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乌干达:爆炸案发生后…

世界各地足球迷前晚聚集在酒吧和餐厅里,观看世界杯足球赛决赛实况,乌干达却因首都两处热门场所发生爆炸,让欢乐气氛嘎然而止。

乌国媒体目前报导逾40人身亡,另有数十人因此受伤,警方指称索马利亚武装团体al-Shabab是幕后凶手,该组织一名领袖最近呼吁攻击乌干达,因为乌国派兵参与非洲联盟在索国的维和任务,该组织事后赞扬攻击行为,但并未承认犯案。

Victims of two deadly bomb blasts in Kampala wait for treatment at Mulago Hospital.

死亡爆炸案受害者在Mulago医院等待治疗,照片来自Trevor Snapp,经摄影师许可使用

乌干达博客Gay Uganda指出

乌干达遭到攻击,但其实是全人类受到攻击,谁会这么恶毒,对这种灾难感到快乐?索马利亚游击队显然很开心,因为他们在索国与非洲联盟部队交战,认为非洲联盟阻挡他们建立伊斯兰律法统治的国家。

…但我看见同胞只不过在看足球赛,却遭到杀害及伤害,而他们对暴力背后的目标毫无所知,对非洲联盟部队也毫无影响力。

Ernest Bazanye则提醒,不要太早对爆炸案凶手身分下定论:

虽然外国传言这是两起自杀爆炸案,由索马利亚恐怖组织Al-Shahab主使,现在要确定凶手身分与动机还言之过早,我们都应该明白,真相不会那么快厘清,此刻任何结论都还不够明确。

记录片摄影师Trevor Snapp居住在乌国首都,他在爆炸案后,前往收容许多伤患的Mulago医院,他写道

许多家属在柜台前来回踱步,医师与满身是血的伤患不断进出手术室,有名男子倒在走廊地板上,头部鲜血直流,不知他是否仍有生命迹象;不远处的小储藏室里,医院员工设置临时停尸间,六具遗体躺在地上,有些衣服破损不堪,死者都很年轻。

许多博客对爆炸案惊讶不已,因为索国首都向来是非洲最安全首都著称,前全球之声作者Joshua Goldstein曾居住于当地,他描述爆炸发生地点的样貌:

Rugby Club这间酒吧形状可随球赛调整,当地许多大学生都会在此与同伴相聚,若乌干达也有兄弟会的概念,这里就是兄弟会举办派对的场所,Nile Special是特色饮料,雷鬼与嘻哈音乐不绝于耳,周末白天会在此播放橄榄球赛,还会搭起棚子遮阳。

…Ethiopian Village位于首都的另一边,与美国大使馆同一条街,当地犹如索国首都的拉斯维加斯,短短500公尺距离约有六家衣索比亚餐厅,这家最为高级,座落在 Ggaba路与Tank Hill路交叉口,流亡在外的衣索比亚异议记者会在下午聚集于此,一边嚼着巧茶(miraa),一边讨论新闻,晚上这附近满是酒吧与舞会。

Sleek提及:

先跟各位说明一下,长期以来,索国首都一直很安全,纵然在凌晨三点,人们可以从市区一端步行至另一端,我们总是在抱怨燃料价格高 涨、税赋太多、飞机票太贵…生活成本整体而言非常高,但我们还是会前往新开的店,花5000乌干达币买瓶啤酒,酒吧里总是人满为患、寸步难行,一切都 显得平常。

直到你听见爆炸声…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