印度尼西亚女性创业精神是个非常有趣的现象。然而这个现象并没有被当地的网民注意,因此作者(就是我!)在寻找关于这些未被传颂的经济英雌事迹或评论时遭遇困难。我是否错过了某些网络上的好故事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请让我知道,欢迎你提供连结、评论、或是见解。

这篇文章也会出现在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为更好的世界对话」网站上,作者Carolina会在下周持续更新关于(全世界)女性创业、勇气以及投资的故事。请跟我们分享你的计划,连结,还有经验。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